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七十四章 霸邺城

第七十四章 霸邺城

    若非生怕白白损耗这颗风系灵石,许易早就放弃了,那种疲惫欲死的感觉,远胜刮骨剜心。

    艰难的支撑到三张风系符纸的阵纹刻录完全,许易不知道遭受了何等样的折磨,那种时间凝固的感觉,堪比一丝一毫地将你的神经磨得细碎。

    纵使以他的阴魂之强,勉强坚持到最后一刻,立时崩溃得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一回想起那种剧痛凝固的感觉,许易仍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收起三张符箓,他忍不住内视灵台,却见灵台中的小人儿竟有些神采奕奕,精神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陡然醒悟过来,艰苦卓绝的一次制作三张符箓,对阴魂的压榨有些过度,可恢复过来,阴魂反倒收到了好处。

    这便像锻炼肉身一般,蹂躏的筋疲力竭,往往在身体恢复后,肉身会越发强大。

    许易早知晓这个道理,却不知道锻炼阴魂的方法,此前在脑海中试着刻录阵纹,虽能稍稍起到些许效果,但不明显。

    然今次,陡然性起的三符同绘,却让他摸着了有效锻炼阴魂的门道。

    只是一想起那可怖的痛楚,他便忍不住自灵魂深处打个寒颤。

    半柱香后,他重回了仙客楼,大快朵颐一番,方掌事如约而至。

    许易拍过一张迅身符,“此符免费赠给天下会,一为你老方赎身,二看在天下会襄助某的份上,当然,如何做得体面,全要你老方自己操作,我还有急务,暂时别过,老方你先在此间收尾,过些时日,我自会着人来寻你。”

    许易辞别方掌事,又变化了面目,出得天下会,直奔东坊日月阁,那是秋水城最有名的经营传送生意的商家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光幕一闪,许易又置身于一座传送阵盘中,阵门开启,他混在七位修士中,行出门来。

    才出门,立时便有侍者接引,入得一间大厅,半柱香后,缴纳了一枚灵石的沉重商税后,许易免费得到了一本“霸邺城”的城志。

    霸邺城,淮西府府治所在,整个淮西府,三千万里江山,皆有此地统御,此间发出的指令,足令百万修士俯首,亿万生灵效命。

    霸邺城,一座没有城墙的城池,东西八百里,南北千五百里,内夹山川,襟带江河,傲立南境,虎视中州。

    最让许易感到此城大气之处便在于,此地竟不禁飞行,半空中,用各色烟气,设置了一条条的飞行带,旅人并巡城游骑,或来或往,各有秩序。

    他方出得门来,立时便有路引上前来,延揽生意。

    迎着许易来的是个青衣中年,一字须十分显眼,手中还牵着个六七岁的女娃,许易募地便想起了秋娃,冷硬的脸上,多了一丝温暖,便招呼青衣中年近前。

    青衣中年大喜,进得前来,连连作揖,不停道,雇他一日,只收三枚晶币,言语之间,颇是笨拙。

    许易不以为意,便说先随意逛逛,要他介绍介绍城中胜景,典故。

    那中年一着急,说出话来,颠三倒四,不知是初做此营生,还是太过紧张。

    许易也不催促,任他讲来,片刻之后,果然流畅起来,胸中颇有丘壑,娓娓道来,让许易瞬间对这霸邺城的认识立体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处是怎么回事,莫非是比武斗胜?”

    许易指着西边街市的一处热闹所在问道,那处立着宽阔的擂台,周遭围了无数人,擂台上两名感魂强者,正奋力争胜,打得流光溢彩,甚是激烈。

    青衣中年道,“正是,城中不禁争斗,但不许在坊市比斗,若有矛盾,无法化解,便上解怨台,生死自负。围观之人往往借此参赌,或赌谁胜谁负,或赌打斗时间,不一而足,不知尊客可有兴趣?”

    许易又哪里会有兴趣,适才相问,不过是睹见此物,勾起了他遥远的回忆。

    “慕伯,秋娃,你们还好么?”

    许易目光虚化,神思飘远。

    忽的,一架龙舟腾空而起,接着又有两架龙舟腾上虚空,许易视线挪回,却见西边的食香坊边上,一间巍峨的门楼前,无数修士,武者拥堵门外,适才的龙舟便是从门内腾起。

    “这是何故?莫非是参加集会?”

    许易奇道。

    青衣中年道,“尊客莫非不知,府中于近日在仙武崖开始新一轮分封!”

    许易心头一掉,“可事关武令。”

    他寻路导,本就为问此事,还未起头,却先撞上了。

    青衣中年道,“正是如此,各个试练区武禁之战终结,新一轮的分封自然要开启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些人去作甚,莫非都是抢夺到了武令,前去参加分封。”

    许易已早知道,淮西府的武禁之战,分作多个试练区,沙汰谷不过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青衣中年道,“这些人的装束,形貌,谈吐,尊客就没发现什么?”

    许易这才凝目看去,果然察出些门道,此间的修士感魂境占比颇少,凝液巅峰为多,大多形貌凋敝,面上却带着兴奋。

    不待他动问,便听青衣中年道,“这些都是得到消息,想去仙武崖找机会的修士,每次分封,都有门派破灭,新势力崛起,而崛起的新势力往往需要吸收新鲜血液,更有那孤军拔起之辈,自立门派,无依无傍,如何能成事,需要大量招收门徒,手下。”

    许易还真不知其中情况,笑道,“当别人门徒,手下,又不是美差,怎的我观这些人神情兴奋,似颇为热衷。”

    青衣中年诧异地扫了许易一眼,却见他眉目朦胧,精神内敛,便知晓服了隐体丹,摸不清深浅,不敢怠慢,解说道,“尊客定是大有身份之人,定然不缺修炼资源,一路顺风顺水,不知底层修士辛苦,此辈千辛万苦,苦熬磨练,熬到凝液巅峰,便算勉强有了奔头,要么入大户看门守院,要么入镖局走马行镖,机缘再好点的,修行到感魂境,或能进入公门,为脚为役,但都算不上多大的出身。到底还是最底层,获得的修炼资源极为有限。”(未完待续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16-12-28 08:13:4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