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五十七章 死有何俱

第五十七章 死有何俱

    岂料,许易话音方落,场间陡然又传出古怪香味,却是阿月又从瓶中将那赤色米分末倾倒于地。

    顿时,平静的寒潭,又荡起层层波纹,转瞬喧嚣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围攻无功,阿日的策略却是成了,成功获得了补充、调整的时间。

    招魂幡可怖的攻击,给八人阴魂带来了巨大的伤害,适才许易补充济魂液的同时,八人亦火速补充着济魂液。

    此刻,众人稍稍恢复,便又齐齐分出阴魂,相互牵绕。

    许易这凝液小辈妖孽得突破天际,狠辣无比,招魂幡的可怕更是超越了想象,八名罪军不敢不小心。

    更何况,八人俱是身经百战,能存活至今,也证明了实力和心性,无人会在这紧要关头疏忽。

    赤色米分末方现,三只兔子便红了眼,他们皆在开智后期,勉强能抵御住这异香的诱惑,可隐在潭内的两只幼兔实力低微,根本抵御不住。

    此刻,潭间翻腾的波涛,便是母兔为控制两名幼兔激荡出的。

    开智后期的天妖,智力已不逊于常人,三只冰火兔自然知道一旦幼兔冲出,局势必定大乱。

    冰火兔能想透的,许易自也看到了,不待冰火兔出声,便听他传音道,“你们别冲,拦住另外七个,我去杀放药的。”

    “阿水,啊火,守住阿月,撑过这一波,我们赢定了,他那杆破幡撑不动几次了,至少别想再像先前那般吸走我等七人分魂!”

    阿日怒喝一声,掌中长剑,不停催出朵朵剑花。

    其余七人,也皆拿出看家本事,七柄法器同时催动,狂暴之气,顿时将山壁冲得四下剥落。

    许易不动不摇,催动机关鸟直袭阿月,遁速惊人。

    三只兔子亦知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,更不惜妖力,妖核运转到极致,喷出的不再是冰雾,而是大片的冰棱,冰锥,和一道道炽热的火球。

    轰!轰!轰!

    法器凌厉的攻击斩在冰锥,冰锥上,如斧伐木,块块剥落,锋锐的冰块,朝许易周身砸落。

    他的魂衣已没了蜂鸣,似乎下一刻便要崩散。

    他的双目依然坚毅,死死锁住阿月,砰的一声,一道烟气自他周身消弭。

    魂衣碎了,许易动了,他抓住两块崩来的冰锥,狠狠插进脖颈间,却无鲜血迸出,整张脸瞬间胀紫。

    “不好!夺元术,他不想活了!”阿月惊恐呼道。

    一瞬间,许易所有的疲乏一扫而空,两道分魂打入招魂幡,招魂幡高高荡起,幡体垂下一道黑影,直朝阿月卷去。

    “聚!”

    阿日大喝一声,咬破中指,死死按在眉心,随同一道动作的,还有阿金,阿木,顿时八人之间的阴魂牵绕,泛出淡淡毫光。

    其余五人全力应对冰霜兔的攻击。

    幡体黑影,卷中八人牵绕的阴魂,巨力顿生,猛烈拉扯起来。

    八人阴魂猛地一紧,阿金,阿木,阿月三人更是猛烈往阴魂牵绕中,催动分魂,一时间,战况焦灼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许易陡然松了招魂幡,任其凌空飞去,魂幡黑影依旧澎湃。

    荡魂钟现于掌中,连续两击拍落,可怕的音波冲着阿水,阿火,阿月三人砸落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满场众人皆看傻了。

    招魂幡迎空飘摇,却不落下,魂幡荡出的黑影,依旧死死地拉扯着八人的交缠阴魂。

    “这,这竟是他自炼的法器!”

    一直以来,所有人都以为许易的法器得自外赠,必是阳尊运用元魂打通法器脉络,其人才能使用。

    此刻,法器御空而行,离体操控,这只有自炼的法器,魂器合一,才能达到。

    三阶法器,凝液巅峰炼就!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这是要挑战修炼界的至理么!

    惊诧的不止旁观众人,阿日以下八名罪军尽皆生出惶恐,真不知到底和何等的妖孽在战斗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许易催动机关鸟,飞火流星般杀到,

    噗嗤,珊瑚角轻松洞穿阿月的防御,心脏破裂,瞬间生死。

    八名罪军,同生共死,相互信赖到能以阴魂互相牵绕,说情同手都不足以形容。

    阿月陡然陨落,霎时间八人心头汇聚的暴虐之气,直冲霄汉。

    这时,招魂幡荡出黑影的威力也到尽头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阿水,阿火仰天怒吼,尽皆出手,两道煞气凝结的手印,许易甚至来不及抢走药瓶,两道巨大掌印便轰在许易胸膛,狂暴的气劲,冲得他如破麻袋一般,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满以为这开山裂谷的两掌,必定将许易毙于掌下,哪知道凌空倒飞的许易,竟还能动作,一枚源丹被他投进口中,转瞬狂飙的鲜血便被止住,眼见便要外溢的脏器,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。

    “如此丰沛的生命源力,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太多的不可能,同时发生,一时间,冷峻如阿日也渐渐乱了心神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叮的一声,黑瓶落地,阿水大脚一踏,化作齑米分,大量的赤色米分末溢出,瞬间满洞窟浓烈的血腥气都被盖住了。

    嗖,嗖,两只尺寸长的纯白小兔跳出寒潭,猩红的兔目好似血凃,不管不顾,便冲着赤色米分末去了。

    这是来自天性的呼唤,根本不能用理智克服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一道煞刀击中冲在最前的白兔,瞬间爆开一团血雾,区区开智前期的小兔,连妖核也未凝结,杀之乱敌,出手的正是阿日。

    白兔才爆,其余六人的攻击又至,七件法器打出狂暴的攻击,在狭小的洞窟中,汇聚成巨大的黑色能量团,朝另一只白兔撞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阿日又冲许易下手了,冰剑狂飙,一连三道泛金兵器,瞬间聚成一团红色光圈,红色光圈未出,庞大的威压竟丝毫不逊色七件法器打出的能量团。

    许易心如明镜,对阿日的主意洞若观火,战到此刻,此人依旧思维缜密,着实让他生畏。

    值此关头,三只冰火兔若救他,纯白小兔必死,若救纯白小兔,许易必亡。

    二选其一,必有一死。

    许易甚至连躲避的动作都做不出,此刻,他伤势虽在恢复,可所受的创伤实在太重,两大感魂强者含恨一击,若非他体内有一滴暴兕心血时刻供应着汩汩的生命力,他立时就得五魄尽消,陷入到彼时晏姿寻到他的那般假死状态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