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八十九章 得罪冯爷爷的下场

第八十九章 得罪冯爷爷的下场

    “童主事,某可有错漏?”

    许易再度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,童主事却是心头再不爽,却也不好睁眼说瞎话,努力咽了咽唾沫,“自是,只是冷阳峰腾贵,世事纷杂,许掌门要三思而行。”

    “三思而行”却是重重咬了音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既然,某便认准了这冷阳峰,贵些便贵些吧。”

    原来,适才光幕地图上标注的价格,便是每座山峰的承揽价。

    之所以产生从五百到五千的跨度,在许易看来,多半是以山峰处的聚灵阵功效为凭据。

    他灵石暂时还足够充裕,原也用不着挑拣极好的聚灵阵,而他费尽心机,让童主事折腾出了这么大场面,本也不是为了聚灵阵。

    姓冯的彻底惹毛他了,混世魔王发了邪气!

    冯公子气得头发都竖起来,他怎么也没想到先前还如烂泥巴一样的家伙,转瞬就硬气了起来,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!

    “小子,你可想好了,若真要与冯某争,惨痛的代价,我怕你负担不起!”

    冯公子收了满面的怒气,一张脸阴沉得似要滴下水来。

    许易却根本不理他,冲童主事道,“尊驾也没必要为难,我与冯掌门公平竞争,价高者得便是!”

    童主事正要搭腔,冯公子冷笑道,“价高得者,你想得挺美,仗着有些财货,便想乱我淮西府的规矩?”

    许易冷道,“不知又有何规矩,先前,童主事不是说的明白,此间山门,自愿自取么,不知冯掌门又要编纂出什么规矩。”

    童主事哭笑不得,“自愿自取”的话,的确是他说的,可天下哪有这般容易的规矩,不过是各位大人物背地里都运作好了,来此走个过场,他懒得废话,便说了“自愿自取”,没成想,就出了如今的意外。

    可说出去的话,却是不能说收就收回的。

    冯公子怨恨地瞥了眼童主事,“自愿自取不假,可出现两强相争,却是要凭本事争胜的。我淮西府尊崇强者,自是以强论胜,你想要我也想要,便凭本事来取。”

    看许易出手的豪气,冯公子真担心拼钱财拼不过此人,更何况,他也舍不得掏出这天价财货,去争一个山门。

    可要他退步,那是万万不能,说出去,非被圈子中的公子少爷们笑掉大爷不可。

    不比钱,就比手上的本事,趁机做翻了这不开眼的蠢货,既能扬威,又能收取一笔不菲资材,却是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“童主事,不是价高者得么?”

    许易茫然问到。

    “什么价高者得,我淮西府从来就是重人不重利,你说呢,童主事!”

    柳少爷冷声道。

    柳少爷此话一出,无数心中齐齐作呕,淮西府若不重利,天下还有重利的府衙么?

    谁不知才入手的山门,较上一届又涨了两成!

    童主事满头大汗,口中含糊不清地道,“自然,自然……”

    冯公子得意一笑,冷冷盯着许易道,“怎么,想退出?可以,先给本掌门跪下认错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还真怕许易趁势退出,若是如此,他敛财的计划便失败了,故而出言,堵死许易退路。

    许易眉目骤冷,“冯掌门以为必胜?刀剑无眼,若是死在许某手中,许某可负不起这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想找台阶?哪这么容易!”

    冯公子心头冷笑,朗声道,“你若是怕了,便明说,某还是那句话,给本掌门跪下磕三个响头,此事便算了了。”

    冯公子话音方落,在柳少爷的传音示意下,场间顿时鼓噪起来。

    “推三阻四,浑没半点胆量,算什么修士!”

    “与此辈为伍,是我等之耻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胆怯,当什么掌门,还不赶紧回去,服几包定惊散,用被子包了头,好生发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满面悲愤,指着冯公子道,“你定是要斗!敢签生死状么?”

    冯公子大喜,只道许易被逼得狗急跳墙了,“事已至此,还找什么台阶,童主事,这生死状,便由你来拟定。”

    童主事面色如土,深悔要收那十枚灵石,不然岂有现在的为难。

    “童主事,你怕什么,一切自有我们兄弟担着,再说,比斗争胜,府中也不禁止,你为难什么。”

    柳少爷冷笑说道,当即,取出一卷软绸,拍到童主事手中。

    得了保证,童主事终于好了不少,哆嗦着取出笔墨,一挥而就,被柳少爷劈手夺过,递到冯公子身前。

    冯公子看也不看,摄过墨笔,签上大名,随手将笔和生死状,朝许易递来。

    许易接过,犹豫半晌,场间又是一番鼓噪,他脸色涨红,一咬牙,抓过墨笔,在生死状上落下名字。

    顿时,众人腾空而上,空出整个纵横超过百丈的高台。

    冯公子睹见许易面上的慌乱,气势更盛,一把墨色长剑,悄然现在掌中,青色法纹盘旋剑身,长剑划天,纵声啸道,“鼠辈,今日便叫你知道,得罪你冯爷爷是什么下场,某这柄墨工剑,自锻成以来,连屠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啪嗒一声,长剑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自他头顶冒出,瞬间朝一个黑瓶投去。

    许易收了黑瓶,捏碎一块止杀牌,干净利落地摘走须弥戒,一颗化尸丹弹出,转瞬,英挺傲慢的冯公子化作一团黄水,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说来话长,一切皆在电光石火中完成。

    直到冯公子化作的那滩黄水,散发的臭味,刺得鼻翼发疼,众人才从巨大的震撼中,醒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疯了,你可知道他是谁,你怎么敢……”

    柳少爷完全凌乱了,双手乱舞,口中喷出大片涎水,他怎么也无法接受向来英明神武的死党冯二少就这般悄无声息地,被一介蝼蚁灭杀了。

    抛却这蝼蚁隐藏实力不去说,可这蝼蚁怎么敢有这么大的胆子,真当那生死状是给冯二少签的么?

    “这位道友对许某也有意见,若也看中了冷阳峰,可下场一试。”

    许易身形一晃,踏空而行,人已到了柳少爷近前。(未完待续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17-01-03 08:04: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