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七十八章 甲辰页

第七十八章 甲辰页

    所谓修炼资源,对旁人而讲,可能极是宽泛,于许易而言,正是这些轻易求之不得的宝物。

    “对了,适才某入门前,听两人议论,说这淮西府中黑暗,似乎彼等有好处,被关系户占了,不知其中内情,尊驾可曾知晓。”

    交往虽只顷刻,许易大略摸清了儒服中年的脾性,这是个压抑到狷狂的人,虽在统治阶层内部,却无比痛恨这个阶层,相信这些话与他说,并不犯忌。

    儒装中年道,“那是自然,适才我不过是奉某位大人物的命令,敲打某些人一番而已,怎么,这些家伙这点委屈也受不得,嘿嘿,若真受不得这点小委屈,今后,恐怕就有的是委屈受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何事?莫非和山门,城池的发放有关。”

    能直接运作的,似乎只有此二者。

    儒装中年赞许地点点头,随即分说一番。

    原来,山门的选取,由新晋掌门凭才智,修为自决,唯因各大山门的选址,乃是当年总领府分封各府势力时,都先定好了的,选取的都是灵气浓郁之处,辟成山门,以供后来人。

    正因是约定俗成的,淮西府不敢轻易更改,便沿袭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城池则不然,因为人口的迁移,城池有废有立,如何发放,决策权,全在府中。

    儒装中年一番分说罢,许易道,“看来有几处山门,某等这些无依无傍之辈,定然是不用想染指的,不知是哪几处?”

    城池尽在府中掌握,那些有能量的大人物想要上下其手,根本犯不着招呼儒装中年暗示新晋掌门,显然,症结还在山门的择取。

    儒装中年笑道,“哪里是几处,分明是十一处。此次,武禁试练,八十一门参加,五十一门安如泰山,覆灭的有三十门,远远胜过往年。说来也是奇怪,变故皆出在沙汰谷这一区,门派竟然尽死,最后查明,却是黑修士作乱。如此一来,消失的武令多了,贵人公子们出头的机会便也多了,需要运作的山门,自然也便多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奇道,“不知这些山门到底有何奇异之处,竟惹得众人哄抢。”

    儒装中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,心道这定又是一位两耳不闻窗外事、潜心修炼的武痴,又不厌其烦解说一番。

    原来,这些山门,皆是剑南路总领府当初立下的,为收揽人心,特意在各个山门,设置了聚灵大阵,使得山门灵气浓郁。

    而灵气,对修行的作用,许易也是近来才充分感受到。

    不仅五行灵石作用重大,便是寻常灵石,若大量运用于修行,也能大大提升修行的速度。

    故而,此界的灵石,在充当一般衡货之余,本身也是一大珍宝类消耗品。

    而不似在大越那般的赤金钱币,乃是各大势力强行约定为衡货,本身的作用却是有限。

    如此算来,一座好的山门,便等若平白赠送不菲的灵石,不仅便己修行,亦对帮众的招揽,有着极大的正面意义。

    似乎看出许易动了心思,儒装中年哈哈一笑,“劝你别动这念想,灵气最好的那几个,受上面的指令,我都招呼到位了,没那个牙口,就别啃那块硬铁,非得崩断了牙不可,你还是收收心吧。”

    许易的确动了心思,儒装中年的话,他却也听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些尚摸不清底细的大人物,能不招惹,他实在不想招惹了。

    前番莫名其妙惹了个徐公子,就险些让他丧了小命,且此界如此等级森严,挑战上位者,代价未免太大。

    况且,他如今囊中灵石不缺,即便缴纳年金,所剩也自不少,用来提升实力,短时间必定够用了。

    即便要争,也得等着强大实力后再争。

    虽入此界不久,通过接收的无数信息,他太知道等级在此界意味着什么,单看宋大使区区感魂中期,所具备的威势,许易便万分想要提升自己的地位。

    而他无依无傍,能倚之为敲门砖的,也只有自身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是个人物,脑子灵得可怕,却又无聪明人的自负,最难得的是,拎得清形势,认得清现实,将来发展不可限量。罢了,便和你结个善缘。”

    儒服中年满饮一口酒水,抛过一块牌子,牌子上镌刻着一座山峰,观形貌正是这仙武崖,“今后若有涉及淮西府中事物,但有不明了的,便持了此块令牌,来此见我。”

    许易大喜,将令牌收进须弥戒中,一抱拳道,“多谢尊驾。”

    他太需要儒服中年这种,对淮西府上层角力,有所掌握之人的帮助了。

    至少,能让他不至于对淮西府高层的动荡,两眼一抹黑。

    为表感谢,许易又递过五枚灵石,儒服中年毫无犹豫地收了,打个哈哈,笑道,“放心,跟我老秦处久了,便知道我老秦最够朋友,绝不会让朋友吃亏,某便再送你个消息,稍后去了一级武库兑宝,记得若有可能,典籍区甲辰那一页,你能兑便兑下,亏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许易还想再问,儒服中年已转过头去,拎着酒葫芦,晃晃悠悠地走了。

    许易横穿大厅,从另一侧门行了过去,依照指示牌,东折西绕,行出半柱香,终于又来到一座庭院前,弯曲的门,如一条巨蟒,匍匐于地。

    许易阔步入内,两名青衣执事,立在当庭,看也不看许易,左侧那人朝右侧摆了摆手,许易送目瞧去,那处有一架器械,器械上录有石刻。

    许易早见识过这些公门中人的优越感,不以为意,冲二人拱拱手,朝那处行去。

    到得近前,凝目看去,片刻便将石刻上的内容览尽。

    原来,眼前的这架器械,却不是用来兑换的,而是评价武令,通过此架器械,可获取一枚准换牌。

    所谓准换牌,顾名思义,正是准许入武库兑换宝物的凭证。

    一枚准换牌,只准兑换一件宝物。

    而这准换牌,也仅仅是证明了兑换资格,宝库中的宝物,却还要兑换者支付灵石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