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九十四章 分派

第九十四章 分派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许易大吃一惊,“他们今天才到?还不请他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老蔡胀红了脸,支吾半晌,许易才明白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原来,自他接掌武令,冷阳峰的禁制被此块武令重新更改,老蔡掌中原有能开启护阵的副令,根本无法开门。

    先前,老蔡走得匆忙,忘了交代此节。

    弄清缘由,许易赶忙将武令取出,在老蔡掌中的副令重合一下,再度分开,便完成了禁制开放。

    老蔡匆匆外出,不多时,十名感魂强者,便来到了许易身前,跪拜行礼。

    许易才要问诸人怎生来得如此缓慢之际,陡然想起一事,他走得太急,根本没有赐予诸人机关鸟,而这帮人又太穷,虽得了他提前支付的一年的薪资,却又哪里舍得购入机关鸟。

    如此万水千山,许易用了三个时辰,这帮人,便用了十余天,才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想通此节,许易心中略有歉意,当即取出十架剩余里程都还有万余的机关鸟分赐诸人。

    他须弥戒中的机关鸟极多,沙汰谷之战,众多财货,他都兑成了灵石,唯有机关鸟这最常用的消耗品,被他截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无功而得赐,属下愧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当初最先登台拜入许易门下的落拓青年赵无量,拜倒余地,躬身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亦从震撼中醒悟过来,拜倒余地,口称不敢。

    尽管早对这位年轻掌门的富有,豪爽,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,众人依旧被许易折腾出的这一幕,震得外焦里嫩。

    一架能乘万里之遥的机关鸟,价值至少十枚灵石。

    抵得上他们一个月的薪俸,就这般轻易赐予了?

    “拿着吧,都是自家人,犯不着讲这许多虚礼,便当是本掌门的第一个命令。”

    许易对手下人一贯极好,这十人虽说相交不深,可到底签订了有心魂约束在,都是他信得过之人,他又怎会小气。

    许易都抬出掌门之令了,众人只好顺水推舟收下。

    “老蔡,先带诸位同门熟悉熟悉山门,将副令各发一块,晚餐便在明堂举办,算作第一餐团圆饭。”

    许易下达了成令。

    的确,他得好生想想,到底要安排这几位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他千多枚灵石花出去了,绝对不是闲来无事,玩什么壮大山门的游戏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还是想扩大势力,有人可用,不至于事事躬亲,空耗心力。

    亥时三刻,一餐丰盛却略显沉闷的晚餐吃过,杂役们撤走了餐案,许易高踞虎尊座,朗声道,“今日诸位既入吾门,便是我天下第一门的人,本掌门行事,就一句话:有功必赏,有过必罚!话敞开说,尔等投奔于本掌门,为的是什么,本掌门也清楚,尔等放心,但凡尔等尽心尽力,修炼资源某必源源奉上。现下,本掌门有一件事,尔等且去速办,若得功成,必有重赏……”

    在许易赐下十枚传音球后,转瞬,明堂之中,十位感魂强者尽数散尽。

    原来,许易颁下的任务,正是要诸人代为搜寻火灵石的消息,只要消息确准,便有灵石之赏。

    尽管,目下许易距离试练火符,依旧还有遥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可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,他向来最擅长打提前量。

    现下,他须弥戒中虽有两枚火系灵石,可长达十余次的试练消耗,两枚火灵石,只怕远不足足够。

    故而,搜集火系灵石,却是他目下的当务之急,与其他费力四处张罗,眼前的十余位门下,便是最得力的帮手。

    广泛撒网,重点捞鱼,必定能有收获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之所以能毫无疑虑地将众人尽皆驱逐出外,最主要的原因,还是因为归属他的城池尚未被府中划拨下来,养着这十人,暂时也无法大用。

    将众人分派走,许易又想起一事,开启了传音球,却是发给方掌事的。

    临别之际,他和方掌事有过约定,待他事定,便接引方掌事离开天下会。

    不过,许易此刻的传讯,除了完成承诺外,便是要方掌事代为筹谋一些火系符纸,量越大越好。

    毕竟,他要试验那十几种可能,不可能在试炼符上完成,必须要真刀真枪,如此一来,对火系灵石和火系符纸的消耗便大了。

    目下,他连一张火系符纸也无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不担心,当初在天下会,他便见过火系符纸上拍,起拍价一张百枚灵石,价格虽算得上昂贵,却足以说明并未到稀世难求的地步。

    不过半柱香,方掌事的消息传来,许易好似挨了当头一棒。

    “狗屁天下会,竟敢如此行事!”

    许易怒道。

    原来,据方掌事所言,天下会根本就没有火系符纸,也没有雷系符纸,之所以上拍,不过是走过场,无非是想借此机会,吸引不知内情的人物,表露符师的身份,实则,参拍众人,大都知晓内情。

    许易仔细回忆,当日拍卖火,雷两系符纸时,似乎只露出一个纸封,根本没露出真正的符纸。

    满心希望,至此破灭,许易心头狂怒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方掌事道,“前辈息怒,息怒,其实不只是天下会这般做,整个淮西府的商会,都是这般,几乎成了大家共同遵守的暗规则。实在是符师难寻,便当撞大运了,撞上一个是一个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如此说来,火系符纸,竟比火系灵石还难寻。”

    方掌事道,“话也不能这般说,机遇吧,只能说火系符纸本身难求,而火系符纸又不似火系灵石还能用于火系法器,适用性极低,稀有性自然更高,我这厢努力打探,一旦有消息,马上传讯与前辈,其实,算了,还是保险为上。”

    此刻,方掌事虽还未离开天下会,心头已将自己看作许易这头的了。

    “别说半截话,其实什么,老方,你我之间,还需如此?”

    许易正头疼无比,抱着根稻草,便能当救命,此刻,听着话缝,自不肯干休。

    方掌事支吾半晌,许易连声催促,他一咬牙道,“前辈若想得火系灵石,火系符纸,说来非是难事,只需前辈展现绘制火系符术的手段,此两般物什,真就难求么?只是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17-01-05 06:11: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