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九十七章 纹成

第九十七章 纹成

    这二位一势强,一力强,便真有了深仇大恨,谁做翻谁,还不一定。

    方掌事去了,许易又开启了闭关生涯。

    眼下,提升实力,研究初阶火系符纹,乃是他的第一要务。

    好在此二者,能够得兼。

    又是十余日过去了,许易再度打开了洞府,身形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这还是足足昏睡了三日的结果,即便如此,他的阴魂依旧疲惫至极。

    他终于意识到依靠睡眠,对阴魂的恢复,也不是始终高效的。

    频繁长期的熬磨阴魂,有些类似过度的锻炼身体,终于熬出了劳损。

    好在这劳损不重,许易阅读过许多修士的心得笔记,倒在其中见到过此种情形。

    笔记中言道,只须好生休息,放飞心神,日久自愈。

    由是,他并不担心,相反,这十余日辛苦,换回了无量的回报。

    三十枚一阶基础符纹,他已尽数弄通,与此同时,阴魂小人儿眉心处的一缕几不可察的红纹,终于明显了些。

    当然,付出的代价也是奇大,将近四千枚灵石,化作了飞灰。

    这还是亏得伴随着符纹的理解的加深,对后续符纹的炼制,起到了辅助性帮助,否则消耗的灵石还将更多。

    四千枚灵石的消耗,看似不多,可随之而来的,符术推演,要消耗的灵石,必定是四千枚打着跟头往上涨。

    毕竟,绘制一枚符纹,和绘制无数道符纹的消耗,不可能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聚灵阵中五枚灵石,消耗的速度,必定会飞速上涨。

    以许易目下的资材,根本不可能支撑得起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仅剩的两万余灵石,有一万是铁定要支付出去,只待城池的分配落实。

    剩下的万余,若是派出的赵无量等人传回消息,说有火系灵石能够兑换,那么这万余灵石,说穿了,也不过勉强值得三四枚火系灵石。

    谁叫最后的测试,必定要真刀真枪,真真切切的消耗火系灵石。

    想想,都令许易头痛。

    “罢了,船到桥头自然直,真等天塌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许易甩甩头,将满心烦恼抛开。

    叫了老宋,备了一页扁舟,数坛美酒,无数美味佳肴,解舟顺着山峰上的蜿蜒溪流,缓缓而下。

    一路草木葱茏,灵兽隐现,就着美酒美食,游荡于碧波之间,将心灵释放于云端,整个心彻底空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般悠悠半日,小舟顺流飘到峰底,入得一汪无边莲池,红花绿叶,接天成阵,小舟直入其间,到得当心,便自停下,隐在荷花莲叶之间,身下鱼戏蛙鸣,舟上清香弥漫,柔波轻轻推着小舟,隐在无边绿意下,许易再度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这一睡,不知多久,漫天星辉,洒落无边莲叶,星星点点透过层层玉盖,涂抹于许易鼻翼之际,他攸地睁开眼来。

    双眸平和,化质内藏,整个人舒展到了极点,内视阴魂小人儿,眉心处的红线,又深刻了许多,三瓣命魂红莲的左瓣,将近完成了一成。

    许易将感知外放,一寸寸延伸,直直扩展到两百三十余丈,方才止歇,感知半径,较之初至感魂,竟提升了一成还多。

    据许易所知,此界感魂中期的强者,不提感知深刻与否,只说感知半径,普遍都在百丈左右。

    他如今的感知半径,却是超过了一倍有余。

    他正感慨间,耳边隐隐约约传来呼喊声,听声却是在唤“掌门”。

    许易腾空而去,煞气放出,身如电飚,转瞬到得近前,却是名青衣小厮。

    见得许易,那小厮激动得扑倒在地,哆嗦半晌,才将原由说清。

    却是府中有使节至此,却不见他踪影,武令又被他藏在须弥戒中,无法反应,故而,老蔡发动一干杂役,满山寻他。

    弄清缘由,许易腾空而去,到得明堂,见到的是却是儒装中年,形容依旧邋遢,却没了酒意,显得锋锐了不少。

    见得他来,儒装中年二话不说,伸出手来,“灵石灵石,二十,不,少于三十免谈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虽弄不清因果,却知其来必有事由,当下,毫不犹疑地掏出三十枚灵石,抛入儒装中年手中。

    就凭儒装中年能接触到淮西府中的消息,以及其人在淮西府中衙门多年,积累的人脉,渠道,许易都会倾力结交下此人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痛快!”

    儒装中年将灵石收入须弥戒中,一脸肃穆地道,“你还别觉得是某狮子大开口,今番为了你的事,我可是舍了好大人情和灵石,才寻得机会,脱出仙武崖,又废了数千里里程的机关鸟,回去又是数千里,林林总总,你觉得三十枚灵石多么?”

    “不多!”

    许易当即又拍过十枚灵石,“尊驾这回该说又为某办了何等好事了吧。”

    儒装中年瞪大眼睛,死死黏在他身上,围着他周身绕行一圈,忽道,“某该说你是无知呢,还是无畏,你总不会不知道你那天杀掉的冯公子,到底是谁的人吧?”

    “他叔叔冯庭术,计户司第三都都使,新晋的星吏!”

    许易干脆利落地说道。

    儒装中年怔了怔,指着许易道,“某现在真不知道该说你是聪明人,还是蠢人,你既然知道冯庭术这般了得,竟还敢下此狠手,是嫌自己活得太痛快么?”

    “往事何须再提,提也无用,尊驾前来,必有教我。”

    许易的确没兴趣听废话,事已至此,后悔何用,更何况,他丝毫悔意也无,当彼之时,便是姓冯的是天王老子的儿子,他也屠定了。

    儒装中年叹息一声,“罢了,你是聪明人,某也就不废话了,某不惜血本,抢了布信使的差,不惜耗费机关鸟,仓促来此,给你传讯,就是为你赢得点滴的准备时间,你听好了,两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其一,城池的分配,已经下来了,分给你天下第一门的是临冬城,城池惨到什么地步,某就不细说了,只和你说一点,你那一万灵石注定是打了水漂了,这便是你得罪掌握权力之人的下场,看你的表情,似乎早有预料。好吧,说第二件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