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六十章 轮转大衍阵

第六十章 轮转大衍阵

    凭着和许易的丁点香火情,对战之时,他既不冒尖,许易又不冲他下杀手,瀑布洞窟内的三灾六难,竟让他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性好攀附,至死不渝,才经历险情,捡回一条性命,便又急急接上了徐公子这贵人的询问,生恐旁人抢先。

    徐公子道,“此阵唤作轮转大衍阵!”

    “什么,竟是此阵!”

    场间有听过之人,发出惊呼,却引来无数道不满的目光,事后明白人,尤为可恶。

    徐公子亦微微皱眉,高颧骨老者赶忙道,“此阵老夫亦有耳闻,只是不知其究竟,还请公子代为解说一二。”

    徐公子道,“此阵玄妙,我亦未知其理,只知其性。此阵的厉害,便在于能轮转一切攻击,并衍生反击。适才你等打出的攻击,聚成的狂暴能量,便被此阵吞没,便衍生而出,攻向你等,宛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,攻守兼备,端的是奇阵。最妙的是,其衍生的攻击,你根本不知攻向何方,无从预料,自无从防守,最是阴毒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满场尽是抽冷之声。

    尽管亲身尝试过此阵的厉害,却绝未想到此阵竟是如此邪异。

    阵法威力大不怕,就怕无可预测,这便让谁攻击之时,都得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,那此阵岂非无法可破。”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大声喝出。

    徐公子道,“也非是无法可破!”

    “何法?”

    “时间!”

    “时间如何破阵?”

    徐公子笑道,“此阵全靠魂力催持,持续得越久,对阴魂的消耗也越大,我们只要静静等着就好,看看这几位逆贼,到底能撑到何时。”

    “哈,原来如此,那咱们就等着好了,到时候,也许用不着咱们动手,这帮人先就不行了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满场尽起轰笑,修行者惜命,却又看轻生死,惜的是自己的惜命,看轻的是旁人的生死,才转头的功夫,先前的惨痛教训,转瞬便抛却脑后了。

    笑声未绝,场中陡起惊呼,“快看那方脸的家伙,阴魂出浴,竟是阴魂出浴……”

    众皆循声看去,果见阿日苍岩一般的头顶,煞气氤氲,结出一朵红莲形象。

    “感魂中期圆满!”无数人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所谓感魂中期圆满,须得从三魂说起。

    所谓三魂,乃天魂,地魂,命魂也便是口口相传的阴魂。天魂存于天,地魂归于幽冥,命魂长驻己身。

    修行到了凝煞后期,肉体强壮了极致,震动七魄,勾连命魂,一旦勾连成功,固化的煞气开始液化,便到达了凝液巅峰,而要至感魂境,则需要打通灵台至气海的龙门,龙门开辟,感魂境成,踏入感魂境,进入感魂初期。

    随后,命魂自灵台跃出,通过龙门,直入气海,溶入液化的煞气之中,与七魄交相沐浴,此为洗魂,灵魂洗练,杂志净除,便到感魂中期之境。

    此刻,灵魂已壮大至相当的程度,隐隐能感应幽冥,其后,便于九幽之中,擒拿地魂,经过小阴劫,而成就感魂后期之境。

    灵魂再度壮大,于九天之中,勾连天魂,渡过大阴劫,成就感魂巅峰之境。

    而感魂中期圆满,却是修士自我定义的境界,并不能明显区分实力的强弱。

    龙门开辟,进入感魂初期,阴魂自灵台进入气海,溶入液化的煞气中洗魂,除尽杂志,而达到感魂中期,此时,阴魂出不出浴,乃是感魂中期是否完结的根本象征。

    阴魂出浴,有回归灵台的征兆,头顶结出命魂红莲。

    而往往这时,命魂最是洗练而敏锐,正是沟通地魂的绝佳时期。

    故而,抓拿地魂,冲击感魂后期,成就阴尊之位,皆在此时进行。

    红莲显现,往往是冲击阴尊的征兆。

    徐公子忍不住心头发颤,此人当真好深的心机,罪军有条例,凡罪军达到阴魂出浴的境界,准升为罪军校尉,此人明明有如此实力,偏偏干领一小卒,现在想来,却是此人聪明,以阴魂出浴的境界,于罪军之中,虽算不得鹤立鸡群,却占据了不小的优势,兼之此人城府,心智两相拔萃。混迹于罪军行伍中,要想保命,真非难事。

    且混迹于底层,战斗的机会越多,获得补给的机会便也越多,否则,他真不敢相信,此人从哪里能弄来轮转大衍阵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徐公子依旧不信阿日能在此处完成捉拿阴魂,成就阴尊的壮举,唯因捉拿阴魂,可不仅仅是阴魂浴海,便足够的,这只是先决条件之一,还需要地魂符。

    符箓本就珍惜,更何况堪比一阶满级五行符箓的异符。

    此符箓根本就有价无市,便是谁再有灵石,也绝不会被交易,此等宝符,怎么可能是区区一介罪囚所能拥有的。

    岂料就在这时,阿日掌中多了一张无色的符箓,符箓一角录着的魂影标记,金光湛然。

    “地魂符!”

    “果真是地魂符,生而见此符,死而无憾。”

    “狗屁,若得杀而得之,才是无憾,看别人得宝,生平大憾,哪里是无憾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徐公子只觉眼前一片眩晕,忽然想起那日府中素好龟卜的秦师爷,临别赠的一卦:一遇桃花步步哀,平生得意至此还。

    神神叨叨的卦辞,他从来不信,天数茫茫,人力岂能揣度,可今日看来,秦师爷那乌鸦嘴,竟然让自己应咒了。

    可不是步步哀么!

    先是被人无端下了套,丢了老大脸,如今捉人报复不成,却惹反了罪军。

    若是让这帮贼配军逃了,便是以自己的身份,多半也平不下这次风波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徐公子狠狠一咬嘴唇,掌中现出一块巴掌大的纯白石块,一座精致到纤毫毕现的阵法,跃然其上。

    石块才亮出,满然轰然,衰败的气氛,陡然高涨起来。

    “解阵石!老夫没看花眼吧。”

    “中品解阵石,天呐,竟现此物,这下这该死的阵法,总该解开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价值无量的解阵石,便是贵人怕也舍不得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16-12-21 08:14: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