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八十章 抢兑

    冯公子陡然变色,“柳三,这话是能随便说的!小心掉脑袋。? ? ”

    柳少爷圆脸微冷,“冯二哥,我说你是多虑了,一个古武墓又怎么了,按道理是该上报,可充作武库,奖励新近掌门,也算不得逾越,早有定制,谁也不能说什么,你我是新任掌门,来武库兑换宝物,又算得哪门子错?把心放肚里,别说冯叔叔现在是曹副司使的红人,就是我父亲一人,也能将此事填平。”

    冯公子面色稍霁,拍拍柳少爷肩膀说道,“老三啊,道理是这个道理,但小心驶得万年船,其患在内不在外,谁叫其中利益极大,有关系的,又不止你我兄弟,眼热的多了,谁知道会不会搅出大乱子,你我兄弟闷声大财便是。”

    柳少爷点点头,“二哥说的有道理,兄弟我这不是好奇嘛,听说这墓有八千年的历史了,算算该是荒武期的了,那段年头,你也知道,修行虽已大兴,却远远不如现在繁盛,别的没多少值得期待的,倒是听我父亲说,那个年代的功法,多是修士自我摸索,对前人,今人的借鉴极少,若有功法传出,必定是师法自然,感悟天道而得。比之现在的功法,威力奇大或有不如,但却直指修行大道,十分珍贵。你说咱们兄弟今番辛苦一场,那些大人物得了大头,总该给咱们兄弟留些汤汤水水。”

    冯公子正待接话,却现两位青衣执事已行到了场中,他赶忙奔出兑换室,道,“怎么了,是不是出了什么差池。”

    高个青衣执事奇道,“怎么,二位公子还未完成兑换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冯公子,柳少爷好似头上挨了一棍,尽皆惊恐喝出声来,“甲辰页空空如也,根本没亮!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矮个青衣执事大呼一声,冲进兑换室。

    高个青衣执事化作一道电光,朝器械房奔去。

    不过十数息,四人再度聚齐。

    矮个青衣执事道,“真不亮,老赵,是不是器械出了变故。”

    高个青衣执事面如寒霜,随口吐出霹雳,“器械是好的,显示宝贝已被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冯公子简直要炸了。

    “出了内鬼,说,是不是你俩吃里扒外,将宝贝密了,此事除了你二人,旁人做不成!”

    柳少爷一把揪住矮个青衣执事的领子,将之生生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冯公子看向高个执事的面目也陡然阴沉,的确,唯有此二人下手,最是方便。

    “冯掌门,柳掌门当我兄弟二人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么,敢下此手段?”

    高个执事面目陡然阴沉,出了这么大的乱子,这内鬼的锅太沉,他背不起,若旁人强行想要将这黑锅扣在他身上,那也得看看他赵某人肯不肯背。

    柳少爷陡然炸了,“怎的,姓赵的,你敢刷横?信不信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三!”

    冯公子断喝一声,“和他们无关!”

    冷静下来,他迅回过味儿来,此事断不可能是两位青衣执事所为,除非二人真疯了。

    念头一闪,他猛地想起自己和柳少爷入内前,曾有人率先进过兑换室,“不对,不对,还有一人,还有一人,定是那小子兑走了宝物。”

    冯公子虽未指明,但呼喝出声,其余三人全明悟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个奸贼,敢打爷爷的主意,查,定要查,还不赶紧去查他的掌门令牌!”

    柳少爷大声呼道。

    高个执事一张脸皱成了苦瓜,“如何查,没法查,武令重新滴血认取,根本就一模一样,怎么去查。”

    “总计有几件宝贝,都是什么!”

    冯公子一颗心快下沉。

    “五件,都是典籍!”

    矮个执事抢声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就没有影印么?”

    柳公子急得一张圆脸变了形。

    话才出口,三人脸色都变了,柳公子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句蠢话,若是能影印,何必还要他和冯公子冒风险,多走这一步。

    果然,高个执事解说道,“都是禁制玉简,一旦滴血开启,字转瞬即逝,根本无法影印。”

    “五份,此人竟一连兑走五份,说明什么,说明早有预谋,否则寻常人又去哪里寻如此多的怨珠,定是早早就知道了,必定是内部人下的手。”

    冯公子斩钉截铁地下了定论。

    三人稍稍沉吟,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柳公子道,“我等密谋武墓玉简之事,到底多少知晓,一个个排查?”

    “不妥!”

    高个执事干脆利落地否决。

    柳公子面色顿时阴沉,讥讽之语正待出口,便听冯公子道,“的确不妥,不是该查知晓的,而是该查有能力动手的!”

    柳公子也回过味来,的确如此,古武墓之事,在淮西府消息灵通人士处,根本算不得秘密。

    而一旦知晓有古武墓掘,恰逢武令分封之时,只要稍微通点古往之事的,便知道定然有人要借此之时,对这古武墓上下其手。

    是以,查谁知晓的,完全是自寻烦恼,倒是有能力下手的,按照淮西府府中势力划分,也就那么几家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,一道胸阔的身影闪电一般,冲了进来,伴随着胸阔身影的进入,整个室内立时显得昏暗,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叔父!”

    冯公子恭敬行礼,其余三人尽皆对来人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参见都使大人!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冯公子的叔父,淮西府计户司第三都都使冯庭术。

    整个淮西府府令衙门,分作三司一卫,分别是清吏司,计户司,掌纪司,和虎牙卫。

    清吏司掌全府势力架构升迁事宜,计户司掌财计,掌纪司主刑罚,虎牙卫兼领征伐并卫戍。

    四大主要职能部门,覆盖了整个淮西府,全由府主并长老团九大长老掌握,统御整个淮西府三千万里江山,百万修士,亿兆生灵。

    冯庭术正是计户司六大都使之一,手中权柄极重,是整个淮西府毫无疑问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此刻,他冲进殿堂,一张黑色方脸,本就不怒自威,此刻沉凝如水,包括冯公子等人在内,立时噤若寒蝉,浑身微颤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