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五十八章 生又何欢

第五十八章 生又何欢

    而今时不同往日,若是假死,则就真死了。

    战到此刻,双方分明动了真火,不死不休,八名斗篷人,摆明已将徐公子生擒的交代,抛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他想要大喝,“兔兄无须管我。”已是不及。

    能量团转瞬即到。

    “母亲速退!”

    粉色兔子狂喝一声,身形如电拔起,竟朝许易身前飞来,两尺来高的身形陡然扩大数倍,横阻在前,张口喷出狂暴的冰棱,会同着其他两只冰火兔,打出至强攻击,朝那黑色能量团撞去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大片山石塌陷,旋即被狂暴的能量绞碎,再踏下,再被绞碎,一时间,整个战场灰尘扑扑,堆积数尺。

    轰隆声落,粉色兔子已消失无踪,只剩一枚冰晶一般的妖核,挂在许易胸口。

    “生又何欢,死又何苦?我伟大的冰火兔家族绝不欠你人族的人情。”

    烈烈豪言,犹在耳畔。

    许易握住冰晶,陡然想起老苍头说过的一句话,“妖性憨直,重义轻生,不知强过这世间多少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,人耶妖耶?孰正孰邪?岂独人定?人未必便如妖。”此前并不入心,如今想来,却是刻骨。

    “大哥!该死的人族,我跟你们拼了!”

    凄厉的惨嚎中,一白一灰两只冰兔,已经发狂,拼死朝一众斗篷人冲去。

    许易闭上眼目,挣起最后的气力,往口中塞了一口丹丸,将插入脖颈间的冰锥,狠狠插了下去,已朦胧得几乎看不见影子的阴魂,被他压榨出最后一丝魂力,打入招魂幡。

    招魂幡射出一缕魂丝,直冲天际。

    忽听轰的一声,远比适才爆炸大十倍的巨响爆开,随即连续异响,夸嚓,整座山体都垮塌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都快半柱香了,怎么人还没弄出来,看来这些罪军,也只是虚有其表嘛,什么身经百战,我看也是浪得虚名!”

    自打阿日等人离开后,宋大使的眼药就没停过。

    原本以他的身份,犯不着和几位罪囚争锋,争奈这几位罪囚,害他在徐公子面前丢了面子。

    似乎只有证明阿日几人胡吹大气,才能挽回他在徐公子心中的印象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徐公子终于不耐烦了,冷呵一声,端了酒杯,跃上舟首,他实也等得焦躁不已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轰隆一声,半壁山峰,顿时矮了下来,咔嚓,他捏碎了北极冰玉雕作的玉盏。

    “救人,都给本……公子救人!”

    徐公子纵声怒喝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怕山体落下,能砸死多少人,以感魂强者的体魄,这等规模的垮塌下,未必便会殒命。

    他是担心这足以造成半架山峰垮塌的激烈争斗,杀伤不小,若是那贼子死了……

    他不敢想下去,朗声道,“速速救人,谁最先救出人来,赏灵石百枚!”

    此句一出,远比先前的命令,有效百倍。

    散落在各处封堵的人马,一窝蜂朝断口处挤去。

    到底都是强大修士,而非普通非人,山体塌陷虽然庞大,可每一个修士,都有着远超前世挖掘机的存在。

    顷刻,便掘出了断口,又过半柱香,第一个人被掘了出来,却是一枚凝液修士,半边身子砸烂了,强大的生命力却让他并未死亡,时时服用丹药续命,硬生生拖到了救援。

    巨石挪开,服下源丹,转瞬,伤势尽复。

    区区凝液小辈都无事,事实证明,山体的塌落,也只是终结了战斗,造成了杀伤,并不致命。

    又过半柱香,所有人都被挖掘出来,包括三只奄奄一息的兔子。

    两只和许易并肩战斗的灰兔,白兔,外加一只体型丰硕,腹部隆起的母兔。

    相比人族能有效地得到救治,三只冰火兔受伤同样不轻,却无人治疗,倒在地上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“少了四人!”

    宋大使禀告道,脸色发暗。

    徐公子眉心一跳,“哪四个,那该死小贼在其中?”

    话至最后,隐隐发颤。

    宋大使艰难的点头,事到如今,他哪里还不知晓徐公子对那贼人的看重,说仇恨都太简单了,分明是一种得之而后快的占有欲。

    “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,给我找!”

    徐公子俊俏的面庞,青筋陡绽。

    一炷香后,宋大使来报,“都清理干净了,内里有一方诡异寒潭,极是诡异,感知无法穿透,冰寒刺骨,那贼人和其余失踪三人,多半是跌入了这寒潭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还废话作甚,派人下去捞,速速派人下去捞!”

    徐公子声疾色厉,盯着那寒潭怔怔出神。

    宋大使指着一旁歪倒在地的青衣凝液强者道,“公子请看。”

    徐公子大吃一惊,那人半截腿完全成冰坨状,火焰也烤不透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徐公子怒骂,却不知骂谁,他心头一口气憋着,无法宣泄,塞得他难受至极。

    此次他动用了超出他权限的力量,为出口恶气已是次要,擒获一名具备炼制奇符能力的符箓师,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没有了这符师,他都不知道如何和上面交代,巨大的代价,打了水漂。

    宋大使默默低了头,心头一股无明业火,却是越烧越旺。

    他自觉倒霉到家了,辛辛苦苦跟来办事,任劳任怨,小心随侍,结果人情没结下,却还落了个这般局面。

    越想越气,宋大使纵身一跃,转瞬跨出百丈,来到阿日面前,一把扯掉阿日的斗篷,露出一颗如苍岩般满是风霜的方脸来,破口大骂,“你们这帮贼囚,吹出牛皮一样的大天,本事呢,办法呢,整日里办什么冷傲,学什么骚,罩着个斗篷,装你娘的神秘高人,废物,混账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死了两个兄弟。”

    阿日说道,“陪伴我征战沙场,血火共闯的兄弟!”苍岩般的方脸依旧没有表情,手中捧着两颗蚕豆大小的漆黑珠子,正是怨珠。

    黑修士之所以为黑修士,正是因为盘旋头顶处的怨气,黑修士身死,怨气凝结,成为怨珠。

    怨珠本无大用,只不过圣庭为鼓励对黑修士的诛杀,特将怨珠抬到一个相当珍贵的地步,不仅能换回不菲的灵石,往往还以此为官方武库各色宝物兑换的准入标准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16-12-2008:05: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