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五十三章 分神诀

第一百五十三章 分神诀

    待得他偶然扫见此篇文字,才摸着点头绪,待到此时,从头至尾复观一遍,顿时彻底明了。

    此篇文字正是谢清风的修炼心得笔记,许易所关注的内容,占整篇文字的十分之一不到,甚至可以说,整篇文字中,只提到《分神诀》之名,并无《分神诀》的详细功法,许易却根据文字成功逆推出了法门。

    一者,其中记录的心得实则是对《分神诀》功法精华的浓缩,二者,许易本身的感知能力惊人,对感知应用实多,只稍稍逆推,便大略知晓究竟。

    原来,这《分神诀》秘法,所强之处,正是对感知力进行了重新的定义和分割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许易都在运用感知力,甚至只在气海境时,就开始频繁的使用感知能力,却始终无法将感知能力准确的定义。

    就好比,人需要空气才得呼吸,可又有几人意识到空气需要被准确定义。

    直到得见这《分神诀》,许易才知晓,感知并非是感觉,而是一种介于虚实的阴魂映射,说来复杂,他却只需知晓,感知并非是线性的,而是可分的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对感知力的使用,都是以自身为圆心,要感知某处,便将感知朝某处投放,渐渐以自身为圆心,以感知长度为半径,投射出一个浑圆的感知范围。

    这种投射看似是一蹴而就的,实则是以他自身为圆心,从一条线,扫射成一扇面,最终汇聚成一个感知的圆。

    而分身诀的玄妙,正是在于分割感知力,换句话说,便是衍生出多条感知半径,从感知释放之出,便形成这感知的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对感知力的利用率的提高,何止千百倍。

    许易经历过无数次血战,太知道感知之力的应用,在大战之中能起到何等神妙的作用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这个战术专家,最喜设伏,感知能力的变相提升,对设伏的意义简直无可估量。

    许易强压住心中兴奋,开始测验对感知力的分割,他阴魂强大,感知精妙,照猫画虎,竟然一蹴而就。

    当下,他不停地动用分神诀,收放着感知力,明显地感觉到了原来如潮汐侵蚀的感知力,如今好似洒出去的沙子,铺开速度提升了无数倍。

    就拿如今他置身的斗室来说,往常彻底扫描一遍,总也需要数息,如今不过一个念头,感知力便完全笼罩了。

    他就好似陡然得了奇妙玩具的孩童,反复地游戏着,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许易终于倦怠了,自须弥戒中取出一件青衫,在身上覆了,靠在墙角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腰间的锦囊内传来滴滴响声,将许易自沉睡中唤醒过来,却是传音球有了消息。

    取出一看,正是刘应鳞发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许易原计划在此间休整完毕,便去寻找刘应鳞,未料却叫他先找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下,他催动传音球和对方联系一番,定好了会面的地点,许易便出得斗室,直插西北方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许易上了一座名唤“行吟阁”的酒楼,选了临窗的位子坐了,囊中不丰,心无底气,要了一壶美人舌,一叠只有数块的豆类糕点,便自临窗,玩赏窗外湖景。

    湖面极阔,苍月朦胧,若有若无的水汽,被清冽的湖风裹狭着,时不时透窗而入,扑面而来,极是醒人眼目。

    眼见一壶茶水,已在他刻意控制之下,快要见底,跑堂小二一双利眼,似乎早察出了他的窘态,再度上前礼貌地问询是否需要再点些什么。

    许易大囧,此次收费高昂,虽只一壶香茗,数块糕点,也价值不菲,勉强是他如今的余财能够承受的,若是再点,恐怕真在此处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受不得这种尴尬,正待结账下楼,到楼下等候,一道爽朗声音传来,“薛兄,久违了!”

    许易送目望去,却是个面目丰腴的大汉,非是当日所见的刘应鳞相貌,气质暗隐,显然是服用了隐体丹之故。

    许易瞥见来人左手无名指上的银戒,便知是刘应鳞。

    因着面目多变,二人早通过传音球约定好了接头暗号,一见之下,便能分明。

    许易冲刘应鳞抱抱拳,“刘兄,你我分别不过数日,哪里称得上久违。”

    刘应鳞含笑道,“有道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我可是日夜想着薛兄你啊。”

    二人寒暄毕,刘应鳞不耐烦应对那跑堂小二,直接引着许易入了最上层的雅室,开窗邀月,平对秋江,围着一席丰美酒宴,也不谈正事,频频举杯。

    许易心知刘应鳞有心和自己拉近关系,他也不排斥,便顺水推舟的虚应者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侍者撤去残席,换上茶具,便被刘应鳞挥退。

    刘应鳞替许易满上一杯香茗,开门见山道,“前辈前番所托之事,已有眉目。”

    许易更是干脆,当即拍出一张迅身符,落在中间的茶桌上。

    他托付刘应鳞之事有二,一是代为联络精擅炼制符纸之人,二是代为搜集桃花魔的消息。

    刘应鳞盖而应知,明显是在诱导许易自己提出正题。

    许易却无心与他纠缠,当即亮出符箓。

    刘应鳞一把抄起迅身符,双目精光暴涨,好似见了绝色玉人,不停地摩挲。

    “刘兄,不必如此,只要代为引荐精擅炼制符纸之人,此符送与你便是。”

    许易大方许诺。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!”刘应鳞大喜,心头最后的疑虑也消失了,他原本担心许易这枚符箓并非是许易背后那位高人炼制,而是许易自己通过旁的方法弄来。

    毕竟,他最关心的乃是许易背后真有位会炼制奇符的高人,如此便等若多了一个稳定供应符箓的渠道。

    关键是这高人的存在,无法证明。如今许易的这番表态,却等若完成了证明。

    毕竟,没有人会如此轻易的将一枚符箓作为不打紧的礼物,随便送出,除非是真能自己炼制符箓,唯有如此,才能解释这种不可能的大方。(未完待续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17-01-31 09:45: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