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四十章 冰魄斩

第一百四十章 冰魄斩

    这厢,许易一言既出,梵天心急如焚,那边,观战众人却先炸了,痛骂声,惊呼声,谴责声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此辈皆是下注赌许易获胜者,虽不明许易实力,但能得梵天如此小心应对的,买许易获胜的赌徒依旧不在少数,求的正是个意外之才,赌的也正是超高赔率。

    如今,还未开战,许易先断言不用法器,等若自断一臂,又豪言让梵天先攻一柱香,这不等若找死么?

    强者争锋,什么时候要战一炷香之久,哪次不是瞬息就分了胜负。

    许易如此承诺,若在平素,自无人管他,可现如今他一身干系数万灵石,谁不揪心。

    众赌徒怒骂许易之余,自少不了嘲讽梵天的,直言,既然许易都不用法器了,梵某人用法器,就是胜之不武,卑鄙无耻。

    嘲讽声一起,顿时汇聚成海,毕竟,都是聪明人,此时再痛骂许易,已是无用,唯有将梵某人逼得也不使用法器,才有夺回灵石的希望。

    梵天便是打破头也想不到,竟会遇到这种场面,明明他自己什么都没做,却竟引得如此怨满天下。

    陡然,他打了个机灵,前后一回溯,越发觉得彻骨之寒,貌似自打和此人交锋之始,自己始终被此人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初始不觉,此刻回想,貌似自己从未拿到过主动权,始终是此人发招,自己被动应战。

    念头到此,梵天收起所有的小觑之心,更不管周遭漫天怒骂,掌中陡然现出一只雪白匕首,那匕首只有巴掌大小,青耿耿的法纹印在雪白的刀身上。

    “霜雪痕!梵无敌上来就要拼命!”

    围观人群中陡然爆发出呼喊声。

    更有那下注赌许易获胜的,疾呼道,“梵无敌乃罕见的水罡之煞,霜雪痕正是水系法器,水煞配水器,威力绝伦。”

    喝声未落,霜雪痕脱掌飞出,凌空极转,顿时半空之上陡然起了细密的雪花,笼罩方圆三十余丈,雪花到处,无处不陷,好似飘落的不是雪花,而是腐蚀剧毒。

    雪花漫空而来,虽然轻飘,许易很清楚,罡煞凝实,绝非寻常的气波能够鼓荡而开,便是寻常煞墙,也决然无法抵御,当然,他的火罡之煞,自又当别论。

    然则,他却不愿轻动火罡之煞。

    刺啦一声,魂衣振动,连续的雪花飘动,即便以他阴魂之强,也断难再维持衰弱的魂衣。

    忽的,一道轻噗,他的魂衣陡然爆开。

    这时,雪花也终于落定,满场一片狼藉,山石,草树尽皆枯死,好似辟出了一片死亡空间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阴魂!”

    景千剑顿时眯起俊目。

    梵天霜雪痕的威力,他很清楚,水煞配水器,相得益彰,威力岂是寻常一阶法器所能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寻常魂衣,一触即溃,此人的魂衣竟能坚持到这招“雪落人间”使尽,的确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作为感魂中期的超级强者,景千剑远比旁人更知晓,入得感魂境,功法虽然重要,但仅仅体现在战力上,然纯以修行前途论,阴魂的强大则重要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但因战力的强大,并不意味着阴魂的强大,而阴魂的强大,往往能带来强大的战力。

    梵天才一出手,便试出了此人卓绝的阴魂,当是一劲敌。

    一招未曾建功,梵天同样心生警醒,冷冷盯着许易道,“某奉劝你还是使出看家的本领,否则也许你没有再出手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他非是想废话,实在是一招不曾建功,周遭的鼓噪声越重,皆是在辱骂,逼迫他放弃以“霜雪痕”进攻。

    他虽不至于迂腐到因噎废食,却是希望堂堂正正和许易一战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很想试某的手段,罢了,某不避不让,空手接你一招,若是某接住了,你待怎的?”

    许易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满场死寂,皆不明白,这青衣小子到底发的什么疯,见过骄狂的,可谁也没见过骄狂到这份上的,这简直是在自杀。

    梵天已经数次调高自己忍受冷傲的上限,可眼前的这家伙总是一再逼着自己调高这上限,是可忍,孰不可忍?

    “你若能不闪不避,空手接梵某一招,梵某自此拜服!”

    梵天咬牙切齿说道,“然而,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发生,小子,某便送你上路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梵天猛地打出三道分魂,受此一激,本就雪白的霜雪痕顿时白得生出了光辉,滴溜溜在空中急速旋舞。

    下一瞬,猛烈的水罡之煞注入霜雪痕中。

    “冰魄斩!”

    伴随着梵天巨大的喝声,霜雪痕不住喷出一道道纯白的雾气,而纯白的雾气才泄于外,便迅速凝实,瞬间化作一条巨大的雪白关刀。

    关刀才现,方圆百丈,瞬间冰寒,遍地草木凝结霜雪,一寸寸的空气在关刀产生的巨大气旋下,被疯狂的排开,顿时形成一道涡流强大的龙卷风暴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百丈距离,眨眼即到,关刀所过,竟产生一道道棱纹,那棱纹没有丝毫的气波震动,明显乃是空间塌陷的迹象。

    这一霎,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,梵无敌的大名,响彻星海,可真正见过其出手的,寥寥无举。

    此一招“冰魄斩”使出,所有人心中皆同时浮现起个念头:此人能有此威名,绝非幸至。

    便连景千剑亦暗生悸动:设若是我,不出绝招,定也难挡此剑。

    众人心念未落,可怖的雪白关刀如流星赶月一般,轰然斩到近前。

    梵天怒目圆睁,根本不信许易真敢不避,漫说此招绝伦的威力,单是强烈气旋裹挟的浓烈杀意,根本不是常人心智能够抗衡的。

    设若一山崩摧,人在山下,难免惊惧闪避,此乃本性,非定力所能克服。

    就在满场惊惧的目光中,许易不动不摇,双臂如龙探出,那柄关刀竟在他掌下寸寸粉碎,瞬间消弭。

    好似漫天烟花撒空,璀璨一霎后,彻底消归无形。

    满场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天下有绝学,此等神功闻所未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