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九十六章 星吏

第九十六章 星吏

    方掌事接道,“而整个淮西府的官吏,分为官和吏两部分,称得上官的,也只有府主和九大长老,外加三司一卫的正印主官,分别是六星到四星的星使。而所谓五转十五阶,乃是满三一转,三转以下为吏,以上为官。”

    “一星到三星的吏员,称为星吏,分别是副司使,副卫使,以及三司一卫辖下的各大权力分支的首脑。这些人虽只是星使,却也是权倾一方的大人物,淮西府权力场有这么一句话:沾星即为贵,其下皆灰灰。”

    “星吏以下,还有大吏,便是各分支的正副手,比如这冯庭术,虽为积年都使,未晋升星吏前,便为大吏,晋升之后,虽还领此职,却成了星吏。重要的不在于职务,而在于是否沾星。”

    听到此处,许易便明了了,那位宋大使想必便是不沾星的,即便如此,其展现的威权,已让许易极是羡慕,这冯庭术沾了星,又该是何等嚣张气焰。

    顿时,他心底对那颗“星”生出了强烈的向往。

    便听他道,“按你的意思,要想成为星使,便要成为大吏,要想成为大吏,先得成为吏员?如此才能步步靠近淮西府的权力中心?进而获取更丰富的修炼资源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!”

    方掌事很满意许易的上道,对打消许易狂悖的念头,又多了几分底气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可这些吏员,又是从何处来的,某听说各大门派的修士,皆有成为吏员的可能?莫非府中吏员,皆是从各大门派而来。”

    方掌事懂啊,“东主只说对了一半,还有一半吏员的组成,却是来自于各大星官,星吏的层层恩荫,淮西府最出名的,便是那位新丧的掌纪司观风副使宋应星,其人便是靠着伺候成为星吏的恩主,而得为小吏,一步步逢迎巴结,最终成为观风副使,距离星吏也不过差些积年积功,若教其成为一代星吏,便是我淮西府中吏员的一代传奇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那位冯庭术,同样是走得恩荫的路子,又听闻此人善会为吏,深得上官赏识,硬是靠着积累年限,积累功劳,成为星吏,也是淮西府数百星吏的显著代表之一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恩荫何其难,那是天生的贵种,当今之世,还是贫贱英雄居多,比方收留某的冷阳峰新任掌门,若其要成为星吏,须得经过那些磨练。”

    方掌事道,“若说这冷阳峰的新任掌门,想成为星吏,可谓难如登天。首先,他要成功带领冷阳峰阖门,经过五次武禁试练,才能成为二级门派,成为二级门派掌门,在立下功劳,便有可能成为分掌最基层权力分支的副官,机缘再好,成为主官也不一定。若是其再带领门派为淮西府征战,履立战功,或可积功成为三级门派,一旦越升为三级门派的掌门,便有机会成为府中大吏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譬如此次闹出大动静的天一道,其掌门便在虎牙卫,兼领职司,威风赫赫,可谓府中有数大吏。而一旦成为府中大吏,再累积功勋,便才有机会成为星使,一步步行来,艰辛无比,其中辛苦,非常人所能想象。比之恩荫一途,更来得艰辛,不过此路乃是正道,越到高层,恩荫出身,越容易成为污点。……”

    方掌事歇口气,端起茶盏,满饮一通。

    许易却听得一颗心直沉入底,若真如此,那得熬去多少年,光是从一级门派升到二级门派,走正规渠道,都得非去十数年,更不提二级到三级,还有府中为吏的多年堪磨,若真如此,前途岂非尽数被堵死了。

    “不对,凡事皆有例外!”

    念头一定,便听他道,“这些年就淮西府,便未出过草莽英雄,在淮西权力场写下过传奇史。”

    方掌事道,“自是有的,譬如我淮西府的第九长老秦长老,年不过四旬,由一级门派而至五星长老,也不过花费了十三载,可谓我淮西府数百年权力史上第一传奇人物。”

    方掌事此话一出,许易听得几要跃起,他不怕道路艰难,只怕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他这一路行来,处处遭灾,步步遇难,正是行得迭起险峰,又岂会畏难,“不知这位秦长老,又是如何际遇。”

    方掌事道,“这位秦长老自成为一派掌门后,便疯狂领受府中任务,短短两年功夫,便完成了奇绝险绝的任务三件,累积积下三万功勋分,成就三级掌门,跨越无数峰巅,其后,因缘际会,各种奇遇,才成就了这段传奇。”

    许易听得热血沸腾,“两年便成为三级掌门,这是怎么做到的,难道武禁试练,可以跨越么?”

    方掌事道,“前辈有所不知,所谓门派,其实是各大强者的私人势力,就好比修士掌中的一刀一剑,自然是刀剑随人走,门派亦是如此,皆是随着掌门地位的升级而升级,而非是掌门随着门派的走向而走向。一旦掌门的地位有所跨越,随之而来的便是府中对掌门的禁制放松,权力,资源有所倾斜,升级门派,不过是一瞬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许易越发满意,不就是搏命么,这一路经历多少生死,他早就看淡了生死。

    为求超脱,为求再无愧那些深愧之人,许易没什么舍不下的。

    方掌事还待再说,许易摆摆手,“老方,你先去,等我消息,也许要你帮忙准备些物件。”

    说着,许易抛过一枚传音球,此物腾贵,又是一次性的消耗品,他却要替方掌事提前备下。

    方掌事大急,他说了一车话,都在解答许易的疑问,关键点,尤其是渲染星吏冯庭术可怕的话,还未曾出口呢。

    “老蔡送客!”

    许易高呼一声,身化流光,朝明堂腾去。

    方掌事何等样人,许易摆出这番态度,后续的话,他也知晓自不用说。

    心下翻转片刻,方掌事倒也放下心来,冯星吏可怕不假,可这位前辈乃是传说中的符师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