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七十二章 真正的冰火兔

第七十二章 真正的冰火兔

    “果真有这好事?”

    陈老狗摇头,表示不信。

    方掌事强忍怒气,“速将灵兽袋与尊客,这是会首的意思,你要违抗么?”

    陈老狗诧异道,“你何时又联系会首了,少拿大帽子吓人,会首压根不知道,别当我傻!”

    许易哭笑不得,怎么就寻了这么个活宝。

    方掌事大怒,“再敢废话,信不信老子一把火点了你的破园子。”

    “换就换嘛,做什么撂这狠话。”

    陈老狗满面委屈,手上却是不慢,赶忙取出个巴掌大小的灰色袋子朝许易递来,眉宇间竟是不舍。

    许易为免他担忧,当着他的面拍过四百灵石与方掌事,嘱咐他定要完成所托。

    陈老狗面色这才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许易言归正传,抬了抬手掌中的玉盒,“尊驾可识得此妖?”

    陈老狗这才凝神朝那兔子打量起来,自言自语道,“气息微弱,胎元不足,这是个幼妖,胎里不足,被强行取出的,好狠的手段,好毒的心肠……”

    方掌事已经彻底无言了,许易不怒反喜,就凭这三言两语,他已瞧出来了,此人是个有真本事的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不知老先生可曾看出此妖,是何种类?”

    陈老狗捻须道,“通体玉色,宛若雕刻,如此微弱的气息,而不衰亡,证明生命力强大,冰霜兔?不是,此类的耳廓有别。元元兔?也不是,太过瘦小?冰火兔,是了,定是冰火兔,瞳孔之间,有灵纹,不对呀,冰火兔哪里有这般颜色的,呀!”

    陈老狗自说自话,自问自答,忽的,一声凄厉惊叫,唬了许易,方掌事心神一荡。

    “到底又怎么了,整日里作妖,你干脆死在园子里头算了。”

    若非许易在彼,方掌事真能立时动粗。

    陈老狗抓住方掌事手臂道,“是冰火兔,真正的冰火兔!”

    “什么冰火兔,真是冰火兔又怎么了?“

    方掌事不耐烦地甩开,却被陈老狗死死抓住。

    “阴阳相济,冰火封天,方掌事,五千年前的,盖世大妖,你都忘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老狗语带癫狂,神情疯狂。

    方掌事浑身巨震,朝那冰火兔凝目看去,失声道,”真是那大妖?“

    陈老狗道,“必定是了,万中无一,真正的万中无一,光是孕育就需要十数载,真不知那母兔怎么承受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许易听得茫然无比,方掌事见状,慌忙分说道,“恭喜前辈,今次可是捡着宝了,此兔妖来历极大,乃是罕见的冰火兔。”

    “罕见冰火兔,怎么讲?”许易依旧迷糊。

    方掌事道,“众所周知,冰火兔乃是上三品天妖,实际上,冰火兔自有的本领,在上三品天妖中,几是垫底的存在,除却妖核珍贵,便是在天妖中,也算不得显赫,之所以能入上三品天妖,且排名极其靠前,纯粹是因为五千年前,曾有一只冰火兔大妖现世,闹得北境圣庭,风雨飘摇,纵横数百载,最终消失无踪,北境圣庭才得以安宁。”

    “那只冰火兔大妖,便和前辈手中的兔妖,分属同类,此等冰火兔,价值无量,前辈得之,还当小心调养有朝一日,必能成前辈之强助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半天,某还是不明白这只兔妖,和旁的冰火兔有何区别。”

    许易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方掌事正待言语,陈老狗抢道,“冰火兔一族,男兔属水,乃是冰兔。女兔属火,便是火兔。也就是说,要么是冰兔,要么是火兔,可眼前的这只玉兔,乃是水火同源,阴阳相济,他日若真能长成,冰封天地,焚山煮海,也非是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这都是传说,你是等不到了。先不说这只兔妖衰衰将亡,便是养好了,等他显威,还不知多少年后的事,除非你修行不停前进,成就阳尊以上的境界,才有可能等到,嘿嘿,想想也觉得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陈老狗因为许易要了他的灵兽袋,心头一直不快,偏生他又是个没心肺的,如今有机会报复,便想着什么就说什么,巴不得许易难过才好。

    方掌事苦笑连连,不住冲许易传音致歉。

    许易却丝毫不恼,“不知此兔若要温养,到底有何法门。”

    陈老狗道,“冰火兔,冰火兔,顾名思义,喜水喜火,你若有水火两系的灵石,多多以灵石喂养,或可能挽救一二。”

    说罢,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用水火两系灵石喂养,嘿嘿,你当你是淮西府主么?吃不死你!

    陈老狗心头暗暗诅咒。

    他话音方落,许易取出一枚水系灵石,此灵石正是方掌事先前交与他的。

    当下,他催动引灵诀,水系灵石瞬间有灵气放出,顺时,整个空中荡起淡淡水波,无边水意缓缓浸润空气。

    始终沉睡的冰火兔,陡然睁开眼来,小小的兔嘴陡然张开,大口的吸气,不过片刻,一颗灵石便消失无踪,剩下一摊细碎的粉末。

    朦胧的小眼瞟了许易一眼,比拇指还细的小脚,在许易掌心微微磨蹭数下,小脑袋一歪,吧嗒,倒在许易掌心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许易早按照陈老狗说的法门,滴血认取了灵兽袋,念头一动,便将冰火兔收了进去。

    灵兽袋中,是一方半亩大小的空间,灵气颇为平和,正适合小兔将养。

    随手将灵兽袋系在腕上,许易取出十枚灵石,送与陈老狗,后者接过,欢天喜地去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德性!”

    方掌事啐道。

    “物我两忘,专心一事,这何尝不是境界。”

    许易夸赞一句。

    方掌事尴尬点头,“不知前辈还有疑惑否?方某今日得闲,前辈千万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许易念头一转,还真有一事,“不过,这回却是需要个精通炼器之道的高人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稍候。”

    方掌事一道烟去了。

    许易才将新上的一盒酥饼吃光,方掌事引着个白衣中年进来了。

    此人较之陈知晓许老狗,却是正常多了,自称赵无极,他似乎易身份尊贵,极是有礼。

    简短的寒暄罢,许易道,“赵先生,敢问有没有这种事,一件三阶法器,遇到变故后,突然和主人的阴魂失去了联系,换句话说,也就是无法驱使了,这种状况,不知道赵先生可有教我。”(未完待续~^~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