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七十三章 一次三符

第七十三章 一次三符
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的法器,先生若是寻来,我天下会倾尽所有,亦会收购。”

    许易话音方落,赵无极陡然像打了鸡血一般,狂热地呼喊起来,癫狂丝毫不弱于陈老狗。

    许易不以为意,笑道,“此只是个疑问,看来赵先生知晓,还请赵先生作答。”

    赵无极稍稍平复心绪,“原来如此,我就说既有此物,又怎会轻易出现。”

    话罢,睹见方掌事神色不善,赶忙道,“此种情况多半是法器陷入了自我调整的状态,凡是进入了这种状态,便说明此法器,属于成长类法器,能够自我成长,不断进阶的法器,每一件都价值无量,极为稀少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若是有得见,千万不要错过,寻常法器,至多用一时,若用一世,只能说明此人老死此境,一旦修士修为提升,而法器维持原来等级,便会出现修士不得不舍弃法器的局面,法器得来不易,又经年使用,早生了情分,最是不好舍弃。反观能够成长的法器,便可持久使用,再无人器不得不分离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更兼成长类法器,每一次进阶,威力都会增大,持有此宝,于战阵一道的价值,不可估量,可谓护身法宝,可遇而不可求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像这种自我修复,自我成长的的时间,又会持续多久呢?”

    赵无极道,“此事尚无定论,赵某也不能全知。”

    许易谢过,又赠了十枚灵石,送了赵无极出外。

    “前辈还有什么需要效劳的,请一并道出,晚辈自当竭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方掌事再度旧事重提。

    许易微微一笑,“老方啊,别那么累,答应你的事,绝不会让你难做。”

    许易何等人精,哪里不知道老方这种竭尽全力的背后,却将满满苦衷堆了出来。

    方掌事老脸胀红,正待分说,许易摆摆手道,“先听我说,今日我见这天下会的气象,实在不像是能做大做强的,不知老方你可有意改换门庭。”

    方掌事心头巨震,懦懦无言。

    出了今日这桩糟心事,他的确有些看透了,看似一团和气的天下会内,实在波涛暗涌,不像是能成大事的。

    奈何天下会会首对他颇有提携之恩,若在此时抽身,未免太不当人子。

    许易似看透了他的纠结,说道,“放心,答应你的事,我会办,定不让老方你难做。”

    他将天下会弃如敝履,除了今遭之事,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如今修行有成,眼界再开,天下会却已难入他眼,太过低等级的商会,对他的助力有限。

    而方掌事其人,为人处世,却颇合他心意,便想收为己用,况且,他身边也的确缺一个在淮西府商界颇具人脉的助手。

    “不知前辈,打算将在下介绍去哪家?”

    方掌事以为是许易新找着了下家,毕竟人家有炼符奇术,再挑高枝,实在是再轻而易举不过。

    许易笑道,“不是哪家,而是投我,专为我办事,不知老方以为如何。”

    方掌事面目陡然精彩起来,“若是随前辈是,方某自是千肯万肯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猛地舒坦了,跟着许易这堂堂阴尊大人,且是能够绘制符箓的阴尊大人,那是何等的美差。

    想必,便是会首听闻此事,也当不该怪他方某人吧。

    两人议定,许易便吩咐方掌事如此如此,一炷香后,许易独自出现在一间幽寂的炼房之中,正是他吩咐方掌事代为安排的。

    既然说好了不让方掌事难做,他自然在临去之际,要留下些物件,便决议在此间炼制疾风符。

    恰好,他在沙汰谷中,宋大使的须弥戒中,搜罗到了一枚风系灵石,兼之方掌事又搜集了十三张风符,足够炼制符箓。

    炼制之前,许易先取出一枚测魂牌,打出一道分魂,分魂缠绕玉佩,随即,玉牌被点亮,一道蜂鸣后,玉牌陡然虚化,化作一道透明光幕,光幕上显现,两行文字。

    强度:二阶!

    韧度:五阶!

    砰的一声,玉牌再度炸裂。

    许易莫名其妙,如今的他已不是当日初次使用测魂牌的初哥,早就知晓真正的测魂牌测试,绝不会出现炸裂。

    怎么自己两次测魂,两次都出现了这等诡异。

    许易正莫名其妙,殊不知,与此同时,天下会器械总库的一台两人高的庞大器械,先是一阵蜂鸣,继而炸裂,灵石,传送装置,以及各种珍贵材料,四散崩飞,连坚实的库墙,都被崩塌了,情况和当日离火城器械总库发生的爆炸,如出一辙,而爆炸状况,却更加惨烈。

    许易自不知晓因他测魂又惹出了一派惊天动地的骚乱,他正对自己的阴魂强度进步有所不满。

    原以为,以自己的资质,跨入感魂中期后,阴魂强度也必定会有所飞跃,哪里知晓,却和正常的感魂中期强者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好在他没太过挂怀,服下一枚清神丹,默运止水诀,凝心片刻,便取出三张风符,一枚风系灵石,外加三枚寻常灵石。

    但见他催动引灵诀,四枚灵石的灵力瞬间被引动,许易一连打出三道分魂,同时施加于三张风符之上。

    灵台之中,明晰的阴魂小人立时面露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却见三张风符上,一缕缕浅浅的阵纹,却以肉眼看不见的缓慢速度,缓缓前进。

    足足半个多时辰,一张疾风符,两张迅身符,才告功成,四枚灵石化作细灰,撒于地上。

    咕咚一下,许易一头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足足躺了两个时辰,他才转醒过来,服下几枚宝药,默默打坐调息,观想血月,又过了一个多时辰,面色才终于舒展,终于缓过劲儿来。

    原来,一次制三符,却是他盲目冲动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有了前番制符的经验,这一阶风符的流程,他已极是门清。

    兼之,如今他已进阶感魂中期,阴魂强度大涨。

    再制符时,自能走走捷径,一次三符,也未必是难事,毕竟两张迅身符,实在简单,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可他却没想到,真当同时控制三道分魂,完成刻录符纹这种极精极细的分魂微操作时,对阴魂的折磨是何等的强大。(未完待续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16-12-28 12:07:5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