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六十一章 牵机盘

第一百六十一章 牵机盘

    许易强压住心头的欢喜,再度唤出大地之心,双手托了,恭恭敬敬朝黑袍人递来。

    黑袍人接过,冲许易微微点头,快步行出。

    许易陡然开始牵挂这黑袍人的生死,感知放出,伴随着黑袍人的行进而蔓延,数十息后,黑袍人进入了楼下左起第二间房,才交付了大地之心,身体便猛烈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许易立时收回心神,心中百感杂陈。

    直到下得楼来,被刘应鳞接住,询问谈得如何,许易才醒过神来,立时意识到麻烦了。

    他确是有言在先,答应过刘应鳞,一旦和黑袍人谈妥,便再赠与刘应鳞一枚迅身符。

    此刻,他须弥戒中,几乎空空,哪里还有迅身符。

    好在刘应鳞满以为能和许易达成长期合作,并不提及此事,许易虚应数句,说道,“咱们合作的事,某会放在心上,数日后,你我还是在此处相聚,对了,我这边传音球耗尽了,便三日之后,在此会合。”

    刘应鳞自无疑议。

    辞别刘应鳞,许易穿过热闹的坊市,行到秋风原著名的明月潭边,寻了一处僻静所在,依着一株数人合抱粗细的垂柳,静静坐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有些茫然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的目标是明晰的,干翻钟老魔,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关键是,如何干翻了?

    眼下,他为了争取大地之心,换来火系符纸的制炼之法,几乎倾家荡产。

    财力,几乎是战斗力的极大组成部分。

    彼时,他用大量的迅身符,堆死了谢清风,看似容易,仔细回味其中的损耗,足有数万灵石。

    如今,别说数万灵石,便是一万,他也拿不出,仅仅剩了最后的三千灵石。

    这些灵石,紧俏时候,连一枚风系灵石都无法购得,更何况,在这混乱星海,资源格外紧张,便他有灵石,也无处去购风系灵石。

    除此外,一应修士必备的丹药,辅助类宝物,他都急缺,不提别的,此刻,他须弥戒中,连一颗回元丹也无。

    一言蔽之,他如今的境况,漫说对战凶名赫赫多年的钟老魔,便是那谢清风附身,恐怕只要单手也能覆灭了他。

    无他,许易如今的真实实力,和阴尊强者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,除了取巧,根本没有胜算。

    而要取巧,却不是光凭智慧就成了,还需要大量的消耗,财力的消耗。

    如今,许易最短缺的便是财力,他纵有制符奇能,能快速的衍生财富。

    可他到底不能凭空生财,即便是制作迅身符,也需要风系灵石,和风系符纸,符纸还好说,有刘应鳞作中介,不难获取。

    关键还在于风系灵石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他便明白,自己恐怕是不回去寻绯衣中年不行了,即便头顶上的幽鸟,早告知他彼处乃是龙潭虎穴,事已至此,他也只有硬闯了。

    因为幽鸟的监控,对许易的再度造访,绯衣中年既意外,又不意外。

    说意外,是因为有幽鸟的监控,绯衣中年很清楚许易根本没去见什么恩师,即便许易暗中用传音球之类的法器,和他那位师尊作了沟通,依旧证明了许易昔时在他面前所言的,禀明师尊,乃是托词,遁词,无非是为拖延时间,根本无心成为烈火商会的客卿。

    而如今许易偏偏又在约定之日堪堪到期之际,返回了,这让绯衣中年想不通。

    说不意外,自是有幽鸟监控,他对许易行踪了如指掌,许易尚未到达,他便已知悉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依旧在原先的雅室,和许易会面。

    寒暄一番后,许易开门见山,“来晚了,来晚了,实在抱歉,本来我是想返回宗门,亲自禀明恩师,却未想到一年一度的秋拍大会举行在即,如此盛事,既然碰上了,岂能不参与,便传音告知了师尊,获得恩准,这才赶上尚功堂的秋拍,一来二去,便拖到现在,还请洪兄千万勿怪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没想到许易如此坦诚,得了这番说辞,他心中的疑惑一扫而空,畅声笑道,“言重了,言重了,许兄能来,鄙人和鄙会已是万千之喜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摆摆手,“有道是,一回生,二回熟,我与洪兄相交,怎么也不知两回了,也算得上老熟人了,洪兄何必如此客套,实不相瞒,这回参加尚功堂的秋拍,着实发现了不少好货,手上一快,囊中几乎空空,来寻洪兄,正为了急着兑现好处呢,至于那个客卿,到底要走什么流程,劳烦洪兄一一道来吧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没想到许易如此直接,心下越发欢喜,笑道,“某与许兄哪里只是熟人,原先有同战之谊,乃是袍泽,如今又为同僚,两番情义叠加一处,可算得上是志同道合之友。至于加入我烈火商会,成为客卿,要走哪些流程,却是无比简单,只需许兄往我烈火商会会首的牵机盘中,滴入一滴鲜血便可。”

    窥见许易眉宇间的变化,绯衣中年分说道,“加入我烈火商会,成为客卿,本身没什么俗物,只偶尔本商会有急务、要务,可能许易客卿前去站台,助力,一年也未必有一回,而客卿却可获取丰厚的偿报,无论如何,算得上美差一桩。当然,此等美差,非非常之人,不能授予。某与许兄向来投缘,便不满许兄,迄今为止,本商会的客卿,依旧没超过一掌之数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只提待遇,始终未解释那一滴鲜血的用法,许易却已明了,惯因他听过那牵机盘。

    此物颇为神异,一旦滴血入内,牵机为引,不管隔了多远,依靠这牵机盘,总能寻找滴血之人的下落。

    换言之,滴血入内,等若将自己的行踪交给了烈火商会,从此再无私密可言。

    往深了想,可以预见,此必为烈火商会有效控制客卿的重要法门。

    试想,客卿一旦不听指令,惹得烈火商会起了杀心,要想灭杀不听指令的客卿,该客卿必定逃无可逃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道,“许先生无须多虑,自鄙商会引入客卿已来,还不曾有和客卿翻脸的记录,无不是礼敬有加,合作愉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