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零三章 烈意阴尊

第一百零三章 烈意阴尊

    听得儒装中年的汇报,冯庭术也嗟呀不已,绞尽脑汁,却摸不清门道,只能揣测许易莫不真有什么诡异功法,突破在即,临阵抱抱佛脚,好增加增加成算。

    “罢了,不去管他,他得意闭关,最好闭上三个月,本座倒要看看,他躲得了一时,还能躲得了一世不成?”

    冯庭术挥退了儒装中年。

    许易没在仙武崖待多久,租赁了七日,却只住了五日,便即出洞府。

    这五日时光,他旁的没做,照例是在试炼符上用功。

    虽没有聚灵阵,他却丝毫不缀,却是在研究火符术的那十二种符纹结构。

    相比符纹来,符纹结构的构造虽然简单得多,但其中的机理却意味深长,极是复杂。

    五日功夫,许易连第一道结构的一点皮毛,都不曾摸着。

    他却毫不灰心,所谓日渐日渐,终有积量变为质变的时刻。

    下得仙武崖,便在山脚下遇到了在此等候数个时辰的老蔡。

    原来,许易这几日闭关仙武崖,既不是练什么神功,也不是幻想临时抱佛脚,能求得火系符术上的突破。

    而是用传音球传讯方掌事,让其代为求购一些物品,由其转交给老蔡,再由老蔡送至这仙武崖来。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麻烦,归根结底,他不愿方掌事冒险,毕竟在此界,方掌事从某种意义上就代表着他的根脚。

    见得老蔡,许易收取了须弥戒,道声辛苦,赏赐了两袋晶币,又赐予了一架机关鸟,便让老蔡自去。

    他则腾起机关鸟,像东南方向飙射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启禀掌门,上使,仙武崖方面传来消息,贼人动了。”

    一间明堂内,冯庭术正和一位面目威严的金服中年对弈,一位劲装青年飚进堂来,高声禀告。

    此间并非仙武崖,而是距离仙武崖足有三百里的金芒峰。

    金芒峰在淮西府中,颇有声名,唯因此间盘踞着一尊三级门派,仙羽门。

    堂中和冯庭术相对而坐的金服中年,便是仙羽门门主烈意。

    烈意同样在府中领着公职,乃是计户司第二都都使,更可怖的是,其人乃是老牌阴尊强者,实力远远超过冯庭术。

    好在冯庭术积年积功,旁人都瞧在眼里,知晓他便在这一两年,一准能成就星吏。

    故而,虽为同僚,实力虽远远盖过冯庭术,往日交往,烈意对冯庭术极是敬重。

    而冯庭术同样看重烈意的修为,和背后的门派力量,倾心结交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倒成了铁杆挚友。

    今番,冯庭术要灭杀许易,出动的正是烈意的势力。

    堂堂一个三级大门,要无声无息做掉一个新晋一级门派的小掌门,不管怎么看,胜算都是十成。

    闻得劲装青年禀报,烈意正要落下的棋子,顿时凝在半空,冷声道,“人可曾跟紧了?”

    劲装青年道,“此事尚不知晓,仙武崖方面的报告说,那人不惜机关鸟,向东南向奔驰甚急,只怕跟得住一时,跟不住太久,还有暴露行踪的问题,还请掌门一体示下。”

    冯庭术笑道,“此等小事何须烈兄费心,放心,那贼人跑不了,不过,冯某想生擒那贼人,亲自下手,以慰我那侄儿的在天之灵,不知烈兄可愿奉陪。”

    烈意长身而起,“冯兄这是在骂烈某么,还是冯兄升了星吏,有道是,官升眼界高,瞧不起老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开个玩笑,烈兄着相了!”

    冯庭术大笑。

    烈意依旧怒容满面,“若再这般,休怪烈某认不得你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许易腾出不过百丈,感知内,便传来异样,一处密林中,明显有了异样。

    他腾起机关鸟,依旧朝着原来的方向,只是不断拔高,直到机关鸟的高度极限,居高下望,四野顿开,果然十数架机关鸟,散落各处。

    见得他拔高,那十余架机关鸟也争相拔高。

    许易又怎会给众人反应时间,机关鸟直朝防御最薄弱的一处射去,荡魂钟及时出手,音波荡出,顿时从两架呆若木鸡的机关鸟身侧抹过,如风消失。

    突破包围圈,许易绕个大迂回,依旧向东南向飚进。

    “滴滴……”

    烈意掌中的传音球响了。

    龙舟之上,烈意,冯庭术傲立舟首,闻得声响,烈意放开禁制,待听罢,冷笑道,“还真有些道行,越来越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烈兄不怕跟丢?”

    冯庭术笑道。

    烈意指着冯庭术道,“又来了,果然,冯兄升了星吏,便矫情了起来,谁不知道星吏特权多多,借一只幽鸟对老兄而言,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冯庭术道,“纵有幽鸟,像烈兄这般慢腾腾地,却不知何时能追上那贼子。”

    烈意笑道,“少来拿话顶我,不就是想见识某这架新入手的疾风舟的能耐么,嘿嘿,便叫冯兄开一遭眼,看看这架价值五千灵石,全速催动,需要百枚灵石的神舟,到底能快到何等地步。”

    话至此处,烈意朗声道,“都坐稳了,全速前进。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底舱之中,百枚灵石,被投入一座发光的炉膛之中,顿时,炉膛之中,光芒爆开,整架疾风舟顿时虚化,好似在空中瞬移,穿梭。

    不过是十数息,便到了十里开外。

    许易虽不见冯庭术这边的动向,却知晓冲破了一道包围圈,远不到危险解除。

    冲出数十里,彻底摆脱了追兵,他便驾着机关鸟一个俯冲向下,似要一头扎进密林,才挨着密林,他便又陡然上拔。

    上拔的速度才拉升到极致,他又掉头向下,这回,竟是要朝底下的河流中腾去。

    如是反复,直到第七回俯冲,许易猛地双足踏在机关鸟背上,腾身而起,周身罡煞外放,身飚如电,与此同时,双手叉开,十指射出火罡煞剑,密如暴雨。

    忽的,陡听一声凄厉惨叫,半空中一团血肉爆开,一只血肉模糊的鸟儿坠了下来,头颅炸裂,周身焦黑,却是死得不能再死……

    原来,冲出包围圈,许易心中的警惕始终不曾松懈。(未完待续。)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