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七十六章 注

第一百七十六章 注

    比斗时间定在这天的申时,天清气朗,惠风和畅。

    终年不化的玉龙雪原,终于褪下了冷傲之姿,热烈的绽放起来。

    尚不到午时,决战之地,玉龙雪原最高峰仙指峰,已热闹地恍若坊市。

    数不清的修士,在此处汇聚,都憋着劲儿,要观这星海许久未曾上演的惊世大战。

    当然,若只是一场实力完全部队称的战斗,即便是贴上了盖世英才和超级强者战斗的标签,整场战斗依旧不会带来如此强烈的震动效应。

    问题的关键,还在于鸿运堂开出了旷世赌盘。

    不提整场战斗的噱头,单是赌盘中汇聚的灵石,已突破了三千万,这可怖的数字,已远远打破了鸿运堂过往所有赌盘的记录。

    整个混乱星海,几乎超过八成的人,在此次赌盘中下了注。

    之所以出现如此空前的赌盘,一者是鸿运堂不惜血本的渲染对战的噱头,二者则是下注时间,扩张到了足足两个月,三,也是最重要的因素,此次对战双方的实力悬殊,实在太大,已经超出智慧理解的程度。

    如此明确的输赢,引得无数人跟风下注。

    除此外,更有不少的人逆向思维,认定许易必有取胜秘法,不惜下重注,博取极高的赔率。

    一言蔽之,时至今日,整个星海几乎没人不知道这场战斗,没人不关注这场战斗。

    今日,是对战之期,只要能赶来观战的,自然没有不来的道理。

    而路途实在遥远,赶过来消耗成本太大的,那也不怕,鸿运堂经营比斗多年,早早就有了妙法。

    原来,整场比斗会被鸿运堂通过影音,直接传输到混乱星海各处的分堂,要想观看对战的,直接去鸿运堂设在各地的分堂即可。

    总之,这场大战,整个星海,超过八成的人,会在第一时间观看。

    此刻,距离比斗,还有两个多时辰,围绕着仙指峰峰顶,简直汇成了人潮。

    不止半山腰,各处巨木,被霸占了,山峰四周的虚空,乃至天空,都浮动着各式各样飞行器。

    林林总总,将近十余万人来到了现场。

    十余万人汇聚一处,自不可能痴痴傻等,有头脑的人,早早将此作了绝大商机。

    很快,无数个摊位,临时排了出来,不仅有出售修炼资源的,连那售卖果饮,熟肉的摊位都有了。

    最火热的生意,恰恰是那些具备最佳视角的观战位置,这些位置,一个一个被叫上了天价,有的甚至攀上了十枚灵石的天价,不枉那些聪明人提前数日便来此处占位。

    未时三刻,许易也到了玉龙雪原,他是乘坐鸿运堂的龙舟到的,整座龙舟除却两位随侍,负责操控,只载了他和烈行空,洪长老等数人。

    许易没去密室中修行,而是立在舟首,凭空下眺,直到龙舟临于仙指峰顶,停止飞行,他才自舟首退下,根本不看对面缓缓飞来的另一艘同样出自鸿运堂的龙舟,更不与旁人多言。

    许易返回了密室,摒弃了所有的杂念,静静温养着心神,力求达到最完美的对战状态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另一架龙舟也在仙指峰顶上停稳,载的正是桃花盟钟子瑜。

    钟子瑜依旧身着那日聚会所着的白衣,气质如海,身边陪着团衫中年,聚于密室,竟在围秤对弈。

    两人皆落子如风,片刻便分出了胜负,却是钟子瑜成功屠掉团衫中年的大龙,获得了大胜。

    钟子瑜指着团衫中年哈哈笑道,“早知道便不与你下,假模假式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钟子瑜和团衫中年对弈不是一天两天,对这位智囊的水准,所知极明,如何不知道适才自己的胜利,是这位智囊故意相让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,他稍稍动脑,便也想到了,要么是为了讨个好彩头,要么是怕他钟某人因为败弈,而乱了心神。

    团衫中年道,“盟主冤枉属下了,临战在即,盟主心沉如海,属下无此般定力,心绪已乱,败弈乃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钟子瑜摆摆手,“不说旁的了,一路上,看你欲言又止,想说什么,速速道来吧,待会儿上了场,你便想说,本尊也没工夫听了。”

    团衫中年道,“属下敢请盟主,相时而动,且莫因挂念赌局之胜,而乱了心神,亏了大局。”

    此次对战,对于钟子瑜能否获得最后的胜利,团衫中年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他唯一担心的便是,钟子瑜因为挂念赌盘中的巨注,而太过强求,贪大求全,以至于乱了章程。

    高手过招,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,一旦钟子瑜心神大乱,未必不会让敌手抓住空子。

    须知对方可是可能有着神秘符术,具备随时扭转战局的能力。

    钟子瑜道,“知道你这家伙就会提这个,怎么十招之内,本尊还拿不下他么?这回本尊狮子搏兔,使出全力,即便兔子再狡猾,不信能逃得过十击。”

    团衫中年道,“不是属下多话,实在是希望盟主切莫大意,不管怎样,本盟此次的收益,已经足够大了,落袋为安,才是上策。”

    此次,在团衫中年的主导下,钟子瑜舍出的巨注,是以组合模式投下的,只赌了双方交手招数这一项,只因这一项,也是钟子瑜最好掌控的。

    原本以钟子瑜的脾性,打算巨注全部下在“十招以内解决战斗”,却在团衫中年死谏之下,最终分作了“十招”,“二十招”,“三十招”三项投注。

    团衫中年早早地根据组合模式,算出了最大获利点。

    若是“十招以内”解决战斗,毫无疑问,钟子瑜的巨注将获得巨利。

    “二十招以内”解决战斗,利润依旧不小,不过较之“十招以内”降低了足有五成。

    然则,若是超过了二十招,钟子瑜下的重注,将只能获得微利,算上他借钱之时,舍给诸人的高额息钱,还得稍稍赔上一笔。

    若是超过了三十招,钟子瑜的巨注,将全部打水漂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局面,在钟子瑜和团衫中年的认知里,是绝对不会发生的。

    却说团衫中年话罢,钟子瑜虽心生不喜,嫌他啰嗦,却素服他的智计,听入心来,拍案道,“老张你放心,这回本尊战那蝼蚁,便当是战光明尊者来对待,这下你该安心了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