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八十八章 碰撞

第八十八章 碰撞

    冯公子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,说罢,冲西侧人群一招手,“童主事,你来说说,冯某说的可是有理。”

    人群之中一位红袍老者,冲冯公子尴尬一抱拳,只好越众而出,正是先前在高台和许易兑换的红袍老者。

    他虽是衙前派驻此片招募区,主持局面的主事之人,实则在府中位份低微,远远比不过冯庭术这种渐要入了流品的大吏。

    此刻,冯公子当堂质问,他便是再欣赏许易,却不能落了冯公子的面子,只好冲冯公子一躬身,“冯掌门说的是,某还有公务,便不奉陪了。”说罢,顶着一张胀得通红的老脸,隐入人群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红袍老者虽去,可他轻飘飘的一句“冯掌门说的是”,便等若替此次事件定了性,谁叫此人是公中人,有主持此间各项事宜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还敢犟嘴?”

    柳公子冷哼说道。

    “却是某错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微微拱手。

    “光说错了,可不够,认错就免罚,哪有这个道理,你既然这般豪富,不如就罚灵石吧,一千枚灵石不算多吧?”

    冯公子微微笑道,眼角寒芒陡射,死死盯住许易,威压放出,誓要压服许易这不开眼的家伙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许易既已服软,根本就不可能再硬起来,乘此机会,赚些花销,也好平复心头狂怒。

    “不多。”

    许易掌中现出一块面值千金的灵牌,朝冯公子抛去。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!”

    冯公子接过,转身去了。

    围观众人,顿时如波涛一般,朝两边分开,无不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柳少爷得意洋洋随后跟行,传音道,“好一头肥羊,一千灵石,却连忍都不打,倒是要少了,这肥羊我记下了,回头柳某人也非得寻他打打牙祭不可。”

    冯公子传音道,“这人能屈能伸倒是个人物,嘿嘿,只是到了这仙武崖,是龙得盘着,是虎得卧着,本公子心情不好,叫他受着他便得受着。”

    柳少爷哈哈一笑,“是极是极,我倒要看看这小子今番能招得几人。”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整场招募会走到了尾声,许易依旧一人未曾招得。

    经历了和冯公子的那一出,他的名声在众应募修士中,算是臭到底了。

    如此没底气,没担当,便是卖身,谁敢卖与他。

    许易倒是颇有自知之明,根本不曾再高张旗帜,盘膝坐了,闭目养神,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倒是有那凝液小辈,贪慕他给灵石爽快,来骚扰了几波,皆被他不言不语地冷漠神功,给打发了,换来数阵讥讽。

    忽的,一道悠扬钟声飘来,便听一道恢宏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却是要三十位新晋掌门,尽数聚集于丙区高台,挑选山门。

    恢宏声音才落,一位黄面青年,自许易身侧抹过,白衫飘飘,转瞬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半柱香后,三十名新晋掌门,尽数在高台聚齐,按照早排好的蒲团,各自落在。

    童主事再度现身,却换了一身白衣,颇有几分飘然出尘,“诸位都是我淮西府中有数后进,新晋俊杰,此次分派山门,本着自愿自取的原则,诸位便好好珍惜机会吧。”

    话罢,童主事掌中多出个玉石,掌力暗吐,玉石莹莹放开,空中光幕一荡,一派虚拟的山河地理图,投射在虚空中。

    山山水水,极是逼真,三十个红色的小峰,错落有致的分落四处,显然,这些红色山峰,便是山门位置所在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每个小山峰顶上,皆标着数字,从五百起,到五千不等。

    童主事话罢,众人皆取出武令,催动操控法诀,武令登时射出一道红芒,顿时,三十道红芒,皆朝山河地理图投射而去。

    诡异的一幕发生了,绝大多数红芒,精准地找到了红色小峰,毫不杂乱,唯有两道红芒纠缠一处。

    之所以出现此种状况,自然不是场间诸人皆是守礼君子,而是都在认取武令之际,受了儒装中年的敲打,给那些有背景的公子们让路。

    一众修士皆在淮西府生存多年,最是知晓那些大人物的能量,也最是现实,虽背地里辱骂不绝,真到了关键当口,却无人敢犯禁。

    而一种有背景的公子们,背地里更是早沟通,分配好了,何人选取哪座山门,早瓜分明白,自然更不会出现乱象。

    霎时间,红芒闪动,瞬间消弭,二十八道山门的禁制,分别被二十八块武令认取。

    唯独,两道红芒在虚空中交织,皆指向了东四的那座山门。

    但见那座山门在场间位置最高,襟江带河,形胜非常,光看地理,的确是极佳的山门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冯公子大怒,长身而起,瞪着童主事道,“还不收了山河图!”

    童主事一惊,掌力撤开,虚空中的山河地理图,顿时归于无形。

    “鼠辈,本掌门看你是找死!”

    冯公子阴冷的盯着一位面目硬挺的青衣青年,眸子中的怨毒,几要化成毒蛇的信子,直直射来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出手的正是许易。

    若无先前一遭,他本不打算争夺山门,可有了那一遭,自然必须有这一遭。

    “敢问冯掌门,某哪里又错了?”

    许易问道,双眸之间,满是认真。

    冯公子大怒,“不识抬举的东西,活得不耐烦了,该做什么,不该做什么,真要本公子敲开你的脑子来告诉你么?”

    许易冲童主事抱抱拳,“童主事,此事某可有错漏,某可是按你的明示行事,还是说那处山门,就只能冯掌门认取?”

    童主事心中后悔至极。

    原来,三十位新晋掌门齐聚此处,分取山门,根本不是巧合,奈何童主事费心运作的结果。

    而始作俑者正是许易,彼时,许易静坐,却没停止活动,暗中传音童主事,要其代为玉成此事。

    童主事原本不耐烦参与,除了猜不透许易目的外,更不愿蹚浑水,岂料,许易给出的报酬,他实在无法拒绝,便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可他怎么也没想到,先前还绵软无比的许掌门,这回竟是如此的狂荡,直挺挺地和冯公子撞在了一处。(未完待续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17-01-03 06:07:4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