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七十五章 武令之秘

第七十五章 武令之秘

    青衣中年道,“唯有进入宗门,依靠势力,才能最大可能的获得修行资源。君不见一块武令,惹得整个修行界腥风血雨,所为者何,还是修炼资源,有了武令,便能自立门派,网络城池,获得身份,接触更上层的修炼资源。而那些没有造化,机缘的底层修士,寻着机会,能进入宗门,依靠掌门,也能变相分润修炼资源,怎能不趋之若鹜。”

    许易依旧心有不解,难道成为掌门,就真的能获得极大的修炼资源?怎生自己所见的掌门,都贫困得紧?

    他怕露出破绽,便不再此事细问,心道,到得地头,自然明了,便指着那拥挤的人群道,“某见其中多有感魂强者,怎的,此辈也沦落到无处依附?只怕随便去哪个宗门,也都会被奉为上宾吧。”毕竟感魂之境,便能成就掌门之位了。

    青衣中年道,“道理是这般道理,可一门一派,能养活的人员有限,尤其是此次分封的尽是一级门派,资源本就有限,纵使感魂强者也未必能保证定能入得宗门。何况,此间感魂强者多有才新进阶的,凝液生涯的资源贫乏,已让此辈饱受折磨,若能进入宗门,于彼等而言,不啻解脱。”

    许易点头道,“此次计有多少门派参加分封?”

    青衣中年终于忍不住道,“尊客莫非不是我淮西府中人?”

    见许易面目凝重,青衣中年赶忙分说道,“尊客切莫误会,小人只是看尊客对我淮西府内,许多众所周知之事,都有所不知,所以有些疑惑,当然,全怪小人嘴贱,尊客千万勿怪。”

    许易摆摆手,“某的确非是淮西府人,你接着说,此间风土,颇有雅趣,某听得兴味盎然,你大可道来。“

    青衣中年面上这才恢复正常,说道,“此次参加分封的皆是一级门派,计有九九八十一家,当然,有绝大部分屹立不倒,只是乘此机会,灭杀小门小派获得资源,顺便抢些武令,换取赏赐,立下的新门派当不过三十家左右。不过三十家新门派,能容得多少人?所以,对这些底层散修而言,机会也并不是很大。即便明知三年一期的武禁试练,凶险万分,此辈依旧渴望加入门派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只是这武令怎生获得?莫非杀了该派掌门,便定能抢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许易憋在心头很久了,他搜罗了那么多须弥戒,其中当应不发一派掌门的须弥戒,结果,并不见一块武令。

    此时,行到一处小食摊前,那女娃吵闹,索要糖人,青衣中年致歉,买了一只,方才继续说道,“并非如此,全凭个人心意,不外乎分三种情况,其一,自知必败,将武令藏于暗处,留传至亲,不过,此类极少,毕竟修士顾念亲缘者极少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类,便是拼死一搏,将武令私下拿将黑市出售,换得资源,装备自身,以求在试练之中,能脱颖而出,最终获得武令。虽说此武令非彼武令,毕竟门派不同,但府中却不禁锢,只要试练结束之时,一派掌门身怀一块武令,便不下罪。此类也是极少。毕竟这纯是拼死一搏,征战之中,获得武令的几率极低,一旦试练结束,无武令傍身,便是破门灭身之祸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类,便是将武令和心血以禁制牵连,一旦身死,哪怕阴魂尚在,七魄死亡,武令自销。却是拼死也不让敌人得手,此类为数最多,毕竟,最符合人性。”

    许易听罢,这才明了,“真没想到,其中竟还有这许多门道,只是倘若消失一块武令,岂不是意味着淮西府治下,便要少上一派?”

    青衣中年道,“尊客想得简单了,其实府中巴不得武令消解,这也正是府中为何明面上禁制武令流通,却又对明目张胆将武令流传黑市,换取装备的门派,不加以惩处的主要原因。无非是希望战斗越激烈,死得人越多,消失的武令越多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许易有些摸不着头脑,怎么说也是淮西府中修士,淮西府的修士死得越多,对淮西府又有什么好处呢?

    青衣中年笑道,“道理很简单,只因这武令,乃是剑南路总领府发出的。我北境圣庭,总计十八路,三百六十五府。淮西府正在剑南路辖下,剑南路总领府为掌控全局,特设置武令,就是为了尽量的分封势力,不让府中坐大。却又不能使得修炼界一团死水,便设置了三年一试练的规章。”

    “可府中多少要员,谁不想掌握权力,分润资源。一旦试练之中,有武令消失,他便可上报总领府,总领府再下发武令,却只能任命府中俊杰,不再广泛遴选。府中俊杰何人?还不是府中自己说了算,各大要员上下其手,皆能从中分润好处。”

    若无青衣中年这般开解,许易又怎能知晓这其中门道,心下十分承情,当即拍出一袋晶币,塞入青衣中年怀中,不待其反应过来,便冲天而起,跨坐机关鸟,朝西北遁去。

    曾翻阅过淮西府地理志,他倒是知晓仙武崖在何处。

    他须弥戒中,机关鸟极多,并不担心消耗,一路疾驰,两个时辰后,仙武崖遥遥在望。

    仙武崖坐落于两望山东麓延伸,背抵无尽河,乃是左近距离霸邺城最近的山峰。

    故而,府中便在此处设置了分衙,既方便官吏们处理公务,又免去城池中的劳俗。

    许易才驾着机关鸟飞腾到左近,便有两骑一左一右远远围来,却是两员金甲将驾乘着天马。

    左侧阔脸金甲将远远喝问出声,“何人大胆,敢擅闯官衙禁地。”

    许易抱拳道,“某持武令,特来听封。”

    “两日前已终止……”

    “昨日已到最后期限……”

    两员金甲将竟同时出声,又同时止声,面上皆有尴尬。

    许易还未穿入霸邺城前,便问的明白,分封正在近前,尚未到截止之日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16-12-2912:13:3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