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五十六章 师尊

第一百五十六章 师尊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纵然大笑,指着许易道,“许先生妙人,大丈夫自横行,洪某佩服!”

    许易替绯衣中年满上一杯,“洪先生玩笑了,却是不知,许某此来,到底能得哪些好处。”

    说来,许易非是不知这烈火商会,非是善地,此前避开,正因心存顾忌,此番重来,自有冒险的因素,却也是非来不可。

    无他,他想弄到大地之心,以他如今的财力,无异于天方夜谭,要想有所突破,也唯有借助这烈火商会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道,“实不相瞒,为了酬许先生之功,少主与某可谓日夜思想,早早备下了两大方案,供先生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是哪两大方案?”许易面上作出欢喜状,心中警惕已随之提起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道,“其一是,赞助先生一万灵石,以作酬谢。其二是,礼聘许先生担任我烈火商盟的客卿,除了这赞助先生的一万灵石之外,还奉送两万灵石,作先生的年资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!”

    许易面现狂喜,心头的警惕实则已提到了顶点。

    诚然,绯衣中年抑或是烈火商会此次抛出的本钱,不能说不大,可许易深知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利益。

    的确,在他的帮助下,烈火商会一举在此次的强弱之战中夺得魁首。

    在旁人看来,他许某人立功至伟,该当厚赏,绯衣中年此刻提出的条件,不过是在兑现昔时的承诺,没什么值得奇怪的。

    可许易若如此理解,那就真是蠢笨到家了。

    混乱星海是个什么地方,能在此处求生之辈,又是何等样人?

    许易再是无脑,也信不过绯衣中年的空口白话。

    此刻,绯衣中年真提出了如此可观的报酬,许易心中没有欢喜,只有警惕,更何况,早在强弱之战时,绯衣中年便一而再再而三的相邀、招揽。

    此时提出的两套方案,许易便是用脚趾头也能猜到,着力点,必定在第二套方案上,也便是答应绯衣中年去做烈火商盟那劳什子客卿。

    他甚至猜到倘若他选第一套方案,等待他的决计不是一万灵石,而是恩将仇报。

    “自是当真,不知许先生选择何种方案?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笑如春风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自是第二种方案,不提某在烈火军团中,曾和列会商会结下的一场缘分,单是和洪先生投契,某也愿意出任这烈火商盟的客卿。只是某上有师尊,此事须得禀明他老人家,不过他老人家终日坐闭死关,料来此事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虽说只是客卿,许易甚至无须费神,便能猜到,此等客卿,绝不是他昔年在大越界时,充任客卿的那般权力广大,自由自在,必定束缚多多,牢牢将自己缚在烈火商会的战车上。

    甚至他猜到自己一旦松口,对方兑现报酬不假,随之而来的必定还有禁锢,束缚,毕竟是三万灵石,不防着他走了,也得防着灵石丢了。

    许易头脑清晰,转瞬想透关键,为免给绯衣中年将话说死的机会,他先牵出个不存在的恩师来,将话头堵住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面皮轻扯,随即隐没,依旧笑容绽放,“原来如此,不知许先生尊师高姓大名,能教授出许先生这等惊采绝艳天才来的前辈,定不是无名之辈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家师久不履俗事,其人名讳不提也罢,怎么,洪兄莫非连家师也想一并招揽,哈哈,只怕贵盟没这个底码吧,哈哈…玩笑玩笑……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陪笑道,“岂敢岂敢,前辈何等样人物,岂是鄙会敢打扰的。只请动许先生,鄙会已是万千之喜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闲话休提,三万灵石,洪兄先备好了,只待禀明恩师,某可就要来取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鄙会欢迎尚且不及,岂会耍赖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笑道。

    “罢了,某先去回禀师尊,改日再来领受。”

    许易抱拳告辞,转身欲行,忽的顿住脚,折身过来,“不知贵会可有风灵石,家师正闭关祭炼一风系法宝,需要大量的风灵石,贵会若能出售一些于许某,许某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周转了一大圈,许易终于道出了此行的根本目的。

    他甘冒风险造访这烈火商会,为的正是风灵石。

    而寻觅风灵石的关键,正是为了获取大地之心而做的准备。

    他目下资材有限,要急速获得巨款,唯有绘制风符,从而快速的攀升资产。

    说来,他只是动动手,便能将价值两千灵石的风灵石,和价值百枚灵石风系符纸,翻成价值翻倍的风符。

    此等手段,说是点石成金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关键的难点,却在于风灵石的稀缺,却不是他想寻觅便能寻觅到的。

    即便他前往各大商会,贸然之下,恐怕也无人出售与他。

    万般无奈,只有这烈火商会,才有他辗转腾挪的余地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微微怔了怔,正待说话,许易道,“真没想到风灵石紧俏至斯,连贵会也无有储藏,是许某孟浪了,告辞。”转身便行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连忙阻住,“这话从何说起,区区风灵石,我堂堂烈火商会怎会没有,只不过在下不过一跑腿之人,却是不能做主赠与许先生几枚。”

    原本绯衣中年的确准备虚言,柜上的风灵石已经耗竭,实在是不凑巧。

    可叫许易这般一抢白,好似烈火商会实力不堪,他不愿意先舍出利益不假,拉拢许易却是实心实意,若还未拉拢,先叫许易小觑烈火商会的实力,那拉拢必然失败。

    故而,他唯有自承有货,却轻轻一推,将自己推到了无法做主的尴尬地位上来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无须洪先生做主,某是购买,只要洪先生以公价卖与许某便是,让许某尽了孝道,已然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心头暗暗舒了口气,“既是如此,洪某便做主了,出售与先生,不过,先生放心,一旦先生正式成为我烈火商会的客卿,再多风灵石也不在话下。不知先生想要几枚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