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四十五章 军团长会

第一百四十五章 军团长会

    便在许易调息打坐之际,西去百里之外的一座丰茂小岛上,十余位军团长共坐于一座巍峨塔楼内。

    塔楼内布置得不见华丽,极是简约雅致,无有随侍,十余位胸前佩着金色赏强罚弱令的军团长们,各置身一块盛着美酒,鲜果的条案后,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同座十余位军团长,论年岁皆和烈火军团的黄衫公子仿佛,年岁最长者,也绝不过四旬,同属阴尊,如此修为,可以算作青俊中的天才人物。

    “此次竟出现了积分破千的超级人物,不知诸兄如何看待此事。”

    位于南首的一位紫袍青年忽的偏转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真有此类?某倒是未存瞩目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哪一家的,某还不曾探查呢,嘿嘿,这届倒有些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某倒是看了,此人出自烈火军团,啧啧,烈行空倒是好运,不出意外,此次必是他烈火军团拔得头筹。”

    “千余分值,便是邀得天运,也必有不世干才,惜乎未能结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场间俱是修士中的天才人物,话题一转到出类拔萃的天才身上来,顿时热烈起来,唯因场间诸人有不少也曾以感魂中期强者的身份,参加过赏强罚弱之战,很是知晓其中凶险。

    各自稍稍度量,便知那得千余分值之人,非同小可,假以时日,必是星海青俊领袖,盖过场间诸人,怕也只在数载之间。

    人同此心,念头及此,皆生杀意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修行路上,道阻且长,峰高难为,越往上行,越是艰难,道路越是窄险,能少一人行,便少一人行最好。

    若有出类拔萃者,最容易聚拢资源,阻断前路。

    便拿如今的许易来说,如他一般的感魂中期强者,论修行资源,全部换算成灵石,多者不过千枚,少者只有数十,而他一人所聚宝物,兑换成灵石,却是数十倍过之。

    设若无他,此修炼资源,当为诸人共争,而有他在,资源却是大幅度地聚拢其手。

    “谁知此人底细?此人能聚得如此分值,必非无名之辈,稍稍打探,必能知晓,不如我等皆传音各自部属,询问一二,得其究竟,料来不难。”

    西首第三位的白衣大汉冷峻出声,此言一出,立时博得众人同意。

    不多时,消息汇总,许易的整体形象,便跃然纸上。

    实在是他在雷霆猫熊妖窟折腾出的那一幕幕实在太过鲜艳,且最后的轮转大衍阵建功,所见之人不下数百,凡参与者便用脚趾头也能猜到到底那分值过千者到底是何人。

    “言语惑人,左右逢源,其人竟如此奸狡,倒是个难缠人物!”

    “不过借助阵法立威,算得什么英雄,此辈不过偶得机缘,说穿了,也只是跳梁小丑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“话也不能这般说,但有这番智谋,已足不可小觑,听闻其一拳裂地,震慑群雄,放在感魂中境也称得上英雄绝伦,决不可小觑。”

    “此皆不足论,某倒是想知道他是如何破解梵天冰魄斩的,此招玄妙,便是我等对上,要么是以硬对硬,要么稍避锋芒,哪里能像此人那般,竟消弭无形,此等功法闻所未闻。”

    “化解冰魄斩也仅仅只是防御,一招破开护阵,这就有些意思了,便是你我,恐怕也得数击才能轰开那护阵,区区感魂中期之境,竟能一鼓而破,岂非惊世骇俗。”

    “千余分值,名副其实,如此种种,结合一处,一位后起之秀,青年天才便算横空出世了,相比此人,什么梵无敌,星海神话,皆不足论,便是我等尚在感魂中期之境,遭遇此人,也唯有远避其锋,诸君,此等天才出世,我等该如何行事?”

    一位黑袍邪魅男子拖长了尾音。

    他话音落定,满座轰然,皆是灭杀之声。

    能在混乱星海存活,又有谁是善人,出现天才,不趁此良机灭杀,若教其人寻找了靠山,今后诸人头顶,必定横亘一座山岚。

    其中苦楚,便如当下诸感魂中期强者深苦梵天,景千剑一般。

    “要想灭杀,并非难事,就怕此人不肯下场,届时你我再有手段,又能如之奈何?”

    “务必拖其下场,去寻烈行空,不管许出何等条件,也得拖此人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就怕烈行空不肯,如此良材美玉,谁不想收入囊中。”

    “收入囊中?不把扎破手么,此等人物岂是他烈行空能够掌御的,放心,姓烈的是聪明人,只要我等价码下得足,必能邀得此人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是,不过开价码就没必要了,诸君不闻,众怒难犯么,只要消息扩散,甚至无需你我使力,便有的是人去姓烈的晦气。”

    “徐兄所言有理,只是此人奸狡,只怕便是烈行空出马,也未必能拖得此人下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众论正高,一道滴滴声传来,众人皆循声看去,却是一位青面狰狞的花服男子胸口的赏强罚弱令,发出蜂鸣声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桃花盟副盟主谢秋风,其人气质阴骘,一件花色袍服大红大紫,别扭到了极点,一边饮酒一边翻着一本厚重的书本,泛黄的扉页上录着《品花时录》,此本典籍,却非是功法心得秘籍,而是一本艳青小说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有趣,桃花煞谢秋风虽也如桃花魔钟子瑜一般,乃是色中恶鬼,其人却偏好美妇,不喜强掳,而好勾引,一旦得手,便杀其夫屠其家,玩腻之后,连那妇人一并虐杀,狠辣无比。

    除此外,其人还有一桩爱好,便是喜好艳青小说,往往听闻哪位才士文笔高明,便掳掠而来,关于黑屋,逼迫其编纂艳文,其文曼妙,搔其银心,便有重赏,一旦稍有懈怠,轻则断其双足,重则腐刑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他收下收服的才士多达十数人,日日不绝为其供应艳青文字,他便沉浸其中,乐此不彼。

    适才众人高谈阔论,他虽有出言,心神却多沉浸于一篇一波三折的搔心文字中,饶是如此,一心二用,于他也非难事,却也将众人言语听得分明。(未完待续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17-01-27 06:01: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