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二十八章 混乱光门

第一百二十八章 混乱光门

    许易不愿在此问题上与众人纠缠,敲打几句,便散出几枚传音球去,此等常用之物,他须弥戒中大量储备。

    众人接过,面现茫然,三角眼道,“强弱之战中,为免同袍沟通,造成军团汇聚,一切传音宝贝皆被禁制使用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此时限制,不代表彼时限制,彼时限制,此战过后,咱们少不得还要联系,怎么,你们就盼着咱们以后咫尺天涯,永不再见?”

    众人慌忙否认,急急收起传音球。

    许易见得明白,传音球之类的传音宝贝,强弱之战决不会始终禁制,若是始终禁制,何必要各大令主组织军团?

    多半是如今这层关隘,不让使用,其后的关隘,那就未必了。

    分发罢传音球,许易便问起这混乱星海的地理,掌故来,光头和尚最是机灵,当即显出一本地理图册。

    随即,拍马之人一拥而上,片刻,许易便得了许多关于混乱星海的文字,其中多有风暴,磁暴,妖兽的记叙。

    闲来无事,又怕耗费机关鸟里程,许易叫停众人,便在这茫茫天际,翻阅起这诸多文字来。

    两个多时辰,在许易沙沙的翻阅中,无声无息地过去了,光头和尚等人等待得憋闷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忽而,斜斜红日,一头扎进了湛蓝的海域。

    滴,滴,滴,

    各人胸前的强弱令,陡然发出轻响,那并不如何强烈的响声,听在众人耳中,好似巨锤砸在心房。

    下一瞬,众人脑海中,齐齐闪现出一道光幕,和一排排字幕。

    再下一瞬,许易领衔,七人齐齐朝西北方向驰去。

    原来,字幕上的文字,正是告诉了众人在某某位置,有一道光门,成功进入光门,便进入了第二道关隘。

    现如今,包括最迟钝之人在内,都意识到了,此片海域,茫茫无极,根本就不可能有岛屿。若不得光幕而出,势必困死此地。

    可以说那道光门,已不仅仅是第二道关隘,还意味着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一口气腾出八百里外,一道光幕,宛若虹桥一般,横亘在天际,许易等人尚在十数里外,便见数十修士,腾空而起,朝那道虹桥腾去,随即,尽数倒飞而回,竟根本无法进入。

    许易升高了机关鸟,其余六人亦赶忙紧随其后腾高,极目望去,已有近三百人,散落各处,立于人下。

    更有十数人,自四面八方腾来。

    “都往后靠靠吧,一时三刻进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许易传音诸人,又引着六人飞退。

    一见这许多人,和那根本不曾开放的光幕虹桥,许易便瞬间明悟了。

    一时半会儿,恐怕是进不去的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既是关隘,就必然有淘汰,单看眼前的人数,可以想见此片海域,也就这些修士了。

    而其他海域,必定也有此类的光门,要想进入,必定有所要求,不可能是一窝蜂的尽数放入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,便失去了关隘淘汰的意义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后续来人,不明内情,尽数朝那座虹桥冲去,尽皆被弹飞回来。

    光头和尚更是大惊失色,“天杀的,竟是混乱光门,这是什么运道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皆变色,显然,皆听过混乱光门的名头。

    唯独许易不知,惊声问出,“什么混乱光门!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虹桥陡然显化,化作先前映照在诸人脑海中的那扇光门。

    一瞬间,千军齐发,皆朝光门冲去。

    位置最靠前,速度最快的数人,最先冲到近前,总计十余人,眼见着便要涌入,竟又被一股巨大的怪力,给反震开来。

    许易亦带领七人,朝那处腾去,却被光头和尚叫住,却听他不住嗟叹,“天意,天意如此,老子上次参加强弱之战,也撞上了这混乱光门,没想到这回又撞上了。”

    嗟叹未罢,却窥见许易神色不善,赶忙分说道,“此光门一次最多通过十人,多人同时触碰禁制,必将被禁制弹回,且最多只能通过一天干之数。”

    一天干,便是十二次,即便每次都是恰好通过十人,也只能通过一百二十人、

    更何况,临难心难齐,既已走到这一步,又有心甘情愿的退出呢。

    此等规则,摆明了还是要诸人在这光门之前,再大战一通。

    光头和尚话罢,三角眼冲许易微微躬身,“尊驾本领高强,我等本事低微,尊驾一人进发,要想突破重围,不过反掌之间,拖着我等,反倒成了挂碍,还请尊驾以大局为重,自入玄关。”

    三角眼话罢,甚至不用打眼色,其余等人尽皆请愿,话语之中,赤诚之处,几要叫人下泪,不知道地准得以为这帮人是许易的嫡亲兄弟。

    许易笑道,“何必急着撵我,别以为吞了生死虫,便是天大的灾难,有道是,祸兮福所伏,是好是坏还不一定了,诸君就不想一道进入玄门,看看内里是何等洞天?”

    “尊驾玩笑了,我等资质低劣,就不拖累尊驾了。”

    光头和尚慌忙道,他却以为是许易需要诸人做他炮灰。

    三角眼等人亦连声推辞。

    许易摆摆手,“跟某混的,某定不能让其吃亏,便这般定了,稍后你们只要防御,听某命令即可,违令者,死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皆噤声。

    就在许易引着众人,朝光门处飞腾之际。

    整座光门,已成了混乱之地,煞气弥漫,气波纵横,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凡靠近光门者,无一不被纵横的的煞气、冲击波打得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战斗从一开始,便由军团之间的交战,化作了混战,离光门最近之处,毫无疑问的成了风暴眼所在,迅速被狂暴的攻击,打成了真空。

    来不及撤退的十余人,直接被狂暴的攻击,搅作了碎片。

    攻击越演越烈,转瞬之际,众人杀红了眼,竟连强弱令的禁忌,同门不得相攻,也抛在了脑后,任谁想要突围,各种攻击,皆凶狠地朝行进处杀去。

    偶尔的误杀,引发了禁制,强弱令瞬间爆炸,炸出好大一片真空地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