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零八章 越境

第一百零八章 越境

    许易道,“某来寻周队率,自然还是那事,前番某有笔大买卖,给耽搁了,没想到再回来时,老樊已经仙去了,好在他临死前,留了影音珠,我多番打探,耗费绝大辛苦,才寻到周队率,还望周队率看在老樊的面上,千万帮我一帮。”

    说话,一袋十枚灵石,送入周队率手中。

    周队率掂掂灵石袋,面上温和许多,一指西侧的茶馆,“此地不是谈事的地方,进去说。”

    二人入内,寻了个偏僻暗房,落座之后,许易替周队率满上一杯,“还请周队率千万相帮。”

    周队率取出灵石袋,掂了掂,“想过关,这些可不够,三百灵石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挥手道,“这十枚便是赠与队率的,便冲队率和老樊的交情,便值这个数,事成之后,另有十枚奉送,此外,过关花费,乃至上下打点,不管花费多少,队率报个数,某绝无二话。”

    周队率大喜过望,他满以为这十枚灵石,只是此人交付的定金,本想敲些花销出来,没想到此人竟是如此豪爽。

    一想到事成之后,还有十枚灵石,这天量的利润,刺激得他头脑发昏。

    他虽是上峰派下的接引,可分润的利润实在有限,只有靠着敲诈,刮油,勉强过得也算滋润。

    可他纵使能敲诈,刮油,遇到都是老油条,基本的行市都知晓得清楚,往往费劲千辛万苦,也不过得寸毛之利。

    若真运作成了,这二十枚灵石,当抵得上他一月所得,怎不让他心中欢喜。

    “罢了,某看你也是爽利人,再有老樊这层关系,你交三百三十枚灵石,某便舍了老脸带你走上一遭。”

    周队率含笑说道。

    许易毫不犹豫,当即交付了灵石,爽快得让周队率乍舌,心中陡然腾起个念想:若是自己将这笔灵石密下,不信这人还能再找到自己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却瞧见许易手中滑出一枚影音珠。

    许易笑道,“不好意思,先小人后君子,还请周队率见谅。”

    周队率措手不及,直骂自己利欲熏心,竟被十枚灵石冲昏了头脑,忘记了防备,此时,再想反悔,却已是不及。

    即便将灵石还了,被此人拿着影音珠,传将出去,终究是天大的罪过。

    可以想见,上峰必定震怒,弄不好他便被作了祭旗羔羊。

    周队率艰难地咽了咽口水,冷着脸道,“有个防范,也是应当,只是周某丑话说在前头,出关之际,这枚影音球须得还于某。”

    话罢,周队率取出一枚方匣,冲许易举了举。

    许易接过方匣,周队率取出一方印封,许易知其心意,乃是怕他接着影印,留了存底。

    他志在混乱星海,不在周队率,当即接过方匣,将影音球在内放了,去过印封,封了盒子,方才再度收入须弥戒中。

    许易存下一枚传音球与周队率,两人就此作别,许易直入最近的城门口,寻了路引,一个时辰后,出现在了一家商铺前。

    却是件颇为残败的商铺,门帘收拾得颇为干净,门前却可罗鸟雀。

    “百草居”三字,在夕阳的余晖和玉龙雪山共同的映照下,散发着凄绝的辉芒。

    许易掀开门帘,步进门来,一位面带哀婉,姿容美艳的素服妇人,脸上慌忙堆起欢笑,“不知客官要看些什么,本店清仓,全部亏本变卖。”

    妇人话音方落,一袋三十枚灵石落在案上,“老樊身前留下的,某不负所托,前来送还。”

    许易此话一出,那妇人多半是想起了亡夫,竟嘤嘤哭泣起来,半晌,才想起许易还在此处,连忙从柜后出来,奉上茶水,小心陪话。

    许易编出一段曾受老樊恩惠的故事,又说听闻老樊身故,心中哀痛,特此前来凭吊旧居,顺便赠与灵石,稍偿旧时恩义,话罢,便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那妇人听罢,稍稍放心,生怕许易是来谋夺老樊留下的这最后产业的。

    许易要走,她自然免不得礼节性的留饭,许易稍作推辞,便即应下,当下,任由那妇人去张罗饭食,自取出一本心得笔记,静静翻阅起来。

    酉时三刻,饭食才张罗好,一道身影跨了进来,正是周队率。

    瞧见殷勤布筷的老樊遗孀,和高居正座的许易,周队率面不改色,“今夜丑时,淳安门会合。”

    话罢,不待许易招呼,竟自离去,口中喃喃道,“还好还好。”

    原来,他仍旧放心不下许易的说辞,准备前来寻老樊遗孀考证,待见得许易和老樊遗孀同桌而食,心下最后一点疑惑,也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周队率离开,许易端起桌上酒水,一饮而尽,道声“打扰”,便即离开。

    他来寻百草居,老樊遗孀,防的正是周队率的回马枪。

    他生性谨慎,便也将旁人作如是想,总之,料敌从宽,总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没成想,这如走程序一般的防御,最终还是起到了作用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周队率到此的目的,若真要通知,用他交付的传音球便足够了,何必亲自跑这一趟。

    离开百草居,许易径直朝淳安门行去,到得地头,观察了地貌,又去周边坊市转了转,稍后,寻了个距离淳安门只有百余丈的卤煮摊位,抛去一枚晶币,便在此安坐了,便品尝着滋味甚佳的卤煮,静静等待着丑时到来。

    邻近亥时,许易陡然察觉到,来此间停驻的人多了起来,其中三位分明就是先前和周队率接洽之人。

    将至子时,一队全身玄甲的兵丁朝此间围拢而来,顿时,满街的摊贩星散了个干净

    许易所在摊位,摆摊的老头甚至连摊子也不要了,拖着一条跛腿,奔驰得飞快。

    许易不知轻重,本也准备离开,陡然睹见和周队率接洽的三人面容如常,还有散落在各处的十余人,亦不见惊慌。

    顿时,他便猜到约莫是怎么回事,安坐不动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两名兵丁围来,许易也不慌张,反正紧盯了和周队率接洽的三人,任由兵丁押解着离开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17-01-1008:04: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