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四十八章 海棠萝卜

第四十八章 海棠萝卜

    许易无语了,他用截音术将这帮人的话听了个正着,他引逗这帮人商议,也正是为获取资讯,寻找短板。

    他早就知晓这帮人盘算来盘算去,最终的手段,也只有动手。

    他却未想到,这帮家伙为了还未到手的招魂幡,便先争论个不停,大有自己先打起来的征兆。

    许易实在忍不了了,再等下去,不知要纠缠到何时。

    他念头一动,左手多了招魂幡,右手多了枚传讯球,他这一动,争论彻底止歇,所有人都朝他看来。

    一位麻衣道士打扮的中年汉子,打个稽首,“不知小友这是作甚?”

    他正是此间两派中其中一派的领头者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在下观尔等,面目不善,莫非竟存了谋害在下的心思,心有惶恐,先取出三阶法器来护佑自己,不管谁对在下起了杀机,在下便是拼个鱼死网破,也不能叫他好过了去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几乎瘫倒,这叫什么事,光看面目,你就知道自己要遭殃了,警惕性怎么能这么高?

    千万别忘了你的身份,你可是天一道的上差,屠杀了那么多感魂强者,你的胆略呢,你的自信呢……

    一众人等,简直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辛辛苦苦的谋算,还未发动,人家先防范上了,还光明正大的摆在明处,这叫什么事。

    万千怨念,堆积心头,却无一人言语。

    “不说话,都不说话,连解释都不解释,看来被在下说中了,好哇,你们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赶来打乃公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许易自说自话一番,满面怒容。

    众人简直郁闷得快要悲愤了,这人怎么如此敏感,心思如斯鬼蜮,更要命的是,这鬼蜮心思,偏生都还撞对了。

    大家正是这般想的,想杀你又杀不成,岂不纠结,纠结得心神俱疼,如何还能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众人正苦笑不得,许易又说话了,“好哇,既然如此,老子不要这冰火兔子便是,将此信传将出去,看到时候是谁倒霉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好似惊雷炸裂,再也无人能保持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们辛辛苦苦,在此蹲守,又费了功夫,去悄悄换了海棠萝卜,再布置阵法,桩桩件件,所下的心力极大。

    更残酷的是,众人要耗费巨大的精神去抵御心头的诱惑,谁叫传音球中,尽是通报谁谁抢了多少灵石,谁谁得了须弥戒。

    弄得后来,众人心中烦闷,甚至被迫关闭了传音球。

    一切的努力,一切的付出,都为了这六只冰火兔,总价值以万计灵石的六只冰火兔。

    若是真被许易一个传讯过去,消息曝光,可以想见群狼饿虎必定火速赶来。

    到时候,别说这天量财宝被分润一空,弄不好还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“别别,小友何必激动,我等便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也绝不敢生出那等狂悖的念头,天一道何等威风,我等仰慕还来不及,哪敢生出恶念,小友切莫误会。”

    一个豹子头壮汉,赶忙出声分辨,他亦是一派领袖,感魂强者。

    他这一出声,众人尽皆醒悟,一叠声的出言辩解。

    许易冷笑道,“当某是三岁孩童么,你们说什么某便信什么?何以为信?”

    麻衣道人道,“阁下是聪明人,我等并无恶意,阁下自知。阁下又何必拿命相搏,你要一只冰火兔,未免太多,我等十二人,也不过六只,你怎能一人占去一只。”

    麻衣道人此言一出,分明亮出了态度,众皆回过味来,一味忍让,怕是终难善了。

    此人扬言传讯的话,多半只是恫吓。

    毕竟,通知旁人,与他有何好处,不过是让旁人得利,反观他自己,多半还得先搭上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念头一通,众人立时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自己等人担心的是消息扩散,得不到冰火兔,此贼却得小心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两方互有所忌,自是谁也不用吓唬谁。

    从根上说,倒是此贼该当小心,自己等人顶多是无法独吞冰火兔,此贼却得当心丢命。

    利益和性命之间,孰轻孰重?

    如此一算,倒是此人该担心。

    众人神色,许易瞧得分明,冷笑道,“想动手,诸位可以试试,看看是你们先杀了在下,还是你们的那些老朋友先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定,掌中招魂幡轻摇,长长的黑气垂下,众人灵台立时震动,感魂强者勉励运功抵御,凝液强者尽皆支撑不住,以手死死捂住头颅。

    三阶法器催动,威能无穷。

    霎时,所有人都震惊了,尽管早知道此人能杀死感魂强者,可传言皆是此人动用狡计,三阶法器虽然强横,在区区凝液小辈手中,未必能发挥出威力。

    此刻所见,众人心头最后的侥幸也打消了,心头震惊之余,满是苦涩。

    招魂幡静止,许易冷冷道,“如何?诸位可是要试上一试?你们觉得我要一只冰火兔太多,却不想想,某背后站着的是谁,即便某将此事捅出去,到最后,这些冰火兔,多半还由某来分润,分派不均,某便将这冰火兔兑成灵石,最终,这些冰火兔还得落入我天一道,诸位信是不信?某好说好话,不过是想免去一遭麻烦,尔等何苦犹不知足?”

    “是张某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还请阁下见谅。”

    麻衣道人当即调转风向。

    预计出了差错,此人能自如操纵三阶法器,自然不是顷刻便能拿下的,既然此人声名只要一只冰火兔,咬咬牙,容他便是。

    “见谅?当然见谅,只是某信不过诸位,谁知道诸位之中,会不会趁某走神之际,突施杀手?你我双方谈不上信任,还是先小人后君子吧。”

    许易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待怎的?”

    豹头中年大怒,己方已后退一步,此贼竟想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许易平静地盯着他,“这位仁兄脾气挺爆,看来在下的担心非是多余,诸君看着办吧,成,咱们就分了这些兔子,不成,我就通知大部队到来,最多我天一道费些灵石,收了这些冰火兔,何去何从,速速定夺。”(未 完待续 ~^~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