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三十一章 狩猎

第一百三十一章 狩猎

    许易摆摆手道,“多谢少东家,洪先生厚爱,只是某不擅调派,无运筹天赋,向来独来独往惯了,若冒领此职,恐怕有害无益,损某名声事小,坏少东家大事则就不好了,还请少东家收回成命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还待再劝,黄衫公子道,“好吧,大队率之职,便仍由郭忠业领授,尔等先下去准备吧,务必熟悉一队之人,做好配合,争取再立新功,本公子必不吝重赏。许易后来,头前的交代,没听到,老洪你与他分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说罢,黄衫公子隐去,其余四十余人也各自星散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拉着许易入了明亭,埋怨道,“许先生何必崖岸自高,多和我家公子亲近,准没坏处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洪先生误会了,某哪里是崖岸自高,说句自大的话,某不缺帮手,怕多累赘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怔了怔,忽的大笑起来,比起大拇指道,“唯真英雄能本色,倘使旁人说句话,洪某必定讥笑,换作先生,确有资格出此大言。”

    当下,绯衣中年便揭过此话头,向许易通报起下一阶段的任务来。

    却是要经过传送阵,进入星星峡谷,狩猎妖物。

    当下,绯衣中年递过一张堪舆图,许易接过,摊在手中,却见图中比率极大,现出数百个星星点点,或用红笔或用绿笔,仔细看去,却是一个个妖窟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道,“这些星星点点,便是各大妖窟,此次的任务,便是进剿妖窟,控制妖物的繁殖,从各人方面说,能获取妖物晶核,收获不菲的资材,从混乱星海方面讲,光明尊者也希望用这种手段,控制妖物的过度繁殖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这红红绿绿又有何区别?”

    许易指着堪舆图道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道,“红少而绿多,红色代表是是五行属性的妖物,而绿色代表的是杂属性妖物。”

    “这黑的,和白的,又是代表什么。”

    许易眼角,立时发现东南角,和西南角,又小之又小的一黑一白两点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道,“黑的乃是雷属性妖物,白的乃是风属性妖物,此二者乃是天象属性,整个星星峡谷只有此两种异属相妖物,雷属性的是雷霆猫熊,风属性的是玄风蝙蝠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此次定是以妖核记分值,不知某说的可对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点头道,“正是如此,杂属性记一枚妖核记录十分,五行属性一枚妖核记录二十分,天象属性一枚妖核记录三十分。许先生若出手,千万记得多多搜集,搜集的五行属性妖核,届时能在最后的兑换中,换取同属性的灵石,一枚开智期的五行妖核,便能换一枚同属性的灵石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一枚通语期的妖核,是否能换同属性的中品灵石。”

    许易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五行灵石,他极度缺乏,尤其是水,火,风系。

    水灵石,火灵石,可以喂养苏小婼,助其康复。

    火灵石,能用来研究火系符箓。

    风灵石,则是目下的当家之用。

    然而,最让许易念兹在兹的,还是雷灵石,尤其是中品雷灵石。

    此物,关系着他的玄霆淬体诀,能否成功的关键。

    修行到了感魂期,锻体似乎走到了尽头,似乎只能通过强壮阴魂,来反哺七魄。

    可玄霆淬体诀的出现,让许易看到了继续锻炼肉身的希望。

    在研究了此法诀第一层后,他便极度的渴求中品雷灵石,根据他对玄霆淬体诀的研究,修炼的法门算不上困难,甚至有些简单,无非是抽调雷霆之力,淬炼周身穴窍,以强健筋络,增厚筋膜,进而刺激,皮肉,筋骨。

    说穿了,修炼的关键,便在于雷霆之力,可以直接淬炼肉身的雷霆之力,最终的目标,直指中品雷灵石。

    “哪有通语期的大妖,若真有此等大妖,尤其是五行属性的通语期大妖,根本不是感魂中期之境能够硬抗的?怎么,许先生想要中品五行灵石?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陡然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都想替烈火军团拉拢许易,无他,许易展现的素质太过惊人,尤其是经历了磁暴,和混乱光门之后,绯衣中年越发坚定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奈何许易油盐不进,一副无欲无求的模样,如毫无破绽的堡垒,即便他想攻破,却丝毫不知该从何处入手。

    此刻,听闻许易有所求,他如何能不高兴,有所求便证明有破绽,有破绽,就有拿下的可能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实不相瞒,某需要中品雷灵石,不知烈火商会可有?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才堆出热烈的笑脸陡然凝住,半晌,叹息道,“此物,某会的确没有,许先生若真想得获此物,努力积攒分值吧,能获取最高的分值,说不得能在明尊的宝库中,兑换到此物。”

    至此,他已完全不知如何评价许易了,只觉此人神秘莫测,能常人所不能,求常人所难求,真正是个奇人,心中却犹自不死心,“某烈火商会自然及不得明尊的宝库,然亦有珍品,许先生若为我烈火商会立下殊荣,鄙会必定会不吝厚赠,还请先生牢记。”

    许易应下,又抱拳谢过,卷起堪舆图,径自朝西南向行去,他通过感知,便察出,那处人头毕集,传送阵必定在彼处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望着许易远去的身影,怔怔出神,连黄衫公子何时出现在身侧,也不曾发现。

    “怎么,老洪你格外看重此人?”

    黄衫公子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欠了欠身,“公子又何尝不是,此人与众人一处,宛若鹤立鸡群,实在太过醒目,怎能不惹人瞩目,某再想到底有没有可能,成功将此人绑上我烈火商会的战车,若有此人的加入,我烈火商会的前途,必定一片光明。”

    黄衫公子笑了笑,拍拍绯衣中年肩膀,“想多了,说到底,不过是区区感魂中期的小辈,再是出类拔萃,也不是阴尊强者,充其量也只是影响秤杆平衡的一只蚂蚁,尚不足成为重量级砝码。更何况,成就阴尊之位,又岂是那般容易的,多少天才被阻于此道屏障之外。此人能不能跨过阴尊之位,尚在两可之间,现在便下重注,将来又如何收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