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七十八章 霜雪

第一百七十八章 霜雪

    “无耻小儿,既敢挑战,如何竟无胆略于本尊一战,缩头乌龟,钻地鼠子,受死!”

    钟老魔狂声怒骂,魂念发动,四枚芒针,再度催动,朝积雪射去。 .更新最快

    他已打定主意,不再浪战,既然姓许的摆明了要当雪耗子,他便陪着耗便是,看到底谁能耗过谁。

    左右催动芒针的魂念,微乎其微,便是耗到明天这个时辰,他也不怕。

    他却不信,许易有本事催动如此长时间的催动法器,防御他的芒针,只要时间稍久,攻得许易坚持不住,露了破绽,届时芒针自能建威。

    原本,以钟老魔的脾性,是绝不会如此小心翼翼的,可在经过了团衫中年无数次的反复提及,以及指出了阴沟翻船的严重后果之后,钟老魔便彻底抛却了面皮,只要胜利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过去了,如云海的雪域高原,静静的舒展在淡青色的苍穹之下,金色的光影,铺满了雪原,风儿轻轻地吹拂,荡起细碎的雪雾。

    整个战场,安宁至极,偶尔甚至有一两只笨拙的寒鸦,在交战区域内起降。

    十余万人鸦雀无声,痴痴地盯着交战区域。

    “唿……噗……唿……噗……”

    一株巨松之巅,一个宝蓝色团衫的胖子,竟然抱着树干睡着了,鼾声四起,宛若雷鸣,浑浊湿黏的口水,如银丝倒挂,正巧滴在了一手扶在树干借力头在他颔下的精瘦汉子头上。

    精瘦汉子抹了一把,大怒,“醒醒,醒醒,姓陈的,你他妈的口水……你他妈到底是来观战的,还是来睡觉的……”

    宝蓝团衫的胖子顿时惊醒,惊声道,“打完了,打完了,到底谁胜谁负,老子可是下了重注,十枚灵石啊……”

    精瘦汉子哭笑不得,指着钟老魔单身独立的茫茫雪域,没好气道,“咋唿个屁,你盯一会儿,该老子睡一觉了,有新动静儿了,叫我!”

    疲倦,无聊,失望,可笑……

    以上情绪,大概是场间所有观战者的情绪总集合。

    任谁也想不到一场惊世大战,竟然会演变成这样,足足过去了半个时辰,钟老魔的第三招还没结束,四枚芒针仍旧扎在积雪深处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说出点变化,那便是钟老魔的位置,不停的移动,几乎跨遍了半个交战区域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再无任何异变,便是两个小儿打架,也比此间的场面来得激烈。

    钟老魔真的有些不耐烦了,他便是做梦也想不到,许易竟能在他绵密的攻击下,坚持这么长的时间,还丝毫不露败象,照这个趋势下去,莫非真的要拖到明天去。

    忽的,他又想起了团衫中年的交代,烦乱的心绪立收,心道,“拖便拖吧,看这贼子能坚持到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钟老魔忍住了,许易却不想接着玩了,若按钟老魔互耗的路子走,许易有把握拖到钟老魔崩溃。

    无他,钟老魔消耗的是阴魂,而他消耗的不过是掌力,谁能拖到最后,是不言而喻的。

    当然,真能一拖到底,许易是乐意如此轻松获得胜利的,可许易知道,这不过是一厢情愿。

    钟老魔不是蠢货,能拖半个时辰,差不多已到钟老魔的极限,决然不会拖到第二个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也不想这般拖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钟老魔惊叫一声,魂念再动,念力所及,竟是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原来,他叫出“不好”之际,便是感知到了埋在积雪深处的许易,有了新动作,岂料叫声才落,始终被魂念操控的芒针,竟然消失无踪了,这不是太诡异了么?

    便在这时,雪原陡然炸起惊天雪浪,一道青影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小辈,你到底用的什么邪法!”

    钟老魔心下讶异到了极点,处在他魂念控制之下的芒针,竟会突然消失,这是何等的不可思议,越是猜不明白,他心头的讶异越是巨大。

    许易冷笑道,“老钟,某的手段,你现在所见,不过九牛一毛,若是怕了,现在认输,还来得及,某留你具全尸。”

    芒针消失,自是许易的手段,正是他在催动铁精之余,催动了火罡之煞,铁精遇火罡之煞,分解能力再现,瞬间将金属系的芒针给分解了。

    此招,彼时,许易在皇场之战中,分解金符军组成的金甲天神时,用过。

    许易没想到的是,铁精在经过阴阳二气的归理后,分解的速度更快,罡煞才出,四枚芒针便即消亡。

    却说,许易话罢,钟老魔面不改色,“小辈,何必练嘴,擒住你,本尊倒舍不得就杀了,先前不过是热身,这会儿,本尊来秤秤,你到底有多少斤两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他掌中陡然多了把玉色的尺子,两道阵纹湛然。

    “霜雪尺,竟是二阶法器的霜雪尺,能逼得钟老魔动用霜雪尺,姓许的便是死了,也足够名传于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阶水系法器,出自冰霜雪剑,威力绝伦,难怪钟老魔要选这玉龙雪原做斗场,这般算计,不愧是老狐狸。”

    “这下,该有好戏看了,战到此刻,姓许的也未使出压箱底的本事,说不得这回两人都该使出杀手锏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一改先前的疲乏,场面再度进入了**,围观众人议论之声如山如海。

    龙舟之上的烈行空和洪长老更是瞪大了眼睛,在二人的预料中,许易该使动三阶法器招魂幡了。

    其实,对烈行空和洪长老而言,适才的比斗一点都不平静,反倒看得二人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在二人看来,许易纯粹是找死,不一出来就使动招魂幡,竟敢撩拨钟老魔,被逼得钻入积雪深处,简直就是找死。

    许易死不死,二人不关心,二人挂念的只有那招魂幡。

    好容易撑到此刻,钟老魔都率先动用了法器,姓许的还不动用绝招,还待何时,难道非要钟老魔催动法器,先结果他么?

    二人全神贯注,死死盯着场面,要看那三阶法器招魂幡,到底是如何逞威。

    一想到许易持三阶法器招魂幡灭杀钟老魔,招魂幡之名,震动整个混乱星海,而这招魂幡又是他列某人囊中之物,有朝一日,他列某人手持招魂幡,横行混乱星海,所过之处,根本不用招摇魂幡,只需亮相,便能威逼四方敬服,那该是何等荣光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