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二十二章 无耻的极限

第一百二十二章 无耻的极限

    许易才掏出灵石,三双眼睛同时亮起。

    尤其是桃花张,绿豆大的眼珠,几要放出光亮。

    实话说,他的确想要冲许易要些好处,才放任两名同袍,对许易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可心中到底没抱多大希望,只因按照常理,许易若是不肯,他暂时也没有收拾许易的办法。

    同袍之间,不得护攻,乃是铁律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他搭救许易,根本就是为了显露威风,他好容易求告钟老魔,获得了参加此次强弱之战,正是为了借助钟老魔的这块招牌,耀武扬威,大肆搜刮一番。

    先前吓退周老魔,已让他心中生出了快意,此刻再见许易奉上灵石,心头欢喜满足更甚,面上却做出倨傲色,“区区五枚灵石,尔只以为打发要饭花子么,便是你不给,某也绝无怨言,却好过你这般,莫非是要往本尊面上糊屎。”

    他架子端得极高,实则是五枚灵石对他而言,根本就非是一笔小数。

    他挂靠钟老魔名下不假,受钟老魔庇护,可庇护又岂是那般好得的,终日供奉,不敢断绝,为求得此次参与强弱之战的机会,他又舍出血本。

    漫说是五枚灵石,便是一袋晶币,于此刻的桃花张而言,也是一笔不菲资材。

    而他得了灵石,却无好话,分明是动了旁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不知足下何意?”

    许易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桃花张冷笑道,“听你这口气,莫非以为是老子施恩图报,故意讹诈。”

    许易真忍不住,想要笑了,见过无耻的,却没见过无耻得这般理直气壮的。

    不待许易接口,黄面中年怒道,“张兄救你性命,你竟如此薄待,区区五枚灵石,真不知你如何拿得出手,知道的,说你在感谢张兄,不知道的,准以为你在挑衅。”

    红衣美妇娇笑一声,“照我说,此等龌龊之辈,先前就不该搭救,任其自生自灭,哼,既是如此,张兄,马兄,依旧是我等三人组队,此等人物,咱们高攀不起。”

    黄面中年以道义相挟,红衣美妇以生死相逼,配合得天衣无缝,竟是吃定了许易。

    许易看惯人心,丝毫不觉好奇,将五枚灵石收进须弥戒中,“某只有五枚灵石,若三位以为是侮辱的话,某便不送了,三位若要分道扬镳,某无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不识抬举!”

    “无耻!”

    桃花张,黄面中年,红衣美妇尽皆傻眼了,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的圆脸的家伙竟是如此的夯货,一点话缝也听不明白。

    桃花张急得双目通红,气恨交加,却又不知该去怪谁,怪黄面中年,红衣美妇?人家偏偏都在帮他说话,怪这圆脸的家伙蠢笨,既已视作蠢笨了,还如何怪得起来。

    憋了半晌,他鼓着腮帮子道,“五枚便五枚,某不嫌你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黄面中年,红衣美妇险些从机关鸟上栽倒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便是打破脑袋也想不到这位张兄,竟已将无耻的下限,一举扩张到了他们思维的极限。

    许易也险些一口喷出来,忍得直吹腮帮子,说道,“某可不敢将屎往张兄面上糊。”

    噗,

    黄面中年,红衣美妇再也忍不住,齐齐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桃花张一张猴脸,真像烂开的桃花,红白相间,各色纷呈,怒指许易,“鼠子,你敢辱我!”

    许易瞠目道,“张兄,某实在不知你是何意,给你灵石,你说某是拿屎往你脸上糊,某尊重你,不给你灵石,你又不乐意了,却似要某拿屎往你脸上糊,还请张兄明示,这屎某糊是不糊,拿在手里,某也怪累的,还嫌脏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黄面中年,红衣美妇真个是忍不得了,架起机关鸟冲向高处,各自捂嘴狂笑,不敢露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桃花张狂喝一声,双掌交错,猛地朝天击出,打出一道黑色煞球,煞球直冲上百丈,猛地炸开,震散无数云气。

    一招扬威,桃花张正待说些狠话,找回场子,却听远处一道疾烈的叫好声传来,好似巨蟒悲鸣,极是摧残耳膜。

    众人循声看去,却是十余人朝此处腾来,冲在最前的,赫然正是那气质如蛇的周姓蟒袍老者。

    桃花张心头一凛,黄面中年,红衣美妇更是仓促朝桃花张靠拢,显然,在这是非之地,除了同袍,任何人的靠拢都意味着致命的危险。

    更何况,此番十数人朝此汇聚,便用脚趾头,桃花张等人也能想到将要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唯独许易,依旧不远不近地缀在三十丈外。

    “好手段,桃花张不愧得了钟先生真传,单看先前的手段,竟已有了钟先生当年的一二分风范。”

    蟒袍老者呵呵笑道,笑声未落,身已到得百丈开外,稳稳停了。

    其余十数人,也跟行而来,仔细看去,正式先前巨鸟军团的数人,以及其他几伙人。

    此刻,十余人散在蟒袍老者身后,不远不近的缀着,并不对许易等人成包夹之势。

    战术无敌的许易,立时发现了此般布置的妙法,分明就是故意引诱自己等人遁逃,一旦开始遁逃,仓皇之下,极易散行,追兵稍急,必然有人忍不住诱惑,朝空当处遁去,一旦如此,便中了对方的分割瓦解之计,再难聚成合力,必将轻松被扫平。

    “姓周的,你到底什么意思,莫非要与我桃花盟为敌?”

    桃花张很清楚蟒袍老者去而复返,意欲何为,他很后悔先前太过大意,竟立在原处同许易纠缠,给了蟒袍老者串联的机会,念头到此,他心中越发恨毒了许易。

    蟒袍老者笑道,“言重了,言重了,周某便是有天大的胆子,又岂敢招惹桃花盟,张兄你可别吓我,众人皆知张某的胆子天生就小。”

    众人哄笑。

    桃花盟的确威势不凡,极是难缠,尤其那位桃花魔最是护短,谁都知晓桃花盟中人,轻易招惹不得。

    然现如今,烈火军团的这四人,已是笼中鸡,网中鱼,已成任己宰割之势,只需灭杀干净,桃花魔再是神通广大,还能令死人开口说话不成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