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一十九章 磁点

第一百一十九章 磁点

    见刘应鳞说不出其他所以然,许易便也不再问,只是嘱托刘应鳞,此间事了,多多搜集钟老魔的消息,整体成册,以便他行事。

    两人又约好了再会之期,道声珍重,便各自分开。

    许易既得风灵石,又得风系符纸,自不愿在此地久候,径自朝甬道行去,还未行到近前,便有侍婢行出,接住他,引着朝内里走去。

    一炷香后,许易出现在一间石室之内,陈设一如他此前进入的那间,只是没了双门,只一扇门封禁。

    紧闭了洞府,许易在华丽的软榻上盘膝坐了,默运止水诀,清空心神,取出风系灵石,并三枚灵石,以及六枚风系符纸,便开始绘制符箓。

    不过半个时辰,十二张迅身符现在许易掌中,与此同时,两枚风系灵石,并六枚灵石,化作浅浅白灰,摊开在地上。

    许易没有炼制疾风符,而是选择了更高效,更简洁的迅身符。

    而迅身符的绘制过程,较之疾风符简单了不少,他照例是一次三符,兼之近来因为解剖火系符纹,令他的阴魂有了长足的增长,绘制最简单的疾风符,纵使一次三符,竟也生出行云流水之感,转瞬便成功,竟未有一符毁弃。

    绘制好了迅身符,许易便歇了下来,甚至不再打作,而是在软榻上躺了下来,扯开被子给自己盖上,已经不知多久,没这般入睡了,随着修行的进行,修为的增加,屠戮增多,他感觉自己的心冷了,硬了,行为方式也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修士,而渐渐远离了原来的生活化的人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种改变是好是坏,也不知道随着这种改变的持续,他到底会变成何等模样。

    可他知道他分外留恋芙蓉镇上的那座小院,秋娃的爽朗笑声,慕伯背着沉甸甸的渔网带着夕阳的余晖,推开那扇破败的小门……

    注视着摇曳的烛火,思绪飘飞,不知觉间,他竟沉沉地睡去,梦到了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小院,一切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雄鸡一唱天下白,许易没听见鸡叫,却依旧在第一缕晨曦洒落大地之际,睁开眼来。

    掀开被子,神气完足,很久没有做梦了,这种感觉,无比地美好。

    似乎睡梦中和秋娃的嬉戏,又唤回了他对修行的渴望,唯有实力才能获取尊严,唯有杀戮才能守护美好。

    已行在路上了,他退不回来,也并不打算退回。

    卯时三刻,许易出现在了大厅,这回他化作了个长脸青年。

    他到来时,大厅之中,已人头毕集,显然都得到了辰时出发的消息。

    不多时,绯衣中年出现,寒暄数句,忽的,西面的整座墙壁陡然破开,露出另一个大厅,仔细看去,那大厅的地面,竟是一整块完整的传送阵盘。

    黄衫公子并十二杏服铁卫已立在传送阵盘之上,静候众人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当先而行,边走边道,“混乱星海,复杂无比,此阵盘到底要将我等传送到何处,洪某也实不知晓。唯一要提醒大家的是,若落单时,尽量潜藏行踪,不要成为别人获取分值的猎物。若遇到同一军团之人,务必联合,须记住,在混乱星海,便是亲身父子亦不可靠,唯一信得过的,只有同一军团的战友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此话倒非无的放矢,强弱之战的规则,注定了同一军团之人,不可能发生争斗。

    因为一旦双方出现伤亡,获胜方胸前的令牌,因为吸纳了同一军团的分值,而产生崩溃,发生巨爆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故而,杀害同袍,无异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在这罪恶横行,盗贼蜂起的混乱星海,的确再没有比同袍更值得信赖的了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话音方落,众人便尽皆站上了阵盘,忽的,一道耀眼的流光自阵盘上迸发,瞬间,流光消弭,重归宁静,阵盘之上的人头攒动,复归于无。

    许易只觉一阵目眩,随即,身形腾空,直直朝下坠下,他连忙释放罡煞,方才稳住身形,再定睛看时,足下已生滔滔大海,天上罡风猎猎,吹得他遍体生寒,根根黑发被拉得笔直。

    他正待登高搜寻黄衫公子,忽的,又一人出现在数百丈外,顿时,一道光亮爆出,那人竟被生生炼成了青烟。

    光亮传来,许易只觉眼目被刺得生疼,一股诡异的力道,抽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磁点,竟撞上了磁点。”

    许易立时醒悟过来,急急下沉,箭矢一般朝海底沉去。

    他方沉入海下百丈,海水便如开了锅一般沸腾开来,下一刻,他周身承载的沉重水压,尽数消弭,余光掠过,他险些惊得失了魂魄,他已由百丈海底,升腾到了海面。

    非是他移动了,却是压在他周身那丰沛无伦的水量,竟被可怖的磁暴,一瞬间练成了空气。

    这一惊非同小可,他慌忙再朝海底扎去,心下更是暗暗叫苦,这混乱星海真是混乱地超乎了想象。

    头次穿越,穿到了暴风眼中,这次穿越,竟穿越到了磁点,且是行将爆发的磁点,若非他机敏,此刻早就成了青烟。

    再不敢怠慢,一口气朝海底猛扎,好在磁点爆发了一阵,正为再度爆发,积累着力量,许易一路下潜,未出怪异。

    这下,他一口气潜下百五十丈,几乎到了他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水波鼓动,暴浪顿生,许易慌忙避开,一堵厚实的墙体,从他身侧碾了过去,直到那厚墙飚到了百丈开外,他才看清楚,竟是一头金角海象,体型庞大如山,天生视力衰弱,除了凶猛绝伦的撞击力,并无其他攻击能力。

    避开了海象,许易感知探出,水波重重,严重干扰了他感知的释放,在陆上超过两百三十丈的精妙感知,在水中竟只剩了三成。

    好在暂时并无可怖生物出现,然可怕的水压,和不知何时就会爆发的磁暴,以及不知磁暴下次爆发到底会有多大威力,让许易一刻也不愿在此处多待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