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零六章 老秦

第一百零六章 老秦

    许易曾查阅地理,东南向的乌铁城,却是方圆三千里内,唯一拥有五万里之遥大型传送阵的城池。

    天将擦黑之际,许易入了乌铁城,顾不得天色已晚,雇了个路导,一路朝城中最大的传送商家流星阁疾驰。

    花费了足足五百枚灵石,许易站上了最后一班传送阵,半个时辰后,光幕一闪,他出现在了另一传送阵盘上。

    此处,却是黑火城,许易并不离开商家,而是在此处又选择交纳了三十枚灵石,传送到了相邻的白水城。

    那处又是方圆数千里内,拥有五万里之遥传送阵的唯一一处城池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花费了五百枚灵石的许易,再度站上了传送阵盘。

    光幕再落,许易走下阵盘,缴纳了两枚灵石的人头税,许易出了商铺,迎面一道光亮射来,刺得他险些睁不开眼来。

    抬头看去,一座莹莹雪山,迎着骄阳,照得整座城池,莹莹生雪。

    羡春城,北境圣庭无量疆域中,最邻近混乱星海的城池。

    一座喧闹的城池,一座充满无数际遇,和找寻际遇修士的城池。

    才行没多远,许易眼窝一热,但见天空一道道黑线,朝自己头顶没来,他陡然想到一事,赶忙取出一块黑色铁牌,指尖破开一滴鲜血,滴入黑色铁牌,鲜血入内,很快沁入,铁牌陡然发热,瞬间,条条黑线化作烟气,悄然无踪。

    道道黑线,正是一道道怨魂,许易策划的大爆炸,收割了三十余位感魂强者的性命,自然产生了怨魂。

    他敢如此策划,自然有把握不成为黑修士,把握的根源,正是来自那块认取任务时,出现在掌中的黑色铁牌。

    此铁牌唤作“免怨牌”,唯一的功效,便是免除怨魂缠绕。

    正是府中为每位即将出任务之人备下的,毕竟,既是出任务,难免要杀伤,而一旦杀伤过重,大量的怨魂,便需要大量的止杀牌来抵消。

    而超过一定限额,止杀牌便成了天价,出任务之人根本无法负担,府中自也不肯背此黑锅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圣庭便赐下了这免怨牌,专供出任务之人使用,无成为黑修士之忧,但有时效性,超出任务期限,便自归无用。

    入得城中,许易陡然放缓了脚步,自在城中穿行起来,看似漫无目的。

    就在许易在城中漫行之际,远隔十数万里之遥的一座庭院内,一位白衣丽人安坐在艳丽的竹亭中,对着无边花海,怔怔出神。

    若是有外人进得院内,非得震惊得爆掉眼珠不可,那无边花海之中,竟然有秋夜海棠,朱果,炎炎草,等等无数的珍稀宝药。

    本该被外间奉为奇珍的宝药,此刻竟安安静静躺在花圃之***人赏玩。

    “公子,公子,小三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青衣俏婢敛着裙裾,匆匆奔来,远远便喊开了。

    “嚷嚷什么,当心撕烂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白衣丽人怒声道,如玉的脸蛋唯见期盼,哪里见得半点愠怒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总问,人家来报你,你还这样,早知道人家就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青衣俏婢非但不害怕,还敢回嘴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算我的不是,速速拿来。”

    白衣丽人素手伸出,纤纤如玉。

    青衣俏婢行到近前,将一枚影音珠递到白衣丽人手中。

    白衣丽人接过,瞪着青衣俏婢道,“还不走,等着请赏呢!”

    “哼,我问小三,也能知道你鬼鬼祟祟做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青衣俏婢吐了吐舌,扭头跑了个没影。

    白衣丽人却不管她,接过影音珠,催动掌力,影音珠现出个劲装青年形象,冲白衣丽人一拱手,说起话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据小的根据公子所绘的影像调查,此人正是淮西府冷阳峰新近掌门,唤作许易,双十年华……”

    持续近一炷香的介绍,非但将许易如何受辱,如何奋起反击,如何灭杀冯公子,如何被打压接受可怖,乃至到新近才发生的巨爆,都被那劲装青年汇报而来。

    听得许易受辱,白衣丽人纤纤玉手,青筋隐现,听得许易反击,一招秒杀冯公子,白衣丽人痛呼过瘾,待听得许易受打压接受死亡任务,白衣丽人嘴角抿起,听得巨爆之下,白衣丽人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影音珠浮现的光幕落定,白衣丽人思绪如潮,久久不能平复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花径丛中转出一人来,青衫落拓,杂须满面,浑身上下遍布污渍,掌中一把破了不少洞的折扇,摇得呼呼生风,口中吟啸道,“一遇桃花步步哀,平生得意至此回。原以为公子会幡然醒悟,未料越陷越深。果然,情之一物,最是难断,便是圣贤,也无处消解。”

    话至此处,白衣丽人的身份不言自明,正是徐公子。

    她本是女儿身,却喜好男装,平素行事果决爽利,胜于男儿,向来为长辈之骄傲。

    只是未想到,沙汰谷一行,却生出无数波折,连带着她的心绪也被搅乱了。

    徐公子道,“老秦你灌多了猫尿,又开始乱放屁了,你真以为你那两句歪诗,就能批性断命,包打天下么?”

    老秦笑道,“公子何必欺心,云鬓青丝知秋风。”

    徐公子这才发现,自己竟是一身女装,近年来,除非参拜大礼,她从不着女装。

    徐公子霞飞双颊,她自己也不知晓,经历了沙汰谷一遭后,心绪竟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当真应了那句话:来不知何来,去不知何去。

    老秦叹息一声,“桃花劫,当真是桃花劫!当断则断,公子切莫自误。”

    徐公子淡然一笑,“老秦,你知道本公子最烦你什么么,就烦你假装世外高人的劲儿。”

    她哪里不知老秦是有真本事的,可她藏在心中最私隐的秘密,哪怕被戳破了,她也绝不会承认。

    老秦又是一声长叹,“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。”说罢,摇摇头,便向阶下行去。

    徐公子道,“老秦,帮我一忙。”

    老秦头也不回地道,“若是和那小子有关,公子还是免开尊口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