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八十一章 冯庭术

第八十一章 冯庭术

    “可办好了?”

    冯庭术不理众人问好,劈头盖脸问道。

    两位青衣执事,和始终绝傲不逊的柳少爷全都死死将头扎在脖颈里,根本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冯公子亦再三鼓起勇气,却始终无法开口。

    冯庭术心下一掉,“到底出了什么纰漏!”威严的声音中,冷气之飚。

    “被人偷走了!”

    冯公子鼓了半晌勇气,终于憋出这没头没尾的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冯庭术好似被雷劈了一下,一声断喝,满场好似起了个霹雳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儿,给本座如实道来。”

    冯庭术一把揪起高个青衣执事的衣领,重重掼在地上。

    待听罢高个青衣执事结结巴巴的分说,他浑身如坠冰窖,满脸死气,竟也哆嗦起来,口中喃喃道“如何是好”,“如何是好”。

    他这般模样,却瞧得四人越发惶恐起来。

    冯庭术这等人物,在众人心头已是顶天立地了,他都这般模样了,可见这回的祸事,定然非小。

    “叔父大人,不过是几枚玉简,纵使是古武墓中的,又能如何。”

    冯公子壮着胆子劝说道。

    岂料,他话音方落,冯庭术陡然挥掌,重重一巴掌直直抽在冯公子脸上,抽得他横飞出去,“你懂个屁!”

    冯庭术无子,冯公子他自幼养在身边,视如己出,平素,冯庭术对冯公子虽称不上千宠万爱,却也是尽心栽培,几十年来,何曾动过冯公子一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挨了一巴掌,冯公子吐出口血水,反倒被激起火气了,怒气冲冲道,“管我何事,又不是我办事不利,你打我作甚,不过是几张破玉简,有什么大不了的,哪个大人物要要,让他来找我,我那里玉简多得是……”

    冯公子激愤之语,听在冯庭术耳中,如惊雷炸响,扔下一句,“今日之事,谁敢吐露半字,便等着万劫不复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人已射出殿外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冯庭术雄阔的身影出现在一间密室中。

    一位精悍中年,和一位山羊胡老者,正围着一方矮几对弈。

    冯庭术急匆匆的身影才晃进来,精悍中年手上一滑,一枚黑子落进了死地,“可是出了偏差!”声如金石,不带丝毫感情色彩。

    冯庭术噗通跪倒,强压着激荡的心神,将前因后果叙述一番。

    精悍中年深吸一口气,冲山羊胡老者拱拱手,“明老,您说这回是谁下的手!”

    山羊胡老者端起茶盏,浅浅嗫一口,不停地用茶盖摩挲杯沿,细密的刮擦声,听得人心头发毛,半晌,才叹一口气,道声“可惜”,径自起身,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冯庭术霍地起身,凑到近前,沉声道,“恩主,定是姓蒋的那帮人干的,此事绝不能善罢甘休,毕竟是不死老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精悍中年面色一沉,“此事绝不可再议,即便是老蒋下的手,也绝不能再提,谁都知晓,偏偏就是他的墓。”

    冯庭术叹息一声,“说不定便有那幅……,咳咳,毕竟,有传言当年便是此人最后得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此事不说了,当务之急,是如何善后,即便是老蒋做下的,目下这个烂摊子还得咱们来收拾,压估计是压不住了,你可有法子。”

    精悍中年冷声道。

    冯庭术道,“卑职倒有一计,左右谁也没有见过那玉简,随便寻两篇古籍中的功法,抑或是几篇不外见的修炼心得,录入进去,交付给计户司,任那帮老蠹去折腾,难不成他们还敢不认。”

    此法,正是他偶然通过冯公子的抱怨声中所得,的确,谁也没见过玉简中的内容,只要符合当时的年代特征,往里面填充什么都是合理的。

    精悍中年面上终于有了些许颜色,“弄这些歪门邪道,你倒是在行。”

    “卑职不敢!”

    冯庭术赔笑,念头急转,又道,“恩主,此事善后容易,难道咱们就此罢手么,不说有没有可能其中就有那副……的消息,单是那不死老人本身就是荒武期的著名强者,说不得便有了不得的功法传世。”

    精悍中年冷哼一声,“罢手?嘿嘿,这才只是开始,不管是不是老蒋干的,都要一查到底,从何处开始查,不用本官教你吧!”

    “卑职省得,便是上天入地,也绝不让贼子走脱。”

    冯庭术慨然保证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许易得手后,再度变换了面目,一路疾行,根据沿途的路牌,半个时辰后,便到了光武阁。

    此处距离崖顶不过百余丈,被移来数块巨型方石,卡在山壁上,便又在这方石上修造亭台楼阁,成就一派华美建筑。

    此光武阁,便是前来听封诸位候选掌门的休息区。

    许易出示了令牌,很快,一位青衣小厮模样的年轻人便来迎他,不待青衣小厮说话,他当先砸过一袋晶币。

    小厮接了,面上淡淡的神情,迅速丰富了起来,“这位掌门有何吩咐,若有用到在下的,敢不尽力。”

    许易朝西崖石壁指去,那处立着许多石门,正有数人或凭虚御空,或驾驶着机关鸟,朝那处奔去,“敢问那里的洞府,可能入住。”

    青衣小厮道,“尊客有所不知,那处的洞府皆是此间管事一级的私宅,出租不假,但价钱腾贵,一日要一枚灵石,尊客若想得清净,在下可选偏僻之处,给尊客安歇,犯不着花那冤枉钱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无妨,还劳烦尊驾代为办理。”

    一日一枚灵石,的确是天价,可想到只住一晚,明日选取了山门,便离开了,也算不得多贵。

    且他才得宝物,实在忍不住想观赏一番。

    青衣小厮便不再多言,引着他快速办理了入住手续,许易取了门禁牌,辞别青衣小厮,唤出机关鸟,凌空而上,片刻便寻得洞府,开洞入内。

    一方半亩大小的纵深式洞府,收拾得干干净净,只余石桌,石凳,一方石床。

    许易感知放出,小心检验一遍,见无异状,才盘膝落座,取出得来的五枚玉简,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