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五十三章 魔头

第五十三章 魔头

    ,。

    “少说废话,我伟大的冰火兔家族,绝不欠卑鄙的人类人情。”

    潭底有声传出,许易听出来了,正是那粉色兔子。

    而这声音,听在众人耳中,却是古怪杂音,却掀起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“潭底到底是什么,竟能口吐寒霜,抗住法器一击,曹血剑,你还想隐瞒到何时!”

    高颧骨老者怒声喝道。

    场间没有蠢人,从麻衣道人非要置许易于死地上,便知道必有隐情,此刻寒潭之中,陡现妖物,谁都猜到那隐情必与此物有关。

    一声罢,百声应,麻衣道人所受压力空前,一咬牙说道,“本来有六只冰火兔,已被我等擒拿,却被此人救走,此刻,寒潭中射出的冷霜,分明就是那妖兔为偿恩,诸位道友说说,此人明明为人族修士,却襄助妖孽,如此违逆世道人心的异端,该不该杀!”

    话方落定,麻衣道人便当先朝许易扑去,他见过许易使动招魂幡,虽能震动阴魂,却不信就凭他区区凝液巅峰的修为,能够发挥这招魂幡的全部威力。

    血影一晃,寒光青影再现,寒潭之中,又是一道冰雾吐出,将青影包裹,许易瞅准机会,唤出机关鸟,传音潭底道,“兔兄既要援手,许某感激不尽,还请勿要漏头,只需护住许某的坐骑。”

    许易感知惊人,早就察觉到这冰寒刺骨的寒潭有异,感知之力都透不入,若是冰火兔躲在里间,倒也算安全。

    声音落定,许易已持在珊瑚角在掌中,机关鸟狂飙

    机关鸟和珊瑚角才现,众人脑海中皆不由自主浮现出许易屠杀感魂强者的画面,惊呼声未出,机关鸟飙射,直朝麻衣道人掠来,奔速如风,麻衣道人冷喝一声,“雕虫小技!”

    双臂合拢,气团自生,转瞬聚成巨大风暴,就在这时,许易招魂幡摇动,麻衣道人面色顿苦,怀中气团失去了控制,瞬间消散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豹头中年怒喝一声,掌中长刀划空,刀气嗡嗡,切割得周遭石壁,走石飞沙,眼见便要击中许易,一道冰雾再度罩来,瞬间将刀气淹没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许易的机关鸟遁速已催动极致,在此狭小空间内,根本容不得麻衣道人腾挪,更何况他被招魂幡引动阴魂,神智稍失,虽只一瞬,一切也都迟了。

    轰,许易驾着机关鸟撞上了麻衣道人,珊瑚角如削刺破布一般,瞬间穿透麻衣道人的心房,电闪一般,驾着机关鸟打个回旋,腾到寒潭之上,驾轻就熟地割取了麻衣道人的须弥戒,顺手一抛,尸身砰的砸落在地,滚落满地凝稠血珠。↑△小↓△ . .m】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一代感魂强者就此陨落,满场死寂。

    众人说不震动是假,说心有惭愧,更假。

    此刻,众人虽在府中大吏宋大使的归拢下,被迫前来擒拿许易,可说到底还处在武禁开解阶段,沙汰谷的试练并未结束,尚出不得此地。

    感魂强者,只要不是己方阵营,死多少算多?死完了才好!

    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除了豹头中年,竟无一人出手相助,生生冷眼看着麻衣道人死在许易手下。

    可真当人死了,众人心中竟又起了兔死狐悲之意,什么时候凝液小辈,竟能屠感魂强者,如屠一鸡犬,此等孽障不除,颜面何存!

    虽心有愤恨,一时间,场面却陷入了诡异的宁静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此人既已伏诛,还请小友随某去见贵人,料来贵人会给小友个周全。”

    高颧骨老者再度出声,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我随苏老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许易微笑应承。

    按他原来的计划,是要将徐公子诱入此地,再行施展,毕竟,此地狭小,极适合他腾挪。

    奈何粉色兔子又牵扯进来,他很清楚这帮人此刻没对寒潭中的妖物动主意,一是未知深浅,不愿冒风险,二是不知其价值几何,值不值冒风险。

    一旦在此地纠缠久了,粉色兔子叫人窥破虚实,冰火兔一家必遭池鱼之殃。

    他话音方落,潭底又传来妖言,“你可是担心牵连伟大的冰火兔家族?大可不必,生又何欢,死又何惧,伟大的冰火兔家族不愿欠你人情。”却终究不再以卑鄙的人类相称。

    许易传音,“无惧生死,又何惧人情?兔兄着相了,此地非是久留之所,若教这帮人侦知真情,只怕你们全家都得留下,也枉费许某一番好意了,旁的可以不论,兔兄尚有幼小须看顾。”

    这回,潭底不再有声传来。

    许易冲高颧骨老者一抱拳,便待前行,却听豹头中年怒声道,“尔等以为潭底藏着的是什么,某来告诉大家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许易面目陡变,一道分魂打入,招魂幡陡然高高扬起,刷的一下,从幡体延伸下的黑影,顿时将豹头中年罩住,下一瞬,一堆破衣烂衫散落于地,豹头中年整个人业已消失不见,纯白的幡体上,再度多出个人头形象,依稀可辨正是豹头中年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要试试!”

    许易冷眼微笑,平和已极。

    看在众人眼中,却是无边煞气直冲霄,一代魔头降临人间。

    早在许易以机关鸟配合珊瑚角,屠杀感魂强者之际,众修士已觉此人逆天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见识了这魔头的真正手段,他们才发现自己错了,错得离谱,他竟还有更简单的办法。

    如此轻松,便抹去了一位感魂强者的存在,这非是幻觉么?

    这人真的是凝液小辈么,不是千年老魔夺舍重生么?

    许易不管众人如何做想,冲那高颧骨老者一抱拳,“苏老,你还是召唤贵人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他改变了主意,没办法,豹头中年的话虽未说完,众人的心思定被勾起,他若一去,冰火兔一族势必遭殃。

    毕竟,他既不知潭底情况,又不知冰火兔是否离去,还是在此处坚守一阵。

    说完此番话,许易大大方方掏出一瓶清神丹,往口中倾倒,谁也没注意到清神丹中,混着数滴济魂液。(未完待续。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