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六十三章 算计

第一百六十三章 算计

    “莫非公子先前在和钟老魔对话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惊声道。

    自强弱之战罢,烈火商会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来自桃花盟的压力。

    伴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种压力无限狂涨。

    没奈何,实在是许易杀的谢清风太有名了,桃花盟副盟主。

    虽说强弱之战,是在光明尊者的操纵下举行的,战役之损,各安天命,没有找后账的道理。

    可有背景的妖精,从来都和没背景的妖精,是两种待遇。

    而不同待遇的背后,也从来不是妖精的问题,而是背景的问题。

    谢清风的背景就是钟子瑜,实事求是的说,钟老魔并未将他和谢清风之间的交情太当一回事,只能算是个颇说得来话的朋友,臭味相投。

    可谢清风的死,他却不能不问,无他,实在是面子问题。

    况且诛杀谢清风的,只是感魂中期小辈,凭的不过是狡计和侥幸。

    如果面对一位感魂中期小辈,钟老魔都不为谢清风找回场子的话,桃花盟和他钟老魔的名声,恐怕一夜之间就得崩塌。

    于钟老魔这种场面上的人而言,名声是什么,可不仅仅是一点虚荣,而是实实在在的利益,名号一立,望风披靡,名号一立,八方来贺,背后牵扯的利益,岂是一万两万灵石能够衡量的。

    为此,不管钟老魔本意如何,他都得尽全力诛杀许易。

    然而星海茫茫,要寻一人,如大海捞针,钟老魔自然而然找上了烈火商会,找上了烈行空。

    初始,钟老魔以为自己威名一竖,烈火商会就得乖乖服软。

    却不料,烈行空底气十足,根本见也不见他派来的使者。

    威胁不成,钟老魔该作了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烈行空原本也作了两手准备,其一,许易顺从,他便接受这强大臂助。

    其二,许易不识抬举,他就趁势将许易卖给钟老魔,换一笔绝大利益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做,他都不吃亏。

    却不曾想,他指使绯衣中年开出两种方案,许易使了个拖字诀。

    苦苦等了三日,满以为姓许的是自寻死路了,他这厢和钟老魔东拉西扯,终于将抓不住手的许易给卖了个高价。

    哪知道这边,绯衣中年转身前来汇报,许易已正式成为了烈火商会的客卿。

    “正是钟老魔,阴差阳错,阴差阳错!”

    烈行空连声叹道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道,“这如何是好,姓许的小子所涉利益极大,先不提他在尚功堂兑换的宝贝,就是他自身,也必有秘法,何况,他还有个没露面的高人师尊,动他实在是不划算,不如和钟老魔摊牌,即使咱们舍些利益,平了钟老魔的心火就行。”

    烈行空冷笑道,“事已至此,钟老魔哪里还有退路,他是要定了姓许的人头,再说,我话已说出口,再行反口,恐怕领不了钟老魔半点人情不说,非得逼得钟老魔和咱们翻脸不可。罢了,既然卖了就卖到底。至于姓许的是不是有高人师尊,却不是咱们该管的,即便是有,他那师尊要报仇,也该去寻钟老魔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在烈行空麾下听命多年,烈行空话才出口,他便明白烈行空这是在让他尽量将事情做得隐秘,至少不要在此间闹出风波。

    “某知会的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躬身应承一声,接道,“不如就在此间动手,按住此人后,搜刮了须弥戒,再将人给钟老魔送去,既得了好处,又送了钟老魔人情,一举两得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相伴烈行空多年,深知烈行空行事风格,果然,他提议才出口,烈行空满意点头,“左右那家伙都入坑了,别弄出动静,怎么拿捏,你该心中有数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微微一笑,行个礼,辞出门来,去寻许易。

    到得安置许易的宅院,却是人去宅空,绯衣中年心头略惊,赶忙寻到牵机盘,一番查探后,这才摸清了许易的方位。

    却是在坊间穿行,似要采购什么,又寻来负责接待许易的随侍询问一番,那随侍说,“许客卿临去前交代过,说是要采购些丹药,子时前必定返回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心中略定,挥散了随侍,自在许易院中等候。

    亥时方过,许易推开了院门,绯衣中年迎上前去,“听说许兄外出买丹药了,这是何故,许兄你既已是我烈火商会的客卿,区区丹药,又何劳许兄你费心,莫非许兄暗中在责备我烈火商会招待不周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洪兄太见外了,若某真这么想,又岂会甘为咱们商会赴汤蹈火。”

    许易笑着摆手。

    “赴汤蹈火?这从何说起?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洪兄猜我适才出去,除了购买丹药,还去了何处?”

    “我去哪里猜?速速道来,卖什么关子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渐不耐烦。

    许易依旧平静,“我去了鸿运堂!”

    “鸿运堂?去哪里做什么,莫非许兄对搏戏有了兴趣,嘿嘿,当此之时,真没想到许兄还有这个闲心。“

    绯衣中年冷笑道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哪里是闲心,某全是为了我烈火商会,赌上一把,某去鸿运堂下了战书,约战钟老魔,为我烈火商会扬名,以报少东家和烈火商会对许某的厚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失声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洪兄不必替我担心,一者,某有师尊传授的秘法,他钟老魔再是凶狠,也未必是许某对手,二者,某便是战死,也绝不会给我烈火商会摸黑,洪兄完全不需担心。而某一旦灭杀钟老魔,将为我烈火商会赢得多么大的荣誉!”

    说着,许易双目放光,似乎完全沉浸在了自己成为盖世英雄的强幻想画面之中。

    一旁的绯衣中年简直要疯了,他算破了天地,却绝算不到许易突兀地来了这么一出,一出手,竟打翻了他所有的计划。

    他痴痴看着许易,真不知道此人是失心疯了自寻死路,还是行为处事的法门诡异得超出了自己的理解。

    若说许易有阴谋,他实在看出阴谋在何处,此人自作主张去挑战钟老魔,怎么看都是嫌死得太慢!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