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八十三章 尖刀利矛丛

第一百八十三章 尖刀利矛丛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钟老魔大喝一声,四个巴掌大的笼子,升腾而起,当空散发着莹莹光芒,下一瞬,整个场地现出四道光幕,横阻四方,而光幕之上,一根根光锥尖利锋锐,宛若实质。

    “天地囚笼!竟是天地囚笼!传说中,钟老魔的禁招杀器!”

    “此般宝贝,果真震撼人心,真不知钟老魔如何得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囚笼莫不也是法器,好生广大。”

    “狗屁的法器,根本没有法纹,不过即便不是法纹,也是一等一的宝器。”

    “某却看不懂这宝贝的妙用,到底在何处,指望这光幕上的根根锋锐跳跃杀人不成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龙舟之上,烈行空顿时变了脸色,“不好,钟老魔要出禁招绝术了,姓许的死定了,该死的,还不动用招魂幡,找死么?”

    “少主,只怕咱们被这小贼耍了。”

    洪长老面色苍白如雪,颤声道,“只怕那小贼,根本就不能使用那三阶法器。”

    烈行空如遭雷击,显然,这是最符合道理的解释,否则,如此生死之际,姓许的怎会弃如此重宝而不用。

    “完了,全完了,鸡飞蛋打!”

    烈行空身如坠冰窖,在许易身上损失的灵石不谈,他最心痛的还是那件三阶法器,注定要失之交臂了。

    场外的震动,丝毫不能影响场中二人。

    四个巴掌大小的笼子,在化出光幕,将四方锁定,钟老魔阴仄仄地盯着许易,“小辈,你不是要见识本尊的手段么,那便瞧好了。”

    但听一声暴喝,“赤乌之力!”

    钟老魔眉心,肚脐,双臂,尽皆溢血,血线游走飞快,瞬间结成三角形状,冷冷放光,光芒渐渐浸入钟老魔肉身,下一瞬,钟老魔肉身开始急速膨胀,表皮迅速的硬化。

    不过瞬息,其形象便化作一个青面獠牙的怪物,通体硬如青岩。

    “大巫体术!”

    许易眉头一跳,赤乌正是上古的一位大巫,钟老魔这门秘术,他在谢清风的笔记上见过,正是一等一的肉身横练之法,也是从谢清风的心得笔记中,知道了钟老魔凭借这横练之法,纵横星海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别做个无名之鬼!”

    钟老魔身形一晃,百丈距离,竟只瞬息,眨眼到了近前,大手抓拿,直掏许易腹心,可怕的拳罡,压得空气发出剧烈的音爆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巨响,许易被打飞出去。

    纵使钟老魔以青面獠牙的形象出现,此刻铜铃也似的眼球也剧烈地外凸着,击中许易身体的那一刻,他的心险些欢喜得炸开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自己的那一拳,到底积蓄了怎样的力道,漫说是肉身,便是一块金铁,也打得粉碎了。

    可待到拳力落到实处,他浑身硬化的汗毛都险些断折,哪里是击中了金铁,分明是击中了庚精。

    他心中止不住地发冷,这种感觉和昔年鬼主对上许易,简直一般无二,此人简直有数不清的后手,不管你发动怎样的禁术,最终都能为之所破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怎么了,我怎么能丧失斗志,不过是也会锻体术,本尊就不信天下还有锻体术,能胜过本尊的大巫体术。”

    勉强镇定了心神,钟老魔身形暴涨,迎着许易再度扑击而去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道流光迎面扑来,却是许易催动了第八张迅身符,与此同时,也发动了玄霆淬体诀。

    战之前,许易详细研究过钟老魔,早便知晓了其隐藏的杀手锏大巫体术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临战之际,选择突破玄霆淬体诀的根源。

    及至适才交战,他始终不曾发动,等得便是此时。

    流光一闪,许易便到了身前,钟老魔看也不看,双拳猛地击出,罡风狂舞,许易在迅身符的加持下,轻松突破罡风,左臂奋起千万斤力道,持了珊瑚角,朝钟老魔扎来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钟老魔身形微错,避开了胸膛,铛的一声巨响,珊瑚角插进其肩头,深入寸许。

    许易还待再扎,钟老魔陡然发了狂,仰头发出惊天动地般的嘶吼,双臂骤然合拢,奋起千万斤的力道,将许易死死箍住,下一瞬,合拢的二人,如飞火流星一般,朝最近的光幕撞去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巨响,许易的肉身被钟老魔抱住,如炮弹一般,直直撞在了光幕中的尖矛利刺上。

    许易闷哼一声,却连皮脂也没刮破,奋起神力,想要挣开,却到底敌不过钟老魔的身体。

    毕竟,钟老魔的大巫体术,是肉身和力量的双重锻造,而许易的玄霆淬体诀,却是专注于肉身。

    下一瞬,钟老魔化作了一道旋风,裹挟着许易,在四面尖刀利矛组成的光幕上,疯狂的撞击。

    这一幕直看得无数心跳,牙酸,头皮发炸。

    “这,这难道就是钟老魔的杀手锏,此招无解,真的无解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钟老魔纵横星海,不提那霜雪尺,就凭此招,不知哪位阴尊强者,能够破去。”

    “纯以肉身强悍,碾压敌手,这恐怕是合了修行的正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独赞钟老魔,却别忘了姓许的,就冲他的手段,当今之世,可称感魂中期第一人!”

    “观其今日的手段,谢清风即便是正面硬憾,恐怕也绝难逃姓许的毒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龙舟之上,烈行空抛却了所有的负面情绪,陡然变得镇定无比,他算是想明白了,这个人简直就是妖孽,永远有你想象不到的手段,即便不能动用三阶招魂幡,眼下不也正和钟老魔战得昏天暗地?

    烈行空却不知道,许易痛苦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钟老魔发动之际,更不忘催动半空中的囚笼,阵光一转,四面光幕,陡然合围,瞬间便将光幕化作尖刀利矛的丛林。

    许易有玄霆淬体诀,肉身强悍不假,可也禁不住这般一刻不停地,在尖刀利矛组成的光幕上,如炮弹般轰击。

    许易不知道的是,钟老魔比他难受十倍。

    原本,此刻许易完全落入钟老魔掌握,钟老魔大可以掌控着,让许易一下下得撞击在尖刀利矛的光幕上,可他同样深知,越是修行横练秘法的,肉身恢复的速度越是惊人,若是一下下撞击,以许易这恐怖的横练秘法,他真不知要撞击多少次才能奏效。

    故而,他拼着自己也折入这撞击之中,箍着许易,身形化作飓风,在尖刀利矛丛中翻滚。