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七十章 这是杀了多少人

第七十章 这是杀了多少人

    自是许易出手无疑。

    不过数息,刘掌事便被他拿着头脑,猛烈地和异铁撞击了上百下,生生将异铁锻造的墙壁,砸出个巨大的深坑。

    饶是以刘掌事感魂中期的修为,已修成铜皮铁骨,这般狂暴的打击下,肉身也彻底崩坏,五脏六腑齐齐挪位,眼球爆出,鼻梁塌陷,七窍飚血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秦副会首暴喝一声,“尊驾也太不将我天下会放在眼里了吧。”

    许易顺手一抛,将刘掌事扔了出去,“区区天下会,的确不在某眼中,怎的,你也觉得某今番来了,便走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感魂境成,自信爆棚,便是老天爷来了,他也觉得自己能战上一番,满室感魂强者,根本不在他眼中。

    许易如此霸烈嚣张,秦副会首心下一惊,又生疑惑,遮莫真是那高人。

    却不敢轻易接口,故作喃喃,“何至如此,何至如此。”却传音方掌事,要他务必好言相劝。

    若来人真是那位符师,对方掌事的一切针对,自然都一风吹散,说到底,这位高人关乎的利益太大。

    传音许易听在耳中,不待方掌事说话,许易冷道,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老方,某在贵宾室等你。”

    他正待移步,却听一声断喝,“狗贼,你看你走得了么?”

    说话的正是刘掌事,他的伤势看似沉重,却都是肉体上伤害,丹药得力,恢复起来,自是极快。

    话音落定,他催动掌中罗盘,咔嚓一声,四面墙壁,尽皆落下一层厚厚金色板甲。

    “老刘,你疯了!”

    方掌事万没想到此人竟是如此冥顽不灵。

    刘掌事冷笑道,“我看你才是疯了。秦副会首,诸位,适才此人出手,你们也都见了,明明只有感魂中期修为,如何便能炼制符箓。“

    阴尊才能炼制符箓,乃是修行界的共识。

    刘掌事此言一出,秦副会首霍然变色,其余人等也尽皆回过味儿来。

    “方掌事,此人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秦副会首怒声道。

    他却未料到秦方掌事此刻也蒙了。

    原来,方掌事亦不曾见过许易真面目,每次许易到来,都服用隐体丹,变化面目,双方正靠着贵宾牌确认身份。

    如今许易失踪数月,再归来时,即便拿着贵宾牌,他亦无法确认。

    可阴尊才能炼制符箓,乃是一条铁律,当日,他可是亲眼所见许易在试炼符上行云流水的挥洒符文。

    此乃亲眼所见,决计不会出现差错,换句话说,他是确准了许易的境界,绝不会有偏差。

    偏偏此刻许易出手之际,气血鼓荡,只显露了感魂中期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前辈放心,方某便是拼了性命,也决不让前辈失望!”

    许易幽幽说道。

    话才入耳,方掌事心神巨震,此话正是出此他口,也正是当日许易告辞时,他所说的。

    不会错,绝不会错,此人便是那前辈。

    否则,即便是冒名顶替,擒拿了原来的前辈拷打逼问,也绝不会逼问这么一句无关紧要的话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前辈,方某这厢有礼。”

    方掌事恭恭敬敬冲许易见礼。

    他才要好奇发问,却见许易摆摆手道,“我无事,近来去杀了一批仇家,受伤非轻,气血不畅。”

    境界的问题,必定要解释几句的,否则,恐怕方掌事非怀疑到底不可。

    而许易的解释,也非是胡诌乱言,凭气血识境界,并非万试万灵,便有伤势过重,气血两亏,便会出现差漏。

    此刻用此原由,颇有些牵强,却总算给出了解释。

    而方掌事要的也正是一个解释,让他心头的不解消除,毕竟那句话是切切实实不可能伪作的。

    “杀人,不知杀了何人,杀了多少人,才能让堂堂阴尊大人,气血亏损到这般程度。”

    刘掌事一万个不信,纵使果真杀人受伤,事后还不能服用丹药回补么,莫非是一杀完人,就急着赶过来了?

    “不多,就这些。“

    许易淡淡一笑,大手一挥,宽大的圆桌,顿时被一枚枚须弥戒给填满了。

    刘掌事敢对天发誓,便是他在分管的库房中,也绝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须弥戒。

    再下一瞬,叮当咣当,无数的兵器,倒在了厅中。

    法器,近百件法器,堆得宽阔的议事厅,瞬间局促起来。

    若说那数百只须弥戒,只是震撼了眼睛,那这堆积如山的法器,却结结实实震撼了心灵。

    但因这每一件法器背后,必定站着一位感魂强者。

    这,这,这是何等的魔头……

    这时,没有人纠结许易既然杀了那么多人,为何没有黑化?

    而沙汰谷的试炼,此时尚未结束,无人知晓,试炼的结果,自然无人将许易这满屋的战利品,往沙汰谷中联想。

    事实上也无法联想。

    阴尊强者入不得沙汰谷,而非阴尊强者,又怎么可能杀得了百余位同级修士。

    这是个无法开解的矛盾。

    然则,此时无人心怀矛盾,巨大的震撼如潮水般在心头喷涌,久久难平。

    刘掌事只觉头颅充血,阵阵眩晕,噗通一声,跪倒在地,“前,前,前辈,在下有眼不识泰山,人头猪脑,冒犯前辈,还请前辈千万责罚……“

    话罢,噼里啪啦,便自掴起来,下手极重,片刻,便将一张脸抽得肿胀起来。

    修士既重生死,又重颜面,可在生死和颜面之间,绝大多数毫无疑问的选择前者。

    刘掌事如此下作,只为活命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怕了,许易是那制符高人的身份坐实,天下会无论如何不会为了他刘某人,去得罪一位符师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时,这位阴尊兼符师大人,却是个杀人如麻的魔头,要灭掉他刘某人,不过只需捏碎一张止杀牌而已。

    许易冷哼一声,调头便走,既不管满桌的须弥戒,更不管满地的法器,阔步行到封禁的墙壁前,秦副会长几乎是扑倒在地,夺过了刘掌事的罗盘,放开了禁止,许易昂首而出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淡雨,危楼,风细细。

    许易倚栏而望,怔怔出神。(未完待续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16-12-26 08:07: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