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七十章 我为盟主贺

第一百七十章 我为盟主贺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钟老魔一声冷哼,本就压抑的气氛,瞬间冰封。

    团衫中年哈哈一笑,“没钱不怕,借钱生钱嘛,此等机会,千载难逢,只此一遭,先听张某分说一番,诸位再决定做是不做。毕竟事涉灵石,总要彼此两厢情愿才是。”

    团衫中年此话说到众人心坎去了,众皆发声,好听话丢出一箩筐,却丝毫不漏缝隙。

    团衫中年也不着恼,平气缓声说出一番话来,众人皆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团衫中年代表钟老魔向众人借钱,此,正是钟老魔召集诸人会面的本意。

    其实,早在团衫中年提到“鸿运堂”,众人便猜到些根脚,故而,将口封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团衫中年一番话罢,众人虽陷入了沉默,钟老魔面上却浮起了笑容,他知道这帮死硬家伙封死的口子,已被团衫中年那张堪比千军的利口,生生给撕开了。

    说来,钟老魔要借钱,同样是为了今次鸿运堂开启的赌盘。

    虽说被许易这区区感魂中期小辈挑战,被钟老魔视作奇耻大辱,可事到临头,只发怒是愚者所为。

    他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便会转移到利益上来,参加赌盘,是他必然的选择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不提种种原因,只提一点,倘若他败亡,灵石这身外之物,已和他无关,即便输个倾家荡产,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而一旦获胜,赌盘上的利益,那可非是小头。

    为了尽可能的获取巨大利益,钟老魔除了压上自己的全副身家外,自然还想一口吃个超级大胖子,大笔借入灵石。

    却说,许易和钟老魔的对战,才传出,便轰动了星海,成为鸿运堂数年以来,罕见的热闹盘口。

    本来,按照鸿运堂方面的意思,最好将比斗的时间,推迟三个足月,方便他们尽可能多的承接赌注。

    许易综合考虑完成任务的期限,以及修行玄霆淬体诀所需要的时间,两相结合,才将时间定为两个月后开战。

    赌战在两个月后,但赌盘却在第一时间开了出来。

    鸿运堂承接赌斗多年,赌盘的花样,远远超过了许易当年在大越所见所闻。

    胜负之赌,因着双方明面实力的巨大差异,已被鸿运堂在开出悬殊赔率之余,还限了赌注。

    除了胜负之赌外,双方比斗多少招分出胜负,战斗到结束,双方会用多少种攻击方式,乃至败者到底是头颅先炸开,还是心脏先破裂,都成了赌盘下注的内容,花样繁复的超出了想象。

    而正因有着这繁复花样的存在,才有了钟老魔借钱的余地,否则任凭团衫中年说得天花乱坠,也休想说动一人。

    毕竟,若是赌盘不存在风险,大家都各自去下注,赌钟老魔获胜,最后得利便是,何必将灵石借于你钟老魔,让你钟老魔来个灵石生灵石。

    正因存在风险,团衫中年才成功说动了众人。

    他承诺众人将灵石借给钟老魔,战罢后按三分息结算,一战的功夫,便能收获三成利,已是世上少有的生意。

    相比冒风险投入赌盘,借灵石给钟老魔,赚取这三分利息,无疑是个上佳的选择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相比他们,钟老魔这对战的亲身参与者,有着天然操纵赌盘的优势,比如说赌盘中的“比斗多少招”一项,钟老魔便可借助自身的强悍实力,强势控制这一项的最终结果,最终赚取暴利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非是赌盘中的漏洞,毕竟对手的手段也难以预料。

    昔年,也不是没存在过这种强弱区别颇大,强者下注“比斗招数”这一项,希图以自己实力控制局面,结果,弱者放出了秘术,虽然最终,弱者败亡,强者获得了战斗的胜利,最终强者希图借赌斗敛取暴利的目的落空,输了个倾家荡产,乃至欠下大笔赌债,最终落个横尸星海的局面。

    所以说,凡事无绝对,很难说赌盘中存在漏洞,只能说存在可能。

    而相比钟老魔和许易实力上的巨大差距,钟老魔对局面的控制力,是过往所有的对战所难以企及的,这才是众人敢最终同意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即便许易存在杀招,最终改变了比斗招数的数目,但这个改变必定是在一个极小的范围之内,只要下注组合合理,照样能博取保利。

    团衫中年逻辑周密,桩桩件件都想到了,正因他的陈述,让众人找不着丝毫漏洞,唯见其利,不见其害,众人最终才松口同意。

    至于众人借出灵石后,钟老魔会否赖账,却是丝毫不用担心的,名声在星海的重要性实在太可怖了,可以有凶恶的名声,却绝不可有言而无信的名声,这是混乱星海生存法则之一。

    谈妥了借灵石的办法,约好了缴纳灵石的时间,钟老魔便挥散了众人,唯独团衫中年纹丝不动,坐在原位上。

    钟老魔瞥见团衫中年眉宇间的纠结,笑道,“怎么,可是在为某担心。”

    团衫中年道,“盟主便真的丝毫不担心。”

    钟老魔怔了怔,说道,“担心谈不上,有些想不通倒是有。”

    团衫中年道,“我来猜猜,盟主想不通的地方,应该有两点。”

    钟老魔眼睛一亮,“哪两点?”

    团衫中年左手食指轻轻扣着桌面,“一者,想不通谢副盟主是如何败亡的:二者,想不通姓许的到底哪里来的胆量,敢挑战盟主。”

    钟老魔面色一变,显然,团衫中年说中了。

    不管钟老魔再是自信,可有些道理是恒定不变的,其中之一便是:一个聪明人不会无故找死!

    显然,能在强弱之战中成就旷古绝今记录的许易,怎么也能被列入聪明人的行列。

    此人贸然挑战,真的是寻死么?

    再有谢清风的败亡,为这个谜团,又披上了更深重的阴影。

    钟老魔既想不到自己丝毫会失败的可能,又想不通许易到底凭什么敢来挑战自己。

    忽的,团衫中年郑重冲钟老魔一抱拳,“我为盟主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