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一十三章 试魂衣

第一百一十三章 试魂衣

    许易从短发汉子处,只知晓这许多,但他隐隐觉得问题没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一切的果,总有致果的因。

    漫步在坊市之中,没行出五十丈,感知之内已经察觉到有三处地方,正做着热烈的聚集,动辄上千人聚集一处。

    但听场内的呼啸,以及偶尔显现的单人宣讲,许易听明白了,正是“赏强罚弱令”的持有人,正在号召人马,汇聚实力。

    许易推开一扇热闹的门,大大方方跨行进去,喧闹的人群,围绕着高台,高台之上一个绯衣中年正热烈地宣讲着,在他身后一个黄衫公子稳稳落座在一张覆了虎皮的椅子上,胸前一枚金色的令牌,散发着光芒,中间善恶交织的太极轮图,极是醒人眼目,背后立着一排十二名着杏黄服的卫士。

    许易的到来,没掀起丁点波澜,他寻了个僻静的位置坐了,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半柱香后,他大约弄清了这赏强罚弱令的意义和用途。

    原来,混乱星海的霸主的光明尊者,认为混乱星海的人口持续膨胀,而混乱星海的资源却相对有限。

    以有限制资源,养活无穷尽的修士,根本不符合混乱星海的长远规划,故而颁下此令,让强者之间相互攻杀。

    一则人为的消减多余修士,平衡资源。

    二者,借助此法,成功的让资源集中,尽可能地催生真正的强者。

    而这些,都非最得许易看重,许易看重的唯有加入进去,尽快地融入混乱星海体系,唯有如此,他才能迅速地搜罗桃花魔钟子瑜的消息。

    高台之上,绯衣中年宣讲罢,一名杏服青年越众而出,立在绯衣中年身侧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指着杏服青年道,“先前的待遇都说明白了,想要好东西,想要好宝贝,加入我们飙风军团,全部都有了。可咱们飙风军团,却不是阿猫阿狗都能加入的,必须要有真本事。不是说你是感魂中境,我们飙风军团,就一定收录,有道是,兵贵精,不贵多,粪渣千万,也当不得事。先前有人问了,择取标准是什么,很简单,能在这位飙风卫手下,撑过十息,便算过关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话音方落,一位壮汉跃上岸来,面目凶猛,浑身赤裸,只着一条数张虎皮拼接的裙袍,斜斜裹着全身,浑身的恶臭味,直冲人鼻,他才跃上高台,底下便起了怪话,“这钻山趴洞的夯货,一朝功成,竟想做那人上人。”

    立时便有人接话,“苍天无眼,竟要这牲畜一般的家伙得到,听闻此人为成就邪功,抽取了一座山峰生灵的血脉,浑身血气之丰,世所罕见,短短三载,由一气海小辈而成就感魂之身,机缘何其幸运,若让此辈借着此次的赏强罚弱盛会,得获资源,此老熊罴必将成一代邪魔巨擘。”

    底下窃窃私语未停,那虎皮壮汉冲黄衫公子微微拱手,“早就听说烈火商会的少东家很有钱,老子替你杀手,没问题,一千一万都没问题,只需记得把灵石给备足了,一个感魂小鬼,老子要五枚,不,八枚灵石,截获的须弥戒也得是老子的,人心人肝也得是老子的,对了,还有阴魂,老子的血煞魔功,正在关键期,却少不得拿阴魂进补,旁的老子也不问,只听这穿红衣服的说,似乎杀人之后,还有分值,光靠这分值,便有资格在你那里再兑些宝贝,不知道老子的要求,你能不能满足,若能满足,老子就卖身给你这烈火商会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正待大怒,着人将这夯货撵下台去,却见黄衫公子微微摆手,“你说的,我都答应你,前提是,你得有这个本事,先亮招吧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道,“比试便在此间进行,为避免大的破坏,比试自有规则。”话音方落,掌中多了一团流光,莹莹如雪,又似水波,又好像浮光掠过秋影。

    “试魂衣!”

    场间有人叫破此物。

    许易脑海中瞬间浮现出此物的资料。

    试魂衣,魂衣的一种,和他身上所着的防御魂衣,同源同种,功用却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此试魂衣,根本就是常用作高门大派为避免比斗之际造成巨大杀伤之用。

    此魂衣能为阴魂所破,又为煞气所破,比斗之时,身披此衣,以衣衫上的破洞点为数,数多者败,数少者胜。

    既无伤亡,又基本试出了感魂境强者的真实实力。

    毕竟感魂境强者的实力,主要体现在阴魂攻击和煞气攻击上。

    而之所以说基本,自然还有法器等等辅助性宝贝的攻击。

    不过,此皆外助,不是本身的实力。

    试魂衣只能考校本身实力,并不能完全精准的反应战力。

    不过,特殊情境,也只能特殊对待,烈火商会的少东,绝不会为获得真正强者,而先损耗自己的护卫力量。

    通常而言,修炼界遵循强者恒强的至理,自身实力强劲者,往往能获得更好的辅助攻击。

    黄衫公子动用试魂衣挑选强弱,也非是走入了歧途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将两件试魂衣,分掷杏服青年和虎皮壮汉,朗声道,“只准动用魂攻和煞攻,以点数多寡论胜败。

    虎皮壮汉却没有他展现出的那般粗莽无知,接过试魂衣阴魂放出,试魂衣便在头上罩了,长长垂下,宛若披上了一层水幕,随即破出一滴鲜血,滴入水幕之中,消散无踪。

    之所以要认取,便如魂衣一般,免得被自己的攻击损坏。

    杏服青年亦穿好了试魂衣,绯衣青年一声喝道,“开战!”

    虎皮壮汉,杏服青年同时发动。

    一时间满场狂风乍起,二十道指剑尽数飙射,四道黑影,在空中猛烈对撞,虎皮壮汉,杏服青年皆满面痛苦之色,显然分魂的消亡对其等影响非小。

    明显,两人皆心思澄澈,一瞬间,都做出了最优选择。

    既然对战以魂衣上的孔洞数目论胜负,最易最快最多的指剑,则成了必然选择。

    一瞬间,十对指剑,在空中不断地爆开。(未完待续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17-01-12 08:06:5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