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三十七章 白袍杀归

第一百三十七章 白袍杀归

    至于许易的承诺会否兑现,诸人毫不担心,毕竟,自己等人的性命都在许易手中捏着,人家根本没有欺骗的必要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往往性命相胁之人,便是最值得信赖之人。

    众人连番称谢后,三角眼道,“距离第二关的试练结束,不过四个时辰不到,大家加把劲,配合公子,站好最后一班岗。”

    光头和尚冷道,“说这么严重作甚,好似你出了多大气力似的,我等不过是附在公子尾翼,讨些好处,又哪里有什么功劳。”

    虽是份属同一军团,光头和尚和三角眼渐渐不对付起来,究其根源,无非是同对许易起了攀附之心,生怕对方过自己,获取了在许易处的第一亲近之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三角眼气结,怒道,“老子什么时候说自己功劳大了,秃驴,你敢挑拨离间,难怪都说不毒不秃,不秃不毒,老子今日才是信了。”

    光头和尚却不动怒,面现庄严,双手合十,低声诵念佛号,一派得道之士模样,气得三角眼几要喷血。

    许易摆手道,“大话别说早了,事情怕是没这么简单,都提高警惕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以为意,连续的驱逐,已让诸人认定随后的时间,已是垃圾时间,只需静候时间到点,恭送许易进入最后的关隘,大家各自散伙,去尚功堂领取赏赐便了。

    唯独许易心中始终警惕,并清楚地知道,越到最后,遭遇的压力也必定越大。

    毕竟越到最后,随着各大妖窟的破碎,留存的妖窟便越少,给一众修士留下的选择余地便越小,此处的妖窟自然便越醒目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随着驱赶人马的增多,信息传开,必定会招来大势力的窥探。一场大麻烦,迟早会来。

    许易只希望,这大麻烦来得越晚越好,那样他才能腾挪闪跃,最终撑到试练结束。

    又两个时辰过去了,众人渐渐感到许易的预感,又要应验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时辰,前后到来的人马,竟比前后多了倍余,虽尽皆被许易催动手段,糊弄走了,却有了撂下狠话的。

    最麻烦的是,高频率的出现人马,让所有人都意识到这雷霆猫熊所在的妖窟,成了一处热窝子。

    “不成,诸君都退散,隐入妖窟。”

    许易一声令下,引着众人从高空落下,又传音送入妖窟之中,随即,将不情不愿地光头和尚等人送入妖窟深处,独自在妖窟外镇守。

    许易才在洞窟前落座,一队人马,约莫二十余人,自西北向驰来。

    他还未看清来人的形貌,便听一声充满欣喜地欢呼声,“老天开眼,你竟还在此处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道白影狂飙而来,正是先前被迫退走的白袍公子。

    才飚到近前,他又猛地回身,迎着一位已行到三百丈外的蓝袍中年朗声道,“梵兄,便是此人抢夺了属于我,属于咱们巨剑军团的分值。那是某耗费了祖传数代的一撮皇庭龙涎香,才迷倒了一窟的雷霆猫熊,正要擒拿,却叫此人杀出,横空夺走,此仇此恨,某可以忘,可牵扯到咱们巨剑军团的威名,尤其是梵兄您的令名,某无论如何也要较一回真,天可怜见,这贼子竟还没得手。定是老天爷也看不下去此贼的恶行,要其灭亡。”

    他对许易简直仇深似海。

    不提被许易破坏掉的完美狩猎计划,单是那祖传数代的皇廷龙涎香的损毁,便让他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适才,他被迫离开后,便一路搜寻自家袍泽,任凭他股东唇舌,皆无人附和。

    实在是各有各忙,此外也不信他说得那般容易便能得宝,若是容易,这般好事,又岂会让与别人。

    最麻烦的是,与他同行袍泽,皆是面对过许易的,稍稍传音,被他鼓动之人,便知晓了情况,哪里会与他淌这趟浑水。

    而他又不敢独行,只好随波逐流,便是心头滴血,也只好跟着诸人身后厮混。

    直到遇见了这蓝袍中年,白袍公子才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而蓝袍中年名震星海,白袍公子深知其心性,不提妖窟有宝,直言出现了盖世高手。

    这回,他却不怕蓝袍终年在证实,还故意拉出先前见识过许易展威的袍泽前来证明。

    待听得诸人证实,兼之已平灭数个妖窟,积累了不少妖核和分值,蓝袍中年果然起意,便随白袍公子,朝雷霆猫熊所在的妖腾来。

    白袍公子不怕旁的,就怕许易得手之后,溜之大吉,此刻,得见许易在此,憋闷在胸中的郁气陡然炸开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?不知此地,被我五大军团占领了么?来送死的?”

    许易眸子也不抬一下,冷傲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白袍公子气得头皮麻,“人呢,你的五大军团呢,都给老子叫出来!”

    他纳罕到了极点,场间就只许易一人,又不见他人,极有可能雷霆猫熊皆被武大军团弄走瓜分了,怎的这人还留在原地?“

    许易像是知道他心思一般,笑道,“别痴心妄想了,你以为就凭我们这五大军团,还摆不平三只雷霆猫熊,他们早就瓜分了猫熊,都散去了,独留某在此处,你猜猜到底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雷霆猫熊洞窟幽深狭长,以他的感知力,才勉强能探到底,眼前诸人,腾于高空,战斗力再是凶悍,也决然无法勘探全妖窟内的情状。

    而许易的全部宗旨,便是拖延,想尽办法的拖延,实在拖延不了,那才到了最后一途动手!

    白袍公子咬得牙齿咯吱作响,怒喝道,“老子什么也不知道,只知道你这狗贼是在寻死!”忽然出手,一道丈许长的凝实煞刀,兜头朝许易砍来。

    许易安坐不动,身形却如电闪动,轻松避开这含恨一击。

    煞刀径直砍在许易身后的古树林中,瞬间爆炸开来,十数丈内,千年古木不知倒伏了多少。

    白袍公子之所以如此狂怒,却是将许易所言,信了个十成十。

    的确,这是最合乎逻辑的说法,若是许易说出实话,他反而不信。

    毕竟,没有人会愚蠢到捡了天大便宜,还选择留在原地等候。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