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四十四章 桃花煞

第一百四十四章 桃花煞

    从根上说,许易之所以卷入整场试练,是为了融入混乱星海,获取资讯。

    这番目的,他已达到了,先结识了刘应鳞,又控制了光头和尚一般人马,有这些地头蛇在,获取资讯,自然不是困难。

    况且,又积累了不菲的分值,若能兑换宝物,他却不期待什么金牌之赏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心中很赞赏许易这种识时务,知进退的睿智,笑道,“分值便是兑换资格,五十分值,便能兑换一枚五行灵石,上千分值价值之高,可以依此想象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见告,既是如此,某便不参加这最后的关隘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笑道,“许先生何必如此着急,先听某说完,再做决定不迟。许先生也别将最后的关隘想得太难,旁人某不敢说,便以许先生之雄姿,未必没有成事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说着,绯衣中年递过一本册子,“此是此次参加赏强罚弱之战的三百名军团长的详细资料,许先生可以略观一二。其实,许先生别将此事看得太难,参加最后的关隘之战,能入选的阴尊强者只有一位,但能入战的感魂强者,数目却是不拘,独限黑牌及以上,而成功进阶黑牌的,计有百位之多。换句话说,如果可以,这百位感魂强者皆可入内,寻求同阴尊强者一战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胆量和阴尊一战的,在这百位之中,恐怕占不到三成,按照往届的惯例,多数如许先生你一般,选择获利结算,说来此亦属明智之举。某之所以相劝许先生,原因有四。其一,先生雄姿伟烈,闻所未闻,若先生出手,合众人之力,未必没有成功的可能,毕竟,光明尊者设置这第三关,便为优中选优,若是以先生之材,也不得入选,第三关尽可废弃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为增大第三关功成的几率,光明尊者用禁制限制了阴魂强大的魂念攻击,换句话说,感魂和阴尊之间的最大桎梏,在光明尊者的限制之下,消失无踪,合众强者之力,灭杀阴尊强者便有了极大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其三,纵使先生无意行此险恶之举,参加其中,隐匿身份,自保定然无虞。而只要参加了第三关,不拘成败,只要存身,便能获得三百分,如此奖励,几乎已是第一第二关之合,俯首即拾之功,先生何必放弃。“

    “最后一点,说来也是洪某的私心,许先生若参战,若拔头筹,必能为我烈火军团争取极高分值,说不定,最后便是我烈火军团在此次的试炼中,拔得头筹,我列会商会必定受此恩泽无穷。不过先生放心,洪某从前的许诺,绝对作数,即便先生不应,以先生为我烈火军团立下的功劳,我烈火商会也定不相负。何去何从,唯先生自抉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话音落定,许易却不应声,双目紧紧黏在手中翻开的册子上,看得入神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也不催他,目光朝册子瞟去,却见许易凝视的那页,录着的正是谢秋风的信息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正待开口相询,却听许易道,“要使此人入场,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强自按捺下狂喜,“不知先生怎生选中了此人,实不相瞒,此人修为高绝,又是桃花魔的盟弟,身份相当于桃花盟副盟主,此等人物乃是老牌阴尊强者,何必择取此人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洪先生只需教我,如何引此人下场便可,实不相瞒,某有友人丧于桃花盟之手,今既相逢,岂能不报。若不得此人下场,某又何必淌这趟浑水。”

    许易的确无心淌此浑水,待查探到了谢秋风的信息,顿时改变了心意。

    到底很简单,说来说去,他赴混乱星海的终极任务,还是为除桃花魔钟子瑜。

    要除桃花魔,便得先寻桃花魔,而似桃花魔这等巨魔,身份信息定然隐蔽,岂是好寻觅的。

    贸然打探,又恐失了先机,与其我寻人,不如人寻我,资料上显示,桃花煞谢秋风,与桃花魔钟子瑜,臭味相投,交情甚笃,堪为刎颈之交。

    除桃花煞,必招桃花魔,许易既有心除魔,自是此法最为有效。

    见得许易意坚,绯衣中年不再劝告,说道,“要想此人下场,只需先生一言而决。”

    许易讶然,绯衣中年分说一番,他才明了。

    原来,哪位阴尊强者下场,决定权在分值最高人手中,此亦是光明尊者为尊强者,特意开辟的福利,正为鼓励猛士向前。

    若许易不参与最后争斗,此权利自动下移,如今他既然参战,自是由他一言而决。

    谈妥要事,绯衣中年伸手递过一块镌刻火焰的赤红令牌,“此间事了,许先生但入我秋风原寻我烈火商会,洪某恭候大驾。”说罢,便朝明亭外行去。

    此刻,回归的人马渐多,皆需绯衣中年主持调度。

    第三道关隘开启,尚在明日辰时,距离如今,尚有数个时辰,许易心有所思,身有暗伤,自不愿在此空耗,也不远行,在左近数里位置,寻了一处山壁,三两下凿出一间简易洞府,遂藏身其间。

    强行吞没法器击出的罡煞,他筋络受创颇重,不过他如今已是无漏之体,生命源力丰沛绝伦,且源源自生。

    许易不愿妄服丹药,空损身体,便自打坐调息,鼓动气血,静静滋养。

    数个时辰后,鼓胀筋络,体察细微,果见筋络暗伤,尽复大观,显然,这具无漏之体,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随即,他又自腰间的灵兽袋中,唤出了苏小婼,小冰火兔粉粉莹莹,依旧闭合眼目,气息微弱。

    许易轻轻抚弄数下,心下渐生哀愁,又将苏小婼移入灵兽袋中。

    眼下,他的情况可谓千头万绪,要想理顺,还得从桃花魔身上入手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一切的问题,都在于自身不够强大。

    而在此间,自身的强大,除却修行上的强大,更体现在权力的强大。

    不然,区区冯庭术,何能陷他于如此困境?

    若掌权位,获取修行资源易如反掌还在其次,其心头牵挂的数件大事,要想了却,必定再非难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