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八十六章 至诚级

第八十六章 至诚级

    半盏茶后,青衣青年在一处角落,寻见了许易,劈手将册子塞进许易怀中,“我不贪心,你看着给,不给也行,左右你那枚准换牌,也值了我这趟辛苦钱。”

    他不想讹诈许易,一是许易能想到来寻他,曲线入手,证明许易心智不弱。

    二则是许易先前陷入强幻想,证明此人有疯狂的特质。

    惹什么人都可以,惹一个聪明的疯子,代价动辄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从许易身上,获利已然不菲,没必要再冒代价,火中取粟。

    许易没顾上答话,翻开册子,便浏览起来,一道道符纹,如一个个似曾相识的故人,从他眼帘划过,汇入他的心田。

    只一幕,他便确信才此篇符术,乃是货真价实。

    唯因符术的构架可以因为残缺而破碎,可符纹间的道理,却无法弄假,此册子上的符纹,构建的原理,无一不暗合《初阶火系符解》上的火系符纹的规则。

    得了真货,他心中欢喜,先前心头对这青衣青年的不快,也一风吹尽,将剩下的一枚准换牌抛与他,穿出人潮,腾空折回洞府去了。

    当夜,他对着那本残破符术,久久用功,天将放明,才疏离了出了一些枝桠,心神疲乏至极,阴魂也极是疲累,这才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这一觉足足睡了两个时辰,再睁开眼时,已是日上三竿,他暗道坏了,慌忙出得洞府,果然旷野无人。

    他慌忙赶到接待处,交还了洞府门牌,又花费了十余晶币,终于问道了眉目,众人在顶台会合了。

    今天,却是各门各派招兵买马的日子。

    许易一惊,非同小可,慌忙架起机关鸟,朝仙武崖顶驰去。

    他费尽辛苦,折腾这枚武令入手,为的正是修炼资源,而人马在此界,显然是修炼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    腾上崖顶,正逢旭日东升,万道金光洒下,将整片被郁郁葱葱包裹的巨大青石平台,堆成一片银色光海。

    再细瞧去,占地数千亩的巨大青石平台,被葱郁的密林,切成了四块,无数道人影,汇聚在四块空地内,林林总总,竟不下万人。

    许易瞧准了西北向空地上飘飞的大旗上的偌大“丙”字,便收起机关鸟,朝那处腾去,稳稳落在场中。

    真入得场内,他才真切地感受到这惊天的热闹,一连近二十杆招人大旗排开,每一杆大旗前,都围挤了数十人,有那维持秩序的呼呼喝喝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许易早就瞧见了前方高台上的临时管实处,也看到了告示上说的,要新晋掌门先入高台,领取招人大旗。

    可他并不急着上台,而是朝最热闹的那处招人点行去,却见绽青的招人大旗上,醒目的写明了招人信息。

    竟是只要感魂强者,限定十人,其中两人还要求至诚级。

    待遇也不见如何丰厚,非至诚级每月赏赐灵石三枚,至诚级则供应灵石五枚。

    许易凑到近前,拉住一位葛袍老者,传音道,“敢问老丈,什么是至诚级?”

    那葛袍老者衣衫破旧,只有凝液巅峰修为,显然是来撞大运的。

    听见许易传音,葛袍老者面上立时现出不耐烦,才要开口驱赶,却见手上一沉,却是一袋晶币落入掌中。

    一张皱纹密布的老脸,顿时堆出花来,传音道,“一看阁下定又是生手,这至诚至诚,意思很明确,至高忠诚嘛,就是要求应招者将部分心魂,纳入武令中,保持绝对忠诚。”

    “纳入心魂果真能保至诚么?”

    先前,许易也听儒装中年说过此事,并未往心里去,在他看来,心魂损毁,虽能致使修士阴魂重伤,极难修复,可到底不是致死,恐怕不能完全控制住人。

    葛袍老者笑着传音道,“尊驾说得真有意思,这是收帮众,又不是收傀儡。再者说,妄图加入门派的,有几个想着叛离的,先不说叛离之后,难以为外人接纳,便是府中自有法令,一旦叛离被捉拿,除非缴纳高额罚金,抓住之后,便要被贬入贱役,谁敢轻犯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既是如此,何必还要求至诚,能使得上力便行了。”

    葛袍老者道,“哪有那么简单,非是至诚级门徒,掌门岂敢深信。比如大战,抢夺敌人财货,若有人私藏,如何得知?怎么处理?若是发现宝藏,下面人瞒天过海,抛开掌门自己取了,又怎么办?要知道掌门收录门徒,引为羽翼,花费代价非小,自然要求最大的利益。故而,凡签订至诚级的修士,宛若掌门私军,入门第一件事,便是交出须弥戒,由掌门点验,以后每次大战战后,皆要交与掌门点验,且掌门有权力随时点验修士须弥戒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苛刻,真有人答应。”

    许易简直难以想象,换做是他,宁愿接受分出心魂,也绝不会同意将须弥戒交予人定期检验。

    若真如此,即便真有机缘,还不是为掌门所得,此生修行,还有何望?

    葛袍老者哈哈一笑,伸手瞧前方汹涌的人潮一指,“朝那处看,还有人生怕抢不上槽呢。”

    瞧见许易眉目依旧朦胧,掂掂手中的晶币,又道,“还不明白么,你老兄可能没经历过连一枚晶币都要省着花的日子,可此辈大有人在。即便不入宗门,不签订至诚级,谁能保证这些人最终都能在修行的路上,越走越远。听着签订至诚级的条件,有些苛刻,实则却是心头打底了,关键是看个人如何理解。若是能成为府中蔡神佛蔡先生那等阴尊级的至诚级,又有多少人会愿意拿命去挣呢?”

    非是许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,而是实在无法代入进最底层修士的想法,好在葛袍老者说透了,他便也明悟了,又指着眼前的热闹问,“这灵剑门是哪一家,怎的如此大的排场,引得诸位道友蜂拥而至。”

    葛袍老者心脏一阵抽筋,视线偏转到那袋晶币上,沉甸甸的感觉传到心头,才又好受许多。(未完待续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17-01-02 08:09: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