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五十六章 出头的椽子

第五十六章 出头的椽子

    就在这时,阿日动手了,一柄幽蓝长剑现在掌中,剑身之上一朵青色法纹湛然,剑身以肉眼看不见的频率,极抖三下,眼见一道几近凝实的剑意便要会聚,就在这时,阿日发出痛苦的嘶嚎来,剑意瞬间崩散,其余七位斗篷人亦痛苦嚎叫,手上攻势立时就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造成如此变故的正是许易,说时迟,那时快,他一连打入三道分魂,招魂幡被荡得高高飞舞,幡体上垂下的凝实黑影,瞬间朝阿日卷去。

    时日如今,许易催动招魂幡多次,渐渐已总结出了规律。

    魂幡震动不易,牵引神魂,最多他能承受三道分魂来震动魂幡。

    一道分魂,魂幡轻摇,能卷走一切凝液强者的阴魂,彼时,在太极殿,许易一摇魂幡,魂幡荡出一根丝线,轻松插入姬冽灵台,一代天骄,就此魂亡道消。

    两道分魂,魂幡荡起,卷尸吞魂,太极殿中,道衍便是死在此招之下,适才豹头中年,亦是如此殒命。

    三道分魂,乃是他目前能催动招魂幡的极限,应对宫绣画的进攻,他动用过一次,不仅震动了堂堂阴尊的灵台,还防住了致命的进攻,让他得以逃进沙汰谷。

    可以说,此招,便是他的禁招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分魂于许易而言,并非难事,想他穿梭空间,一连分出八道分魂,包裹宝物,三道分魂何足道哉。

    然而,分魂不难,但分魂进入震荡招魂幡,同时也震荡许易的阴魂。

    饶是许易阴魂韧度惊人,却也顶多能承受三道分魂。

    此刻,是他在对阵宫绣画后,第二次动用三道分魂的禁招。,不为杀敌,只为拯救。

    三道分魂甫一打入,招魂幡便震动起来,长长的雪白幡体高高扬起,更长的垂影直朝阿日笼罩而来。

    一瞬间,八人结成了分魂牵绕,便被招魂幡拉扯而起,吸入幡体之中。

    那被强行撤走分魂的剧痛,绝比从身体上生生扯下一条膀子,更来得惨痛刻骨百倍。

    顷刻间,八位斗篷人的攻势瞬间瓦解,偏生许易动用禁招,反噬极大,原本疲惫欲死的阴魂,已孱弱到了极点。,根本无力进攻,甚至痛苦得说不话来,艰难地将余下三十余滴太阴液,尽数投入口中,观想血月,拼命地恢复着阴魂。

    只可惜三只冰火兔把握战机的能力实在太差,惊变骤发,竟恍然失神。

    只一瞬,阿日便嘶吼出声,“诸位道友,冰火兔乃天降异宝,谁得谁取,各凭本事,还愣着作甚,莫非要丧掉这天赐机缘。”

    旁观众人早就被眼前的大战,看得心摇神驰,但见最令人忌惮的许易,伏在机关鸟竟不能起身,八位本领卓绝阵法精妙的黑修士也受了重创。

    三只兔子虽然猛烈,却明显只有豪勇,而缺战技,黑修士的头顶居然发话了,尽管知晓是此人权宜之计,可压抑在心头的贪恋,却止不住地冒出。

    苍啷,一个凝液巅峰强者催动掌中霜雪剑,冷冽煞气无边漫开,直取灰色兔子头颅。

    此人一出手,立时产生了雪崩效应,二十余位感魂强者,全部的凝液强者尽皆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三位兔兄靠拢,我来主攻,且护住我!”

    许易一咬牙,传出音去,一催机关鸟,直入阵中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阴魂远不到恢复,三十余滴济魂液下去,阴魂小人儿竟只勉强有了精神,依旧十分朦胧。

    如此状态,哪里还有再战余力,再折腾下去,非魂断魄亡不可。

    可许易此刻头脑一片发热,好似又回到了猎妖谷,又回到了和巴拉大王并肩作战的时刻。

    便拼了这条命,终不能叫遗憾重来。

    许易杀入阵中,招魂幡轻摇,一道血黑丝自幡体垂下,直直没入那最先发动的凝液强者头顶,霜雪剑依旧冽洌,人瞬间倒地,再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动辄杀人,众人凶猛攻势顿阻。

    “怕个球,他纵满身是铁,能打几根钉,都给老子拿出看家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一位阴气森森的红衣青年,怒声喝道,掌中三才刀法器,不住迸出一朵朵刀花,却是感魂境强者。

    三只冰火兔催动冰雾,火焰,将许易并三兔在内,围出一个圆形禁区。

    许易死死咬住舌尖,两道分魂打出,招魂幡荡起,黑影陡临

    “啊呀!”

    红衣青年识得厉害,亡魂大冒,满以为此人已然力竭,热血关头,怒喝一声,哪知道此魔竟是如此记仇,至阳石,妖心血,数件至阳至烈的宝物,皆被他打出,只想对招魂幡荡来黑影稍有克制。

    然这些克制阴邪的至宝,此刻却丝毫作用不起,招魂幡如影随形,转瞬即到,幡影一卷,几件衣衫飘落,红衣青年再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两次摇幡,连杀两人。

    顷刻之间,许易便将他辣手魔头的形象坚挺的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他的极限在何处,没有人知道他还能摇动几次招魂幡。

    那白森森的幡体,绝对比传说中黑白索命使者手中的魂幡,还有来得可怕,毕竟,一个只限于传说,一个真实而血淋淋的存在。

    且此魔头连杀两人,众人都回过味来,出头的椽子先烂,出挑的人先死。

    一开始,众人都指望还有愣头青跳出来,消耗此魔,哪知道两番灭杀后,谁都学聪明了,非但无人敢开口,手上的攻势也不由自主地降低了,只想着旁人攻势猛烈,被那魔头盯上。

    岂料参与进攻的不是一个聪明人,而是一群聪明人,攻势越来越低,转瞬之间,不知谁先跳开,随即,围攻停止了。

    “胆小,卑鄙,无耻,这些人族真是可悲可怜,真不知道十万年前的两族大战,我们是怎么失败的。”

    灰色兔子干脆熄了焰火,满是悲愤说道。

    白色兔子哼道,“可不也有这种妖孽!”眼神却朝许易处瞟动。

    许易神魂疲乏欲死,根本没心思搭腔,只传音道,“此地不宜久留,兔兄速退!”

    他真撑不下去了,死志已坚,只求冰火兔子一族速速退却。(未完待续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16-12-19 08:21: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