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一十一章 秋风原

第一百一十一章 秋风原

    许易定睛看去,那四个跨乘猛禽的修士,其中两个是凝液境修为,还有两个竟只有气海境,穿着打扮皆如力巴一般,皆是短打,露着手臂,大腿。

    远远听着,这四人似在谈论,何处有艨艟巨舰要来,赶着去那处搬运货物,挣些贴补。

    许易大喜,他正愁人生地不熟,不敢贸然行进,甚至不敢贸然接触强者,免得有引起纷争,此四人的出现,正好解了他眼下的尴尬。

    当下,许易降下机关鸟,拦阻在众人之前。

    四人大惊失色,两位气海境的少年,甚至吃惊得控御不住驾下的猛禽,摇摇晃晃,险些摔落鸟背。

    随即,许易便听到头扎马尾的少年传音道,“今日怎么还有感魂强者,这是见鬼么?”

    没人回他的话,领头的短发汉子,慌忙抱拳道,“见过前辈,不知前辈驾临,有何指教,若有差遣,我等兄弟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他们兄弟四人,本是此间最底层人物,靠着出售苦力,勉强维持营生,若在平时,他们兄弟绝不会选择乘驾猛禽出海,而是宁愿穿越山林,抑或是驾乘小舟,至少可以规避强大修士。

    只是今日有消息传来,西岸有艨艟巨舰到来,他们兄弟急着去赶这桩大买卖,恰巧今日岛上正值盛会,他们兄弟才选择驾乘猛禽而来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运道不佳,便撞上了许易。

    能在混乱星海存活至今,他们兄弟自有一番生存之道,知晓对上感魂强者,根本就没有讨价还价的可能,千依百顺,或可活命,反正他们身无长物,又无威胁,被感魂强者利用一番,多会放归。

    正是靠着这般生存之道,他们兄弟四人才熬到今日。

    故而,许易还未说话,短发汉子便将己方的态度亮明。

    许易微微一笑,挥掌弹出三道真气,正中除却短发汉子之外,另外三人的玉枕穴,霸道的气劲,顿时击得三人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眼见三人方便要坠落,许易大手一探,清风丝瞬间将三人连同猛禽牢牢缚住,缀于半空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短发汉子动也未动,唯因他知晓,若许易真生了杀心,他便再是反抗,也敌不过感魂强者的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许易很满意短发汉子的镇定,微笑说道,“放心,某没恶意,只是初至混乱星海,两眼一抹黑,想找你打听打听,你那几位兄弟,只是暂时睡上一觉,待你答话之后,某再换人询问,若是你们说的一样,某必答谢,若是不一,切莫怪某心狠。”

    许易心思缜密,纵是蝼蚁,他也觉不轻视。

    唯因他知晓,纵使蝼蚁,站在合适的地方,也能掀翻巨象。

    听得此话,短发汉子心中舒了口气,这才明了,为何到此时,许易这等强者还在岛外转悠。

    但听他道,“前辈但有所问,某若敢稍有不实,便请前辈将某千刀万剐。”

    半柱香后,许易放倒了短发汉子,弄醒了马尾少年,又过半柱香,许易唤醒了四人,抛过四枚灵石,驾着机关鸟朝东南方行去,未行多远,耳畔传来惊天动地的欢呼声。

    一炷香后,许易降下岛来,落脚之处,却是一块朝海面延伸的宽阔甲板。

    许易从四兄弟口中得知,此间便是岛外人士第一次登岛的必然落脚点,倘若在其他位置落脚,先不说根本无法进入,还必定会触发禁制,引起岛内力量的追杀。

    许易才在甲板上落定,两名青衣人便旋风一阵,从连接甲板的黑屋中奔出,一道罩衣兜头朝许易罩来。

    许易得过短发汉子的嘱咐,知晓这是必要流程,并不反抗,任由两名青衣人,带入一漆黑石室中。

    入得石室,许易感知全面放开,顿时察觉到,石室之内,立着两人,算上那两名青衣人,总计四人,皆是感魂中期强者。

    他被引着朝中间的座椅行去,才被按着在座椅上坐下,许易腾地起身,一把扯掉斗篷,冷眼瞧着四人道,“秋风原,老子不是第一次来,岛上的红景天狼,是某的结义兄弟,你们这套小把戏,还是趁早收了,敢在老子面前耍花活,活腻味了?”

    如此应对,却非短发汉子所教。

    按短发汉子的说法,进得石室,会有人询问过往,约莫数个问题,只要无太大违逆之处,便会放入,稍后缴纳商税,便可入这秋风原。

    甚至短发汉子还解说道,之所以如此宽松,只因混乱星海从来都是一个信奉自由,实力至上的存在。

    许易记住了信奉自由,也记住了实力至上。

    原本,他也按着短发所言,随同两名青衣人入得暗室。

    还未在椅子上坐下,他便察觉到了无名异铁椅子下的机关括。

    待发现了此物,许易心念一动,顿时做出这破格之举。

    他自问是个极守规矩的人,每到一处,皆努力适应,绝不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绝不盲从。

    被周队率坑害之事,也非是他谨慎不够,便是谁也预料不到这约定俗成之事,竟出了惊天变故,只能是天将灾祸。

    然则,此事的发生,却让他再度提升了警惕。

    以往之时,在他看来约定俗成之事,具有最大的稳定性,之所以成行,是因为众人皆遵守其中的道理,风险性最小。

    可发生了周队率之事,对这种约定俗成,他也生出了强烈的警惕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很清楚,以短发汉子的层次,很多见识必定是源于传闻,传闻最多只能信个三成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进得此间,他感知始终放开,待察觉到了铁椅下的机括。

    他哪里还会听命于人,一旦机括锁上,便成釜底游鱼,任人烹宰。

    至于那红景天狼,不过是他从短发汉子口中问出的,说是这秋风原上著名煞星。

    却说,许易才掀掉斗篷,四人立时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的,你敢造反!”

    居中的青衣壮汉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喝声未落,许易已撞到近前,珊瑚角轻松破掉防御,一把抓住其大椎穴,行动如风,拎着青衣壮汉的身体,如飞火流星一般,撞在了异铁座椅上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