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六十三章 公子?

第六十三章 公子?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三十余人尽皆怒目而视,恨不能将红袍壮汉瞪死当场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废话,一人一瓶,服完了好办事。”

    阿土不耐烦地召唤出一堆生死蛊瓶,摊了一地。

    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连须弥戒都交了,此刻反抗,未免太晚。

    纵使再不情愿,此等局面,如之奈何。

    唯有认命,更有那神经粗大的,心想能服用生死蛊,说明暂时不用送命,未必就是绝路。

    无论情愿不情愿,众人最终都乖乖服了生死蛊。

    阿土大手一挥,将众空空如也的生死蛊瓶,尽数收走,“都别愣着了,打扫战场去,尔等平日不最渴望杀人夺宝么,去吧,满地的须弥戒,都给某收回来。”

    一众感魂强者心头悲凉至极,如行尸走肉一般,四散开去,朝满地伏尸行去。

    驱逐了众人,阿土折身返还,“大哥,那贵人怎么办?“

    阿星道,“什么怎么办,结果了了事,此人身份非同小可,谁知道其人身上,下了什么禁止,若是带着终究是个祸害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,正因其身份贵重,我等才要带着,这是多好的一面挡箭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挡箭牌,我看是肇祸之源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都别吵了,听大哥的,阿木来了,他去搜那贵人的须弥戒了,说不定从戒中的宝物,便能窥出这贵人身份,弄不好就是淮西府哪位大能的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这娘们的须弥戒有禁止,我破不开。”

    此刻一众斗篷人,皆撤掉了斗篷,阔身圆脸的阿木满面通红。

    阿日接过须弥戒,一缕分魂放出,一声轻噗,分魂消散,竟也无法开解,阿日喃喃道,“设禁止的须弥戒不多,要么就是凝液小辈敝帚自珍,要么便是超级强者设下的禁制,自信旁人破解不开,此等禁止绝不会轻易被解开,现在看来,咱们这位贵人公子有了不得的背景,等等,什么,你说是娘们,女的。”

    阿日陡然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小弟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
    阿木抱拳说道,满目竟是光彩。

    兄弟多年,阿日怎会不知这位兄弟的脾性,当下劝说道,“五弟,若是旁人,大哥绝无二话,只是此人身份非比寻常,背后关节不清,暂时稍安勿躁。“

    “这些年来,兄弟没求过大哥,今次便求大哥一次,这等人间绝色,小弟从未品尝过,更何况,还是身份显赫的贵人,若是让小弟一亲芳泽,便是死也无憾。“

    阿木意态极坚。

    “什么死也无憾,老五,听大哥的,这美人跑不了,调查清楚了再说不迟,莫非咱们兄弟的性命,都没这女人重要。”

    阿金规劝道。

    阿木面上潮红尽退,忽地拜倒在地,“请大哥成全。“

    阿日叹息一声,“事已至此,便随五弟心意吧。”

    他知这个弟弟的性子,若不教其如意,必定要走极端。

    今日已失去两个兄弟,他不想再失去第三个,哪怕前路再难走,要死一起死便是。

    阿木道谢罢,火速离开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众人还待再劝。

    阿日摆摆手,“算了!苦了这些年了,若如今还不叫我兄弟随意,这命挣来也是无趣。对了,送那三只冰火兔上路,妖核交给八弟打理。”

    三只冰火兔歪倒于地,奄奄一息,不似人类,有各类丹药,能及时获得救治。

    母冰火兔气息最弱,几乎已气若游丝。

    其余白兔,灰兔则瘫软余地,一寸一寸地挪动身体,拼尽全力朝怀孕母兔靠拢,拖出两条长长的血线。

    阿土得令,一个纵身便到了近前,才要冲母兔动手,白兔,灰兔竟陡然昂起脖子,喷出冰雾,火焰。

    冰舞不过射出数尺,便落于地,化作一滩水渍。

    火焰仅仅喷出拇指大小,才飘荡于空中,便即熄灭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白兔,灰兔依旧不停地喷洒。

    阿土冷笑一声,“好孽畜,死到临头,还敢反抗,看土爷收了你!”两指骈起,射出两道煞气。

    瞬间,白兔,灰兔透顶先出一个血洞,鲜血汩汩,兔头歪倒,再没了生息。

    母兔竟如人般流露出凄绝的神情,随即,闭上眼目,并无一丝惊恐,反倒流露出一种解脱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轰然巨响传来,不远处塌陷的山壁,陡然炸开,蹦出个遮天蔽日的巨影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时间退回……

    剧爆传来,山体崩塌,许易被丰沛的气劲,直接扫在山壁,撞入寒潭,随机大石飚落,瞬间将寒潭封堵。

    说来,这剧爆的源头,不是来自别人,正是来自他自己。

    彼时,用话语僵住了麻衣道人等人,他便准备离开,正巧碰上徐公子率领大队人马杀到。

    因为明知冲不出去,反倒洞窟窄小,限制了敌人的数目,方便他腾挪,他便抽身折回,告知了麻衣道人等人大部队到来的消息,并用言语恫吓得麻衣道人等飞速离去。

    随即,他腾空而起,不住踏壁上攀,连续上跃数十丈,才又跃下。

    此举却非他狗急跳墙,而是他备下的后手。

    原来,他将那枚得自老孙须弥戒中珍贵的元爆珠,安放在了洞顶侧壁。

    他便想着,若到危急关头,要么用此举制造混乱,趁乱脱逃,要么携敌共死,埋葬山腹。

    彼时,粉色兔子战死,局面已凶险到了极点,他更是阴魂几近消散,甚至拼着冰锥***催动夺元术,压榨着最后的阴魂残力。

    倒得此等境地,许易哪里还抱着生得希望,临到最后,他拼着最后的余力将转生丹吞入腹中,便是身死,也定不然敌人得去。

    随即,他压榨出最后分出一丝阴魂,打入招魂幡,不为克敌,正是借着招魂幡,将那丝阴魂送高,最终成功引爆了元爆珠。

    元爆珠何等猛烈,乃阳尊大能以元魂收纳磁暴而成,威力远远胜过天雷珠。

    元爆珠爆炸,恐怖的能量,瞬间震动了山体,整座山壁立时垮塌下来。

    巨大的气爆,自上而下,瞬间像狂风卷扫落叶一般,将众人四下扫飞,许易身体衰弱至极,不似旁人还能仓促间机变,他被扫在山壁,直直坠入寒潭。(未完待续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16-12-23 08:08:3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