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九十九章 致命任务

第九十九章 致命任务

    许易渐渐不耐烦了,冷笑道,“二位表演的这般卖力,是否要某将冯都使请来,噢,现在该叫冯星吏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满场众人尽皆回过味来,暗骂姓巩的,姓贾的奸猾,多好的机会,怎么就让这俩油子抢了先手。

    虬须中年面不改色,冷笑道,“何须冯星吏,便是巩某出手,便叫你血溅五步。”

    许易彻底无语了,他完全看明白了,这虬须中年,分明是将他许某人作了刷声望,拍马屁的道具。

    冲天的叫嚣,也只应在口上,根本不可能随自己下场。

    而此间小明堂,更无许易动手的余地,若是应声,只会助长此人的嚣张气焰,让其叫嚣更甚。

    索性,闭了六识,全当野狗胡柴。

    虬须中年气绝,准备跟风的众人,更是无语,口中讥讽之声,犹自不绝。

    毕竟,不管怎样,今日之事,迟早会传入冯星吏耳中,有表现和没表现,到底是两般概念。

    又过片刻,一位青衣老者行入院来,朗声道,“尔等好大的胆子,敢在此喧哗,都闲得不耐烦了么?正好,现在便开派发任务,尔等领取了,好早早上路。”

    随即,青衣老者掌中多出一方玉石,一如认取山门时的那块一般,果然玉石被催动,又有莹莹光幕被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光幕之中,一列列巴掌大的漆黑方块,按次序排列着,光幕游走,漆黑方块从“甲”到“任”,总计排满了九面光幕。

    每一屏幕总计十二块漆黑方块,九面光幕,总计便是一百零八块。

    显然,一个漆黑方块,便代表一个任务。

    光幕才现,满场顿时哗然起来。

    “上使,怎是这样,任务怎生被覆盖了,若是如此,叫我等怎么选取么?”

    “不公,大大的不公,这是分明要害死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不服,若上使一意孤行,我等毕聚众上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众皆对这不让看任务内容,而盲目认取的程序,生出了巨大的意见。

    毕竟,谁也不敢保证,自己就不会接到死亡任务。

    未知,恰恰是最大的恐怖。

    青衣老者冷眼看着众人,一言不发,双目如电,哪处声音最大,便朝哪处看去。

    犀利目光威能无穷,看到哪里,哪里的嘈杂立止。

    不多时,满场一片死寂,青衣老者冷哼一声,“看来上峰安排尔等今次出任务,还真是安排对了,你们这些家伙,虽然一只脚踏入了我北境圣庭的权力门槛,可从根子上论,你们这下家伙,根本就不合格,连最简单的听从上峰命令,也不知道么?还要聚众上告,好啊,我欢迎你去上告,我鼓励你去上告,看看到最后,是谁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许易冷眼旁观,一切果如儒装中年通报的那般,一张大网明目张胆地朝他笼罩而来。

    权操人手,在界限内,甚至,偶尔越过界限,人家都可以玩得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许易暗暗叫苦,心下却被激起了无穷斗志,他的性子算不上百折不挠,却是睚眦必报!

    “某知道了!”

    忽的,先前在许易身上狂刷着存在感的虬须中年,惊呼一声,猛地一指许易,“就是你,若非你这混蛋,我等怎会遭遇此劫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尽皆醒悟,看向许易的眼神,立时从冷漠转作了厌恶。

    顿时,喝骂之声,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相比先前的刷存在感,这回却是关乎身家性命,众人尽皆在心头对许易起了强烈的怨恨。

    许易心头冷笑,根本就未生出愤怒,对这帮乌合之众,他是蔑视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这帮人不去怨恨始作俑者,反倒怪起他这同样的受害者,欺软怕硬,可谓无胆无能之极。

    青衣老者明显受了上意,冷眼旁观,并不出言阻止,显然,让许易内外交困,正是某位大人物的目的之一。

    许易浑然无惧,只想着熬过此劫,后账回头再好生补算。

    当下,他取出武令,心念侵入,武令射出一道莹光,朝丁字篇最右下角那枚黑牌射去。

    顿时,黑牌一闪,现于许易掌中,却是以虚化实,化作了一个和在虚空光幕中等大的黑色铁牌,中间镌刻着个古意的“免”字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许易武令之上腾起莹光,却是一段文字,正是任务详解。

    目标:灭杀桃花魔钟子瑜。

    目标人物实力:三年前成就阴尊,目前实力不详。

    目标人物位置:频繁活动于混乱星海,偶尔潜入圣庭境内为恶。

    任务时间:三月为期,逾期,任务自动失败。

    失败惩处:抹去掌门之位,押入有司论罪。

    任务奖励:功勋值一千分。

    光幕闪落,满场针落可闻,许易更是惊呆了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他哪里不知道自己千防万防,还是着了算计,显然,儒装中年多半已投效了冯庭术。

    他倒并未因此狂愤,说穿了,他和儒装中年,不过一面之交,利益为结,此人犯不上为自己得罪冯庭术,也是正理。

    至于落入陷阱,他更没觉得意外,大势在冯庭术掌握,躲的过一次,躲不过十次,百次。

    他惊诧的是,姓冯的处心积虑,竟给他弄出了这般大的场面。

    阴尊强者,要他去灭杀阴尊强者。

    感魂杀阴尊,这是要跨越天堑,摆明了是将他推入死地。

    相比于许易的震惊,虬须中年等人完全就是振恐了,便是打破头颅,他们也绝想不到,在此处竟出现了上千功勋分值的任务,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个境界能够完成的。

    针对这该死的家伙一人还好,倘若其中还隐着这般任务,那是谁撞谁死!

    就在众人振恐莫名之际,许易离开了小明楼,径直朝山门方向寻去。

    到得山门附近,他却不下山门,转而朝不远处的楼宇行去。

    那处,是他进这仙武崖,过的第一关,认取武令的地方,便在那处遭遇的儒服中年。

    许易入内,儒服中年果然在其内,趴在大红台案上,酒葫芦歪倒一侧,浓烈酒气,冲出老远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