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三十九章 赌注

第一百三十九章 赌注

    许易暗道晦气,冷冷扫了眼景千剑,“竖子,定是早便知道了老子的威名,仰慕于我,不然作何与我一般装束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景千剑气得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梵天也瞪大了眼睛,虽早知道这人极度傲慢自大,却没想到竟到了如此自恋的地步。

    满场更是面面相觑,似头一回知晓世间竟有此等怪胎。

    “姓梵的,你一边去,让某先和着竖子一战。”

    景千剑怒喝道。

    梵天亦怒,“你要战,某你和战,先待某收拾了此竖子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等了半晌,好容易把台子搭好了,姓景的想上去唱戏,哪有这般容易。

    一声喝罢,梵天飞身直进,转瞬掠到前来,“竖子,死来!”

    许易亦腾空而上,梵天才欲发招,又听他道,“且慢!”

    梵天险些一头栽下去,若非怕被说胜之不武,他早就不管不顾地出手了,梗着脖子道,“你还有一次说话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你我之战,胜负当于顷刻分出,距离试练结束,当还有一个多时辰,何必急于一时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究竟想说什么!”

    梵天突然发现自己极度无法忍耐这种磨蹭。

    许易也不动怒,指着满场众人道,“你我之战,既请了这么多人来瞧热闹,却不能让人白瞧,不知你意下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一次说完!”

    梵天暴喝一声,声波滚滚,方圆百丈的树木尽皆摇摆起来。

    许易却不睬他,不疾不徐地道,“不如以你我之战为赌,任凭诸人下注,某下注万枚灵石,赌自己获胜,不知哪位道友愿下场一搏。”

    梵天简直要气得吐血了,等了半晌,竟等出来个这。

    赌斗从来都是观战之人下赌,什么时候擂台上的人,也可以下注了,难道这家伙就不知道,他战死了战败了,他的须弥戒就该成为他梵某人的战利品么?

    可事到如今,围观之众,多达三百余人,还有源源不断增加的去势,他便再有不满,却也不便宣诸于口。

    赌斗本就是修士之间,常见的娱乐,许易在北境圣庭,便常能得见。

    而这混乱星海在,正是四战之所,罪恶之渊,赌斗这等最富刺激,最能制造狂喜暴富的活动,更是最为火爆刺激。

    尤其是许易一口喊出了“万枚灵石”的赌注,更将一枚价值上万的晶牌亮于人前,瞬间将场面的气氛引燃。

    一时间应者如潮,转瞬,问题的焦点又挪移到谁作中人,谁作庄家上来。

    喧闹的场面,便连梵天也不敢出声喝止,他便再是恃强自雄,也万不敢犯众怒。

    涉及利益,涉及权力,从来都是大千世界,亿万生灵追逐的焦点,一时间又哪里容易定夺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又足足耗费了两柱香的功夫,才决定下来,直瞧得梵天双目喷火。

    许易为掩饰行迹,也故作不耐烦,屡次出言催促,其实他明知道不管他如何催促,该争的只会争夺到底。

    “两位速将灵石教与某保管。”

    一位黑袍老者朗声说道,三缕长须无风自动,颇具气势。

    他便是争夺战中,胜出的灵石保有人。

    说是灵石保有人,实则不过就是有权将双方下注的灵石,分作两堆,分用阵法护持,再调配好赔率。

    此刻,场上便堆积了两堆如山的灵石,晶牌,分作两分,被黑袍老者用炫光日月阵护持着。

    此阵是常用的护持阵法,虽算不得珍贵,若非阴尊之力,根本无法破开。

    用在此间,也算得上极为保险了。

    许易冷道,“某虽下注,你却问不着某要灵牌,你仔细想想,某若胜了,这赌本本就该某所有,你只需按赔率赔付某灵石变成。若是某败了,自然生死,届时非只这灵石,还有某这须弥戒,你都可以取去赔付,此时,却来找某要灵石到底是何道理。”

    许易绞尽脑汁,将时间拖延到此刻,真可谓见缝插针,他正恨寻不到由头挑事,黑袍老者既然主动找上门来,他若不纠缠一二,岂有天理。

    他这一开口,不待黑袍老者反击,梵天和景千剑先就怒了。

    “宋行俨,某作保了!”

    “姓宋的,难道要拖到试练结束!”

    二人竟是同时开口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虽秉承众意,却也不敢同时得罪梵天并景千剑,只得怏怏退下。

    眼见着便剩两柱香不到,许易心神大稳,冲梵天招招手,“出手吧!”

    梵天正待出手,又听许易道,“某空手与你对战,若使出法器,便算某输,且让你先攻一炷香。”

    梵天正气海翻腾,煞气游走筋络,待听此言,气息一乱,险些没岔了气,直气得青筋暴绽。

    他和许易的比斗,究其根源,非我夺宝,非我仇恨,只为扬名。

    折腾了半晌,台子搭了,重量级人物全到来了,赌盘都莫名其妙地开了出来,临到关头,这不要脸的家伙又弄出这么一句,真真叫他气炸了肺。

    许易不用法器,他若用法器,旁人怎么看他,即便战胜,传言又将如何,他还如何扬名?

    至于什么先攻一炷香,更让梵天头发气得都要炸起。

    要打便打,何曾遇到过这般纠缠不清的,早知如此,先就该出手灭了此獠,根本就不该在此獠身上,打着扬名的主意。

    如今折腾出了这偌大的场面,再想反悔,已是骑虎难下。

    说来许易也是摸透了梵天的心思,对症下药,岂有不重,他知梵天为扬名,便处处从扬名着手,一点点将梵天引入彀中。

    至于不用法器,不进攻,非是不为,而是不能。

    除了招魂幡,他哪里还有法器,仅有的招魂幡,此刻也进入了沉睡状态。

    至于进攻,他还没打算暴怒火罡之煞,至少不到保命之际,他不会轻易动用。

    除却火罡之煞,他能动用的攻击手段,极为有限。

    至于珊瑚角近身攻击梵天,他更是想都没想过,靠罡煞催动身体,靠近梵天,根本不可能,至于迅身符,还远不到动用的时候。

    左右比斗是虚,拖延是实,他尽顾着拖延,便无差错。(未完待续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17-01-24 06:03: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