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六十七章 白纸黑字

第一百六十七章 白纸黑字

    想透此点,烈行空的戒备陡然松懈下来。

    许易千回百转,要的正是这般效果,含笑道,“许某所求有三,其一,少东家再提供某一些风灵石,某还有一件风属性法器,积蓄风灵石聚威。其二,某需要借助咱们商会的聚灵阵一用,某还有秘法,需要聚灵阵加成。最后,某需少东家提供若干元爆珠与我。”

    窥见烈行空变色,早压抑不的洪长老怒声道,“许兄这是要趁火打劫!须知商会不是我烈家一家做主,还有无数股东,你这般狮子大开口,却不见合作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洪兄莫急,某又没说平白让商会出钱,风灵石,元爆珠,乃至借用聚灵阵,都可折算成灵石,许某支付与商会,绝不叫商会承担任何风险。”

    烈行空心中暗喜,若真如此,却是再好也没有。

    的确,他支不支持许易都行,反正鸿运堂已经受理了挑战书,即便他作壁上观,姓许的也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但相比许易去死,他更乐意钟老魔去死,毕竟钟老魔一死,他获得的利益更大。

    当然,他心中自有一杆秤,若是许易要求的支援太多,超出了他心理预计,他撒手不管便是,任凭许易去死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许易需要的支持,和钟老魔败亡,烈火商会获得的利益之间,需要一种平衡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支付许易的是实打实的利益,而这种利益的支付是有风险的,毕竟姓许的即便再获得了支撑后,照样有可能败亡,若是如此,他可就鸡飞蛋打了。

    现如今,许易提出了平等置换,等若是将烈火商会将要承担的风险给抹平了。

    得了烈行空的暗示,洪长老笑道,“既然许兄这么说了,以少主的仁义,自会全力支持,只是许兄索要之物,珍贵非常,却不知许兄能拿出多少灵石来。”

    洪长老干脆连最后一块遮羞布也不要了,径直要许易先兑现灵石。

    许易心头冷笑,面上带笑,“实不相瞒,某的灵石在尚功堂,兑换宝物,已消耗干净,不过,二位放心,一旦某灭杀了钟老魔,以钟老魔的身份,其须弥戒必定是一座移动宝库,支付给商会,料来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诓我!”

    烈行空立时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能说是诳,某眼下实在是囊中羞涩。”

    许易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洪长老道,“没有灵石,你可以拿你的宝物质,事后你灭了钟老魔,再拿钟老魔的资材,来赎你的宝物,如此岂不两便。”

    烈行空心中满意至极,传音道,“老洪此言及时,这小子夹袋里宝贝必定不少。”

    许易大急,“某须弥戒里,若说值钱,就这杆招魂幡值钱,你们总不会想要某这杆招魂幡吧,即便某肯给你们,拿什么灭钟老魔。”

    洪长老道,“你要压这杆招魂幡,未必不行,考虑到你对战钟老魔要用到此幡,鄙会可先将此幡借予你用,待得战后,你将此幡交回即可。然而,你和钟老魔对战,还存在着战败的巨大风险,故而,若是你战胜,此幡不得赎回,仍旧归我烈火商会,不知你敢是不敢!”

    洪长老话音方落,烈行空大急,传音道,“焉能如此冒险,若是此人战败,咱们可就鸡飞蛋打了。”

    洪长老传音道,“非是属下自作主张,实在是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,三阶法器,少主,这可是三阶法器,少主可别忘了,此人区区感魂中期,就能使动的三阶法器,必定非其魂炼之器,少主得来,立时便能化用,其中珍贵,岂是灵石所能衡量,不趁着此次机会,少主何时才能染指这三阶法器。”

    烈行空压着心中的悸动,传音道,“话虽如此,若是此人战败,又该如何,这是不得不防的。”

    洪长老传音道,“少主,你我和此人打交道时间虽短,却都知道此子狡诈如狐,如此一个老奸巨猾之辈,若无万全之策,岂会挑衅钟老魔,若我所料不错,此次对战,此人必胜无疑。”

    烈行空稍稍沉吟,亦同意洪长老的推断,毕竟,三阶法器在眼前,谢清风更是死在此人手下,最重要的还是洪长老的这番推理,一个聪明人是不会自寻死路的。

    以上种种汇聚一处,若将眼前的局面比作一场赌局的话,烈行空自觉今番下注,至少占了六成胜算。

    以巨大代价,换取难以衡量价值的三阶法器招魂幡,六成胜算,的确是值得一搏了!

    “罢了,你全权负责,非要将此人引入彀中不可。”

    烈行空再度传音道。

    就在烈行空和洪长老相互传音的当口,许易故作沉吟,始终不曾开口。

    烈行空传音罢,洪长老道,“许兄,此事真就那般为难么,你若是难以定夺,那就当洪某没说过,至于你对战钟老魔之事,鄙会也只能从精神表示支持了。你也不用怪少主,实在是你要的宝贝太多,没有质押,便是少主也无权出借于你。“

    “罢了,不就是一杆破幡么,许某舍给你们,回头再让老头子炼制一杆,多大个事!”

    许易胀红了脸,恨声说道。

    洪长老强压住心头的欢喜,“就是,以许兄的门庭,岂会在乎这小小三阶法器,一旦灭杀了钟老魔,许兄威名,必定震动星海,届时,传入令师耳中,令师也必会欢喜。这样吧,既然许兄无有意义,咱们就白纸黑色,落笔为准吧。”

    招魂幡珍贵无比,以一直合约为凭据,看似荒唐,实则不然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有牵机盘在,即便许易想反悔,他也必定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说穿了,这白纸黑字,不是怕许易反悔,而是怕许易背后的那位大能心头不痛快,前来寻衅,一旦有这白纸黑字为凭,烈火商会也好占据主动,至不济,以商会的名义申请光明尊者仲裁,也能占住道理。

    “洪兄何急!”

    许易不阴不阳地道,“莫非以为许某脑子坏了,一件三阶法器,同时还是魂器,就只换区区几枚风灵石,几枚元爆珠,世上岂有这般生意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