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九十章 参见掌门

第九十章 参见掌门

    柳少爷“呀”的一声,逃了个没影,直到许易奔到近前,那种恐怖的压迫感,激得他后脊梁骨发寒,他才彻底意识到眼前立着的哪里是什么蝼蚁,分明就是择人而噬的盖世妖魔。

    柳少爷遁走,许易落下高台,行到目瞪口呆的童主事身侧,“还请阁下开放山河图,某要认取冷阳峰。”

    童主事唬得连退数步,鼓胀着眼泡子,盯着许易,久久作声不得。

    此刻,童主事已然悔青了肠子,早知如此,他作甚为了十枚灵石,折腾出这般局面。

    可彼时,他想破脑袋,也绝不知晓这看似窝囊的家伙,竟是如此的狠辣,且不计后果,不怒则已,一怒杀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,童主事还有疑议?”

    许易含笑问道。

    他哪里是不计后果,不计后果,早在冯公子扯破他招兵旗的当口,他便翻脸杀人了。

    折腾这许多,无非是为了那张生死状,叫冯公子的后台不能当即发作。

    至于得罪冯公子后台的后果,却是他无法预计,也无须预计的。

    忍无可忍,无须再忍,他便是退到头,又能如何,坏了名头,招不到人,纵使得了武令,又有何用,不过是整个淮西府新添一笑柄。

    冯公子作死,他送上一程便是,只是害他浪费了一张珍贵的迅身符。

    原来,许易灭杀冯公子的过程,迅捷简单到了极致,冯公子正亮着宝剑,许易催动了迅身符,手握珊瑚角,一个冲击,便精准地将珊瑚角贯入了冯公子的胸膛。

    此法杀人,他早在沙汰谷中,练得纯属无比。

    相比繁复的战技,威力奇大的罡煞,许易此招,虽简单到了极点,却是将“天下神功,无坚不破,唯快不破”的道理,发挥了极致。

    迅身符唯快,珊瑚角唯坚,有此二者,感魂之境,他已足以横扫,何必浪费精力,去研究繁复的功法。

    许易话罢,童主事应也不是,不应也不是,尴尬立在原处。

    他若让许易从容兑取冷阳峰,届时,冯都使寻过来,必定没他好果子,可不让许易认取,却又不合情理,生死状还在许易手中呢。

    童主事心乱如麻,思来想去,在不合情理和不好的果子中,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不合情理。

    “童主事以为某将如何在此区进行认取山河图之事说出去,会有什么后果。”

    许易冷笑传出音道。

    童主事浑身打个寒颤,几要摔倒。

    若许易真将此事说出去,他便是黄泥巴落进裤中,冯庭术会听他解释?

    立时便成了和许易共同谋算冯公子的帮凶!

    念头一清,童主事转瞬取出山河图,再度催动掌力,莹莹光幕再度凌空显现,许易取出武令,催动法诀,成功认取了冷阳峰。

    “自去金吉阁缴纳灵石,散了散了,都散了!”

    童主事鼻子不是鼻子,脸不是脸的发作一通,架起机关鸟先遁走了。

    其余一众掌门如避瘟疫一般,也急急飞腾而去,独独留下许易立在高台上,卓然如仙。

    “可有人愿加入我天下第一门的!”

    许易对着台下还未退散的千余修士,朗声喊道。

    天下第一门,便是他想好的山门名称,既已亮剑,既已高调,索性便高调到极致好了。

    而他之所以要童主事运作在此处分派山门,便是早早打定主意要在此处结果了冯公子,选择此处的根源,还是为了台下的小两千观众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都为了招人。

    许易喝声落定,足足过了半盏茶的功夫,终于有一人飘然上台。

    却是个形容落拓的青年,三十出头年纪,眉目舒朗,衣衫破旧,“一月十枚灵石,可还作数。”话罢,气血一鼓,感魂中期修为顿时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“自然作数!”

    许易心下着实松了口气,大手一挥,一个面值一百的晶牌,和二十枚灵石,落入落拓青年掌中,“先付你一年的报酬!”

    千金市马骨,许易太知晓在他展现了本事后,依旧热度不足,无非是众人皆担心冯公子背后那人的报复,不愿加入天下第一门,跟着遭殃。

    好容易有人来了,他岂能不抓住机会。

    晶牌,灵石方才入手,落拓青年陡然落下泪来,仰天祷告,似在通语亡人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收起灵石,冲许易单膝跪倒,将须弥戒托在掌中,“在下赵无量见过掌门!”似要请许易检验。

    许易摆摆手,“此事稍后再说。”说罢,取出武令,托在掌中。

    赵无量面现决绝,但见一道灰色的雾气,自赵无量头顶腾起,直直朝武令投来,瞬间消弭无踪,赵无量浑身大汗淋漓,面现痛苦之色,委顿余地。

    许易抛过一瓶清神丹,“好生调息!”

    赵无量拜谢,服下丹药,就地打坐调息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连十数道身影,腾上高台。

    许易笑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许易最后一个到达金吉阁,缴纳了五千枚灵石的山门金后,理账的青袍老者扫了眼纸上许易录下的“天下第一门”,诧异地抬起头,盯着许易道,“可想好了?”

    显然,青袍老者觉得眼前的青衣小子在玩火,见过张狂的,没见过张狂成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,还请尊驾录入!”

    许易岂是反复之人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许易自窗口取得了武令,“天下第一门”五字,镌刻正中,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“天下第一门,好大的口气,难怪难怪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身材胸阔的大汉,忽的行到百丈外的大门处,自言自语了一句,调头离开。

    负责理账的青袍老者才站起身来,正待抱拳行礼,胸阔大汉已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许易眉心一跳,笑道,“敢问阁下,适才那位可是府中大员!”

    “计户司的冯都使,你都不认得,那是马上就要转入一星的大吏,成为入品的人物,获得圣庭名爵,何等显赫!”

    青袍老者望着冯都使消失的身影,眉眼之中露出无比的神往,再回过神时,许易早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辞出金吉阁,许易服下隐体丹,架起机关鸟,腾空而起,径直朝东南飞去,冷阳峰正坐落在那处。(未完待续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17-01-04 08:09: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