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六十四章 转生

第六十四章 转生

    才入寒潭,许易那遍体鳞伤的身躯,瞬间被冻成冰坨,他最后的意识也陷入了无边的黑暗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转生丹的药力爆发了。

    丹药迅速化开,顿时分成两道气流,一道极寒,一道极热,两道气流,一黑一白,汇聚于气海上空,形成一道太极般的涡旋图案。

    涡旋一转,恰巧撞在那滴悬于气海半空的暴兕心血。

    瞬间将心血卷入涡流,随即分开,依旧一黑一白,一热一寒,两道热流。

    黑色热流,瞬间游走周身,皮肤,骨骼,筋膜,皆在其滋润之下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发。

    可怖的热量,迅速将冰坨解冻,满是血污的身躯,瞬间光滑如婴儿,断裂的骨骼,破碎的筋膜,飞速再生。

    另一道黑色寒流,飞速游走五脏六腑,可怕的寒流瞬间要将脏器冻结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气海之中的火罡煞海似受了刺激,陡然掀起惊涛海浪,丰沛的热流,滚滚朝五脏六腑输送,快要冻结的脏器,就此温暖如春。

    斗篷人说得不错,要服此丹,须得寻找极寒极暖,极阴极阳所在,可此等地界,又哪里去寻?

    偏生许易修行的是火罡之煞,极阳极暖。

    而这寒潭,冰寒彻骨,正应了极阴极寒。

    这一寒一冷,恰巧合了转生丹的服丹要求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,许易周身伤患一股而平,便连最微小的经络上的创口,亦都完全复原。

    勃勃的生机,在许易周身氤氲,攸地一下,许易睁开眼来。

    能以精诚致魂魄,魄健而魂强,转生丹恢复的不仅是许易的伤势,而是充沛了他已几乎干涸的生命源力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生命源力已恢复到了最强状态,躯体自然也达到了最完美的状态。

    原本,这转生丹,乃阳尊炼制,专为调理多年修炼,征战,而至遍体暗伤,行将衰竭的生命源力的躯体。

    以阳尊的强大,才足以承载这丰沛药力。

    那斗篷人在明知是许易服丹的情况下,肯将次药与他,并非是要害他,没谁肯舍下如此大的本钱。

    而是观许易超卓符箓之术,以为他自有前辈高人指点,当自有妙法平衡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许易便在这时服用了。

    得亏许易因解开怨胎,成就了魂魄同源,相互轮转。

    魄强魂自强,原本转生丹的威力,也仅仅够回补生命源力,偏偏庞大的暴兕心血被转生丹产生的涡旋太极,给生生搅碎。

    丰沛的生命源力,像开决的江河,滚滚而下,

    他那残存的一丝阴魂,好似吃了十全大补汤,蹭蹭扩张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半柱香的功夫,他的阴魂便尽数复原。

    这种复原,不是靠济魂液复原的那般,而是彻底修复,无须再靠药力维持。

    而他身体的恢复亦是这般,原本纯粹靠暴兕心血源源不绝生命源力来维持的破缸,如今再无溃漏。

    身在寒潭中,许易却感觉自己从未像此刻这般强大,即便当初服用化妖丹,他也未曾有这般强大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这是成就无漏之躯,带来的强大自信。

    冲刷罢阴魂,丰沛的药力,开始集中向快要复原的经络冲击。

    先前彻底断裂的经络,此刻一根根尽数生长完全,原本就比寻常修士要粗壮得多的经络,再生之后,宛若古树老根,根根虬起,生生扎在苍岩般肌肉、骨骼之间。

    濒死重生,切切实实感受到生命的复苏,更难得时重获久违的力量,和完满的身躯,这种被勃勃生机环绕的感觉,实在美妙的难以言喻。

    岂料,这美妙的感觉,还未体味多久,经络骤然传来剧痛。

    却是暴兕心血的药力,还在继续发挥着作用,将他经络一点点撑开,恐怖的药力,经由经络朝周身游走。

    暴兕何等大妖,那是具有荒兽血脉的洪荒遗种。

    修行到了通语中期,动辄能引来阴劫的存在。

    如山的躯体,也不过孕育了数滴心血,为求破界,被迫赠与许易一滴。

    这一滴心血,不仅支撑许易这破缸般的躯体存活,还要在战斗中提供源源不绝的生命源力,配合丹药,治疗他的伤患。

    再到如今,配合转生丹,恢复身体,填补生命源力,复原阴魂,扩张经络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不计量的可怖消耗,依旧没将暴兕那滴心血的生命源力,消耗完全。

    若是暴兕打入许易气海那般的心血形体,也就罢了,足以缓慢而稳定的供应生命源力。

    偏生转生丹化生的太极涡流,生生将暴兕的心血搅碎,丰沛无伦的药力一股脑儿的爆开。

    此刻,暴兕心血残存的药力,依旧凶猛,拉扯他的经络之余,同时猛烈地撕扯骨骼,肌肉,筋膜。

    换做旁人,在此等可怕药力的冲击下,早就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而许易屡次化妖,尤其皇场之战,一次服用多粒化妖丹,经络,皮肤,骨骼的韧性,以及脏器的承受能力,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又过半柱香,丰沛的药力终于消解。

    许易已化作了一个身高惊人,满身硬毛的可怖巨兽,其形体比之皇场之战时,还要来得巍峨,庞大。

    丰沛的药力带来的燥热,竟连这寒潭冰水都压抑不住,满身的落石,更让他心头充斥着压抑感。

    终于,他忍不住爆发了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一声嘶吼,双臂打出,百万斤力道横生,连续如流星飚飞的暴击,无数山石迸飞,轰隆一声巨响,坍塌得的山壁,竟生生被他掀开个巨洞,听在旁人耳中,却如雷霆轰落。

    才跃出身来,映入巨目的便是伏尸的白,灰二兔汩汩流血的脑袋。

    下一瞬,他意识爆开,双目尽赤,巴拉大王和粉色冰火兔的影子,在他眼前交替出现,轰的一下,他意识凌乱了,无边杀意蜂拥而起。

    巨足才落地,方圆百丈内的地面便尽数塌陷,一个借力,可怖的躯体便如山岳般砸来。

    “拦住他,否则尽死!”

    阿土大喝一声,无数生死蛊瓶,现在他身前,只需反掌,众多生死蛊瓶便得尽碎。(未完待续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16-12-23 08:48: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