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五十五章 兑现好处

第一百五十五章 兑现好处

    出道至今,从来都是他在谈判上大占上风,这回却是彻底亏输了,不怪他智力不及,实在是一方有欲,一方无求,他再有妙法,也唬不住人。

    黑袍人道一如既往的干脆利落,“别以为某占了你便宜,任何一系的符纸炼制之法,都珍贵无比,绝非灵石可以衡量,若非大地之心对我族实在珍贵无比,阁下以为这炼制符纸的秘法,会流落于外。诚然,某适才说过,通晓炼制符纸之法的大势力并不少,可即便在这些大势力中,此门术法,亦是珍而重之,绝非财货能够衡量,究其根源,唯因此符纸炼制之法,乃是血禁秘术。”

    “血禁秘术”四字才一入耳,许易眉心急跳,他却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接触这血禁秘术。

    原来,血禁秘术他曾与书页之中见识过,无一不传承于荒武禁地,此类术法,玄妙之处在于,其只能维系单一传承。

    任何人要将此秘术传承与他人,自生先得受血禁之灾,灰飞烟灭,非但肉身连阴魂都一并烟消。

    且即便某人身怀必死之念,存心要扩散此秘术,将此术传于数人,而血禁同样发作,受术数人必定只能活一,其余皆被血禁炼死,端的是凶险狠辣至极。

    黑袍人观许易眉宇有异,说道,“想来阁下听过此术。某也不瞒你,这符纸炼制之法,某族正是得于一处荒武禁地,其余但有传承符纸炼制之法的势力,也皆是得自那处,五百年前,传承此秘法的势力,数以百计,传承至今,只余数十势力,尚有此秘法,你可知何故?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莫非因此秘术,生出大战,各大势力在战乱之中,烟消云散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摇头道,“非关战乱,只关人心。”

    许易双眸一亮,“我明白了,恐怕是得到传承之人,贪生恶死,不愿作那中继之人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点点头,“你倒是聪慧,正是如此,生死之间,实有大恐怖,谁能免俗?尤其是我辈修士,兼修性命,参不透生死桎梏,反被桎梏束缚,行将就死,又有几人肯安然赴死,更何况修行到了感魂以上,阴魂强大,便是肉身死亡,阴魂也未必不能继续存在。而一旦传承血禁秘术,连阴魂都要灰飞烟灭,又有几人能够有这份大勇。故而,这数百年下来,不知有多少势力,传着传着,符纸秘炼之法,便彻底消弭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重重一抱拳,“如此说来,却是某孟浪了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黑袍人说这些故事,无非是在提醒,他交出的非只是一系符纸的秘炼之法,实在是一段传承。

    如此算来,黑袍人付出的代价实在巨大,的确非是能用灵石购来之物,所能衡量的,许易心底才不满彻底烟消。

    黑袍人摆摆手,“你领情便好,还是那个问题,不知阁下到底需要哪系符纸秘炼之术。”

    “火系,某要火系。”

    许易毫不犹豫地说道。

    黑袍人猛地一抬头,黑沉沉的斗篷依旧遮得容颜竟掩,许易却分明感觉到了黑袍人灼灼的目光透着股喜意,继而,又射出无限的凄迷。

    “那便火系吧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声音无欢无喜,话罢,竟轻轻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阁下似有难言之隐?”

    黑袍人却避而不答,说道,“三日之后,阁下若得大地之心,你我仍旧在此处相会。”说罢,便自去了。

    黑袍人方去,刘应鳞一阵风也似蹿进门来,“如何,薛兄可有所获。”

    因着许易的承诺,他却比许易更关心二人谈判的成败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他约某三日之后,再于此相聚,有无结果,届时自知,对了,刘兄,先前某托付刘兄代为打探桃花魔的消息,刘兄可有眉目。”

    奔赴此混乱星海的终极目的,许易却始终不忘。

    刘应鳞笑道,“早准备好了。”说着,抛过薄薄一本册子,“刘某可是废了老大气力,才搜集到这些,想来不会叫薛兄失望。”

    许易接过,却不细观,径直收入须弥戒中,抛过一枚传音球,“薛某还有急务,三日之后,你我兄弟还在此间会合。”

    刘应鳞猜到许易定是应了黑袍人的差遣,要去紧急处理,一副我明白的表情,冲许易拱拱手,先自撤退。

    出得楼台,天色已然大亮,许易腾空而起,直插东南方向,天将正午之际,许易到得一处占地十余亩的奢华院落前。

    此处,正是他自尚功堂传送阵传出之所,到得地头,他服下一枚丹药,瞬间隐体丹药效顿失,恢复了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岂料,正待上前喝问的门子,窥见他的真容,面上陡现狂喜,一道烟地冲进院中,不多时,绯衣中年满面春风的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许先生,可是要我好等!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远远抱拳,笑得一张方脸都要烂掉。

    许易笑道,“某亦十分想念洪先生,真想来此处询问烈火商会及洪先生下落,却不曾想在此处碰上了,真是巧了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道,“怪我怪我,却是未曾交代下面人直接说白,此处正是我烈火商会的一处产业,许先生以后就当此处作自家宅院便是。”

    两人好一阵热烈寒暄,半盏茶后,绯衣中年将许易迎进院来,却见院中廊腰缦回,流觞曲水,极是雅致,许易指着一处落于湖心的短亭,说道,“此处甚是雅致,不如你我入亭闲叙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自无不可,当下,吩咐随侍数句,不待二人踏入亭中,数道飞舟自四面八方驰来,转瞬,便将短亭布置得静美非常,一席精致的酒宴,安置期间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邀请许易落座,先替他满上一杯,随即自满一杯端起,“此次强弱之战,我烈火商会能够脱颖而出,实托许先生大功,洪某替少主敬许先生一杯。”话罢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许易陪饮一杯,说道,“洪先生客气了,某和烈火军团的关系,实在是相辅相成,各取所需,实在谈不上功劳。说句让洪先生嗤笑的话,此番许某厚颜到此,正是为了寻洪先生兑现许诺的好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