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六十八章 方危

第六十八章 方危

    转瞬,一面纵横三十丈的山壁,便被许易弹射的肉身,打得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忽的,他又驰入山林,双臂抓拿,参天巨木,被他随意拔起,双臂双手,神力无穷,随意一击,便轻松超越九牛之力,远胜霸力诀的全力施为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再度腾身而起,飚上高空,感知放出。

    十丈、三十丈,百丈、一百五十丈,足足两百丈,他的感知力才到达尽头。

    相比阴魂受损之时的二十丈,足足扩充了十倍,即便他阴魂未受损时,感知范围也不过三十丈,如今,扩充了将近七倍。

    而寻常感魂中期强者,便是资质高绝,感知范围也不过堪堪冲到百丈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也远远达不到许易这知微知漏,察辨不谐的地步。

    强大的力量加诸于身,连日来的疲惫,郁闷,一扫而空,飙上半空,瞭望云端,但见一轮红日,自云海中腾出,洒金万点,光耀世界,顿时,胸怀为之一阔,顿生感悟,强大的力量,不仅仅是带来安全的感觉,这种打破壁障,突破生命关隘的感觉,是何等的令人愉悦。

    他真有一种急切的渴盼,渴盼着速速修行,再度实现对生命的超越。

    于云海中翻腾片刻,许易定住身形,送目下观,察辨地势,随机调头南遁,一口气飞腾三百余里,终于出了沙汰谷。

    他如今修行大成,连破关隘,胸中豪气冲宵,哪里还惧宫绣画,便是天王老子来了,他也敢与之一战。

    此种振奋,无关修为,只关心情。

    当然,许易何等理智,怎会将安危寄托于心情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宫绣画必定是离开了,毕竟已过去了八十天了,他又是随机选择的方向遁出,若是这般还能撞上宫绣画,那便是老天爷要跟自己过不去。

    出得沙汰谷,感知放出,果然,一路太平。

    为免有骇物议,他收了煞气,改乘了机关鸟,随手塞了一颗隐体丹入口,瞬间化作一个阔脸青年,一路向西,狂飙直射。

    晚霞铺满天际,北风吹来桂香的时候,许易进了秋水城。

    再入城时,感觉浑然不同,前番是千躲万避,纵使游览,也不过是存了避敌之心,十分游兴,也只剩了两分。

    此刻再入秋水城,浑身上下都松懈下来,一路行来,并不疾步,穿街越坊,遍访美食。

    天下会巍峨的门脸,遥遥在望之际,他已吃得小腹隆起,手中却依旧在拆着一只果泥蜜封的三元鸡,拆开泥封,酥黄的鸡肉露了出来,狠狠对着鸡腿咬上一口,脂香瞬间在唇齿间炸开,浓浓的果香肉香同时冲下腹中,撕开的鸡腿肉部分,呈现出诱人的玫瑰色。

    三两口,一只鸡连皮带骨吞入腹中,解下腰中悬挂的葫芦,满饮一口,唇齿间的惬意,如潮水般涌向脸上心头。

    一葫芦酒将将饮尽,他已跨入天下会大堂,并不在大厅久候,直入理事房,出示了贵宾牌,懒洋洋的老头立时来了精神,恭敬地请他入了贵宾室,道声稍后,便自告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秋水城天下会最顶层的奢华议事大厅内,正进行着一场气氛肃穆的批斗会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说的,这件事方掌事必须负全部责任,我建议解除方掌事的职位,交出其名下堂口的所有管理权。”

    一个大鼻子老者,重重一拍阔木硬铁的圆桌,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赞成刘掌事的意见,方掌事太过亲信于人,什么世外高人,什么盖世奇才,我看全是吹嘘,无端欺骗我等,空耗我天下会的资源,刘掌事必须负全部责任。”

    紧挨着大鼻子老者的锦袍老者,紧接着亮明了态度,狭长的眼目,精芒暗隐。

    始终闷不吭声的方掌事陡然爆发了,霍然站起,纯白的圆桌上,陡然投下一条长长的影子,“姓刘的,姓高的,别以为方某人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主意,不过是盯上方某人手中的那点玩意了,想要便明着说,犯得着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,还把秦副会首也折腾来?”

    数月不见,满面红光,素来富贵的方掌事,胡子拉碴,眼窝深陷,好似换了个人。

    原来,许易一去数月,毫无音讯,给方掌事带来了空前的压力。

    许易才入沙汰谷,秋水城中的天下会,又举办了一场拍会,因为迅身符的出现,规格陡然提升,替天下会搏了好大眼球。

    最终,由天下会自己出手,将迅身符强拍回来,随即,又暗地里交流到另一个商会,换回了一枚水系灵石,和十余张风系符纸。

    如此,既帮助天下会提高了名气,也对许易的嘱托有个交代。

    原本,事情进行到这个阶段,一切都很圆满,天下会得利,方掌事在会中的影响力蒸蒸日上,从会中七位掌事中脱颖而出,成功进入了最高决策层。

    岂料,许易陡然消失,像水消失在水中,一连数月毫无消息。

    惹人眼目的方掌事立时成了众矢之的,从最初的非议四起,再到后来的甚嚣尘上,以至如今的当面对决。

    说来,许易临去之际,的确要方掌事帮着准备了不少物资,可这些物资加起来的价值,也远远及不上许易押给方掌事的那枚迅身符的价值。

    方掌事并没给天下会带来亏损,原也不该受非议。

    偏生方掌事由此符脱颖而出,成功进入了决策层,成了众矢之的,再小的问题也难免被放大。

    更何况,方掌事死活不肯将风系符纸和水系灵石交出来,由会中再行拍售,坚称许易定会返回,便给了刘掌事,高掌事等一干人攻讦的由头。

    最终,星火燎原,弄到眼前的地步。

    却说,方掌事话音方落,刘掌事冷笑道,“我等就事论事,方掌事何必扣帽子,你一味不肯交出风系符纸和水系灵石,坚称那个什么高人定然会回来,莫不是你想私吞这批财货,却莫忘了,即便那人死在外头了,这迅身符换来的宝物,却也不是你方某人的,而是会中的。”(未完待续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16-12-25 08:07: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