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六十四章 那凄离迷楚的眼神

第一百六十四章 那凄离迷楚的眼神

    就在绯衣中年震惊莫名之际,一名青袍中年疾步而入,见得绯衣中年,恭敬抱拳道,“启禀洪长老,门外有鸿运堂的人求见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失声道,“鸿运堂,他们找过来作甚。”

    他的一颗心简直要破碎成十七八瓣了,策划好好的剧本,怎么临到上演,就变成这般的扑朔迷离。

    许易笑道,“想必是来确认许某身份的,洪兄,这回许某可是为了扬我烈火商会的威名,赌上了身家性命,稍后,还请洪兄千万别忘了在少东家面前,替许某美言几句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浑身打个寒颤,“莫非,莫非你是用烈火商会客卿的身份,对钟老魔发起的挑战!”

    “然也,非如此不得扬我烈火商会威名!”

    许易做出一副理所应当模样,绯衣中年如坠冰窖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挑战钟老魔,乃是许易在偷听了烈行空和绯衣中年密谈后,做出的不得已的决定。

    诚然,他入混乱星海的主要任务,便是灭杀钟老魔。

    可论及灭杀的手段,许易是万万不会选择正面应战的。

    如今,他去鸿运堂,对钟老魔发起了挑战,纯粹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    他不通过此种手段,立时就得面对烈行空和绯衣中年的致命打击,如此一来,他彻底失去了腾挪闪跃的余地。

    漫说积蓄势力,对战钟老魔,恐怕连烈火商会这关都过不去。

    彼时,情势危急,不得已,他辞出门去,苦思冥想许久,终于将目标盯准了这鸿运堂。

    鸿运堂,正是名震混乱星海的一间赌坊,经营的不是凡俗中的牌九,叶子牌,骰子之类的赌术,而是修士之间的对战。

    规矩倒也简单,强者不得向弱者挑战,所谓强弱,只以境界高低判断。

    换言之,感魂中期,不得挑战感魂前期及以下,阴尊不得挑战感魂中期及以下。

    反过来,随便你如何挑战都行,低级向高级,同级之间,随意挑战。

    一旦一方发起挑战,另一方不应战,不应战一方便会被整个混乱星海广而告之,名声因此大大受损。

    故而,自打鸿运堂开号以来,凡发出的挑战书,九成都到了正面回应。

    无他,实在是名声对一名修士太过重要,尤其在这危机四伏的混乱星海中讨生活。

    一旦对战开启,鸿运堂便可以此开出赌盘,获取暴利。

    而鸿运堂之所以有这般大的魔力,能威加星海,说来也简单,其和尚功堂一般,皆是属于光明会辖下的商会,换句话说,正是处在光明尊者神威的笼罩之下。

    “洪长老,鸿运堂这次派来的是一位黑衣主事,您看?”

    一旁的青袍中年小声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怔怔半晌的绯衣中年如梦初醒,“还不请人进来!”

    “洪兄,我看你面色不好,是不是某行事太孟浪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绯衣中年僵硬的面皮轻轻扯动,“哪里哪里,许兄拳拳盛意,洪某实在感动不已。”

    此刻,他心中已是一片乱麻,满心想的都是如何平息眼前的乱局。

    青袍中年折返极快,不过十数息,便引着一位天庭饱满的黑袍青年阔步入内。

    “赵主事,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抱拳一礼,冲绯衣中年一指,“这位是我们烈火商会的洪长老,此次某加入烈火商会,全靠洪长老引荐。”

    赵主事冲绯衣中年抱拳一礼,“洪长老大名,赵某闻名久矣,幸会幸会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挤出笑脸,虚应着“幸会”。

    赵主事笑道,“烈火商会此次能派出许先生这等盖世英杰,出战钟老魔,严格算来,也是送了我鸿运堂一个天大的人情,还请洪长老代为转告烈会首,说鄙堂记下此番深情厚谊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,许易入鸿运堂,自承了强弱之战金色副牌获取人的身份,只因他知晓要借鸿运堂之势,非如此不行。

    果然,他一道出此身份,负责接待他的规格立时飙升,由一名侍者换成了赵主事。

    而他验证自己身份的手段也简单,出示了谢清风那本心得笔记,赵主事立时就坐实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听闻许易要挑战钟老魔,赵主事震惊之余,也并未生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许易杀了谢清风,和钟老魔结下梁子,如今受钟老魔追杀的消息,在整个星海,根本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一个盖世英杰,一个老牌魔头,迟早要飞火流星地撞上一场,并不算奇事。

    赵主事惊叹的只是许易的勇气和豪气,除此外,只余浓烈的欢喜。

    仔细算来,鸿运堂已有数年未接到如此轰动的挑战了。

    论名头,挑战双方,同样名震星海,论看点,更是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且不提许易这位盖世英杰和桃花盟的新仇旧恨,单是许易灭杀谢清风的手段,便在这短短时间之内,成为整个星海最大的谜团之一。

    可以想见,此番对战一旦公布,势必为整个混乱星海所瞩目,届时这赌盘的火爆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身为亲自接下此档赌盘之人,赵主事心头的兴奋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赵主事客气……”

    话至此处,绯衣中年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他陡然意识到自己又踩雷了,这回踩着的还是天雷,他急道,“不知赵主事今番造访,到底所为何事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意识到踩雷的关键,正是赵主事的造访,惯因赵主事的造访,很不合理。

    鸿运堂向来只接受挑战,负责开出赌盘,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下注人所属的势力了。

    不待赵主事答话,却听许易道,“洪兄,赵主事正是某请来的,某此次挑战钟老魔,是个难得的发财机会,某受商盟大恩,无以为报,特将这发财机会献上,还请洪兄千万说动少东家,下重注赌某获胜。”

    绯衣中年本就胀红的老脸,瞬间化作一张白纸,望向许易的眼神,时而难以置信,时而凄离迷楚,似有万千言语,欲说还休。

    怔怔半晌,绯衣中年才缓过气来,不去回应许易,却冲赵主事一抱拳,“下注之事,洪某会和少主商议,待有结果,会第一时间通知赵兄,还请赵兄先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